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

    ()()

    ()夜晚的山林很是有些遮蔽視線,但所幸小溪距離營地并不遠,兩個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回去,倒也算得上有驚無險。

    終于看到不遠處一片燈火通明,路銘下意識借著光看了看表。

    萬幸,之前浸在水中表還在正常運轉,現在已是九點多了。

    也就是說他外出了近兩小時…不對!竟然已經快兩小時了嗎?!

    安寧覺得他臉色有些不對勁,不由得站住輕輕推了他一下,“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

    路銘連忙擺手,“別別別!”

    開什么玩笑,這么晚了全身*的跟著個女生一起回來,整個營地都會瞬間炸開吧!

    “你想被請家長可別拉上我!”

    安寧似乎很滿意他的反應,繼續悠閑的拍了拍他的肩,仿佛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任人擺布的小貓咪,“我記得之前某人可是說過不把我當女生看的啊,怎么,這個時候害怕了?”

    有嗎?路銘非常迅速而又精準的在腦海里過了一邊他對安寧說過的所有話,確認自己并沒有說過類似的話,那么只可能是她臨時杜撰的。

    偏生這時候他還不能和她辯解,鬼知道這小姑媽奶一氣之下會干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

    現在是惹不起也跑不得,只能想盡辦法先讓她回去才行。

    幾乎是連哄帶趕的,安寧最后才“依依不舍”的被路銘強行送走。

    看著安寧遠去的背影,路銘抹了抹額頭的冷汗。

    他之前怎么就不明白女生是這么記仇的一種生物。

    嗯,蘇檬肯定是和她不一樣的,那樣的才叫女生。

    暗自嘟囔了幾句,再加上安慰了自己幾句,路銘朝著營地走去,準備去搞定最棘手的那個*oss。

    他打算一會見了面,先讓他知道自己人沒事,然后隨便繞兩句在林檸發火之前打哈欠說自己最近精神不好加上被水泡了一通有些累了想要睡覺,然后迅速鉆進帳篷換好衣服直接入夢。

    到了第二天肯定又是安定和平的一天。

    至于那什么事…以后慢慢說,來日方長,來日方長。

    計劃當然是很美好的,可是直到路銘見到林檸,才覺得自己真的有些太天真了。

    林檸看著他渾身是水的狼狽樣,沒等他開口,就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拎了起來。

    沒錯,就是拎。

    近180身高的男生一下子被人拎起來,這視覺沖擊還是相當足夠的。所幸這時候周圍經過的人幾乎沒有,不然路銘腳著地后的第一件事鐵定就是沖向離自己最近的一棵樹自我了結。

    林檸當然聽不見他現在心里近乎咆哮的“放我下來啊我自己能走”之類的話語,直接走到帳篷處把人扔了進去。

    話沒多說,但那意思太明顯了:換衣服!

    路銘這下子被摔得有些暈,幾乎是渾渾噩噩的換好衣服,剛準備在帳篷里裝死不出去,外面的人似乎已經預料到他這般舉動,又伸手把他抓了出來。

    然后,路銘端端正正的站在帳篷門口,被林檸不停歇的訓了整整十分鐘。

    其實說是訓也算不上,林檸的語氣都和平日里無二,表情甚至都沒有多大變化,但說出的一連串接連不斷且邏輯性非常嚴密的分析和結果指出聽得路銘膽戰心驚,感覺自己實在是罪孽深重,幾乎是想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讓對方再給自己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雖然在聽到一半的時候,路銘同學還是不負眾望的…走神了。

    面上當然還是低眉順眼的,擺出一副自己有錯絕不會辯解的樣子,看著倒是相當的聽話。

    實則,他心里非常強烈的懷疑自己今天沒睡醒,現在的一切都是夢。

    不然那個平時看他兩眼都嫌麻煩,多對他說兩句話都覺得是一種負擔的林檸,怎么可能像現在這樣對著他喋喋不休跟個丟了孩子的老媽子一樣?!

    當然,這時的路銘把他晾了林檸一下午加一晚上,回來的時候還是那樣狼狽的事情幾乎是忘了個一干二凈。

    所以其實,他的本質和安寧是非常像的,兩人在某些奇怪的方面都是心寬的要命。

    這也是讓蘇檬和林檸頭疼的地方。

    不再糾結這個了之后,路銘就開始胡思亂想,什么明天下不下雨現在有點餓了之后怎么解釋之類的,總之就是不聽林檸說什么。

    “唉…”

    路銘似乎聽到了面前人在嘆氣,不由得回過神來瞪大了眼睛。

    開玩笑吧?他之前沒聽錯?這個天塌下來估計都會順勢當被子蓋的林檸,居然會嘆氣?!

