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二十二章 夜談

第二十二章 夜談

    第二十二章 夜談

    ()

    ()()

    ()靜默了下,安寧輕輕踢了踢腳邊的石子,說出的話有些答非所問,“怎么突然提這個?”

    “沒事,就隨便聊聊,”路銘笑了笑,臉上未干的水滴滴答答的落下,他隨意擦了擦,裝作漫不經心的說,“如果你覺得不好回答,就不用說了吧,本來就是個莫名其妙的話題吧,哈哈哈…”

    他笑了兩聲,可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安寧這時卻沒有像他所想那樣附和他。

    他有些無趣,頓了頓,止住了笑聲,把頭低下去認真看著自己的鞋面,也不說話了。

    “其實這事挺難抉擇的,”就在路銘以為她不會說話的時候,安寧開口道,“就因為是朋友不想傷害她,就干凈灑脫的退出嗎?可我的喜歡也不是假的啊。”

    她