    路銘覺得他今天一定是累著了,才會出現這么多幻覺。

    他看見林檸揉了揉眉心,又嘆了口氣,“你就不能讓人省點心嗎?”

    “啊?”路銘一時之間不知道怎么答話,下意識愣愣的反問道。

    突然記起安寧之前無意間提起的,“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林檸正到處找你呢。”

    因為自己讓別人擔心了一晚上,他心里這時才涌上一股真真切切的愧疚,“那什么…今天純粹是個意外,以后我會乖乖聽話的。”

    林檸倒是看了他一眼,目光里是十成十的不信。

    路銘打了個哈哈,正準備裝作什么都沒發生過的從他身邊溜走,遲疑了一下,他還是裝作一副非常老成的樣子,拍了拍林檸的肩,“其實…如果你喜歡她就說出來啊,萬一她也喜歡你呢?這么憋著不難受么?”

    “嗯?”

    似乎沒聽懂他在說什么,林檸皺眉,盯著路銘。

    本來就有些心虛的路銘飛快的說出了這番話,被林檸這么輕飄飄的一掃,強裝出來的鎮定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結結巴巴的說,“不…其實…其實我什么也沒有說,剛才的話…你就…你就當做沒聽見啊。”

    “哦。”

    看著林檸不咸不淡的點了頭,路銘猜測不出他現在到底是什么想法,看著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要不自己趁著這時候先溜吧。

    還沒走兩步,他又被一把拽了回來。

    “干嘛?”

    路銘轉頭,和林檸大眼瞪小眼。

    林檸皺起的眉頭從剛才開始就沒有放松過,“你該不會忘了今晚該我們守夜吧?”

    “……啊哈?”

    營地的住宿區域全都是雙人帳篷,其實也算是相當優越的條件了。為了更好的還原露營的氣氛,老師們商議后還決定臨時增加守夜這個環節。

    不過說是守夜,其實也就是隨機抽取兩個帳篷守一下前半夜,后半夜由老師繼續守。學生依舊只需要好好睡覺即可。

    到底還是不忍心讓這些孩子們太受累。

    不過這事還真不怪路銘不知情,相關事宜宣布的時候,他還水里奮力撲騰呢。而回來的時候林檸也一直忘了告知他這事。

    而另一邊的安寧也是同樣的情況,不過相比之下她就是有些躍躍欲試了,堅持說著前半段時間由她來守。

    蘇檬看了看她,搖了搖頭,心里并沒有抱太大希望,但還是依言先進帳篷里休息了。

    到底是有些認床的,加上心里一直惦記著守夜的事,蘇檬這一覺睡得并不安穩,迷迷糊糊醒來,鉆出帳篷,借著橘色的篝火看了看時間,不過才十二點半而已,算起來她也就睡了一個半小時不到。

    她朝著安寧的方向走去,原以為這時候她會在篝火旁昏昏欲睡,但是隔著一段距離她有些意外的看到了安寧坐的筆直的背影。

    “奇怪,白日里折騰了一整天她還不累么?”

    有些無奈于安寧的過于旺盛的精力,蘇檬走了過去準備換她先回去休息。

    她自認腳步聲并不算小,可都走到安寧背后了她都沒有半分反應。

    自覺有些不對,蘇檬悄無聲息的繞到她面前一看。人倒是坐的端端正正的,只是那眼睛也合的嚴嚴實實,絲毫沒有睜開的跡象,看起來睡得正沉。

    蘇檬不由得啞然失笑,這樣都能睡著,看來是困極了吧。只是外面風不小,這么下去遲早會感冒。

    她半蹲下來,輕輕拍了拍安寧的臉,“安安?醒醒,要睡回去睡,在這里會著涼的。”

    “唔…”安寧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見眼前的蘇檬還反應了兩秒鐘才答話,“蘇蘇啊,你來了啊?現在幾點了?”

    “十二點半。”

    “那不是還早嗎?”安寧揉了揉眼睛,“你還是回去再休息一會吧,一點左右再來替我。”

    蘇檬頓時哭笑不得。

    她以為她這副隨時都能睡過去的樣子說這話很有說服力嗎?

    “沒關系,我已經睡過一覺了,你還是快回去休息吧,在這里睡著肯定會感冒的。”

    好不容易把安寧拉到了帳篷門口,安寧又大大的打了個哈欠,“今天我運氣真好的,被兩個人有哄又拉的送回來。”

    “啊?”蘇檬有些沒聽懂,以為她沒清醒還在說夢話,“你還是快點回去睡覺吧,有我守著就行了。”

    “那好,我先睡了,守夜結束了你也趕緊回來睡吧。”安寧拉開帳篷門鉆了進去,馬上又探出個腦袋,“哦對了,那里還有熟人哦,蘇蘇你要是無聊了可以和他聊聊天。”

    還沒等蘇檬答話安寧又一下子縮了回去。

    “………”回到座位坐好的蘇檬還是有些疑惑,“熟人…會是誰呢?”

    說著她下意識的掃了一圈,正好和不遠處正抬起頭的林檸視線對上,頓時整個人就僵了。

    怎么…會是他。

    林檸倒是看著很淡定,只是手上撥弄篝火的竹簽一下子失了力道,“砰”的一下騰起一片火星。

    想想之前兩個人的疏離,不久之前的獨處,蘇檬感覺心有些亂,臉上溫度肯定又升高了。

    幸虧面前篝火溫暖的光幫她遮掩了一些。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開口,她只微垂下頭,盯著面前跳動著的火焰一動不動。

    “這么晚了,就你一個人守夜嗎?”

    她突然聽見林檸的聲音淡淡響起。

    “是…安安有些困了,所以我讓她先回去了。”蘇檬順著低低答道,“白天玩的太瘋了肯定早就累壞了。”

    “也是。”林檸看著蘇檬,溫和的笑了笑,“畢竟是那么活潑的女孩子。”

    陡然看見這久違的笑容,蘇檬覺得心里有一塊突然就滿了。

    很踏實,很安心的感覺。

    “對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蘇檬有些擔心的問道,“之前我聽安安說,路銘好像掉進水里,渾身都濕透了,有沒有大礙?會不會感冒?”

    一下子聽她提起路銘,林檸臉上的笑容淡了淡,隨即又恢復了過來,“沒事,我已經讓他換好衣服也訓過他了,估摸著今晚確實是被嚇到了,所以我讓他早點回去休息了。”

    “那就好。”蘇檬聽到這里像是終于松了口氣。

    “你…很關心他嗎?”

    “當然了,”蘇檬笑笑,“好歹也算是朋友吧。”

    只是普通朋友嗎?還是…更親密一層的關系?

    這個問題林檸在心里自問許久,可遲遲得不到答復。

    他可以猜測蘇檬的態度,卻并不能肯定她的答案。

    不明的煩躁情緒這時候又涌了上來。

    “…你沒事吧?”他聽見蘇檬在他耳邊問道,他回頭,看著她向自己這邊微微探過身來,“臉色有些不大好,是不舒服嗎?”

    隔了有些遠,眼睛看不大真切,卻似乎能感受到她毫不掩飾的擔心。

    突然想起路銘之前沒頭沒腦的那句,“喜歡她就告訴她啊,這么憋著不難受嗎?”

    “沒事。”頓了頓,他才繼續說,“你介不介意我問個問題?”

    “有什么可介意的?”蘇檬笑笑。

    “你…是不是和路銘正式在一起了?”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林檸心跳頻率突然加快了不少。

    他承認,他是有些緊張的。

    若是蘇檬的回答是肯定的話,他不知道自己情緒會有怎樣的變化。

    一定…會很難看吧?

    “啊?”蘇檬顯然也被這個問題問的一下子鎮住了,片刻后突然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繼續說,“你為什么會這么想啊?”

    本來是有些嚴肅的問題,被這么一打斷林檸覺得一下子也放松了不少,“那朵玫瑰。”他提醒道,“如果不是接受他的話我想你不會收下的。”

    “哦。”好不容易停了下來,蘇檬也想明白了很多東西,轉頭望向他,“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介不介意聽我講一個故事?”

    “有何不可?”

    …………

    片刻后,聽完這件事的經過,林檸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還真是…陰差陽錯。”

    “沒辦法,雖然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誰叫自己碰上了?”蘇檬攤了攤手,“你竟然相信了啊?換作別人的話應該都覺得我是在騙人吧?”

    “信,”林檸突然收斂了笑容,很認真的看著她,“只要是你說的,我就會信。”

    蘇檬的心因為這句話突然跳的很快。

    異樣的感覺從心口蔓延至全身,癢癢的,卻不讓人抗拒的感覺。

    夏末的深夜還有些涼,一陣風吹來,只穿著單衣的蘇檬忍不住抖了一下。

    動作很細微,但卻被一旁一直關注著她的林檸看的很清楚。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脫下身上的外套,林檸起身走到她身邊,輕輕給她披上,“夜深有些涼,就算在篝火旁也要注意保暖。”

    “…嗯。”沒有拒絕,片刻后,蘇檬拉了拉身上的衣服,看著身旁就勢挨著她坐下的林檸,笑容愈發溫柔。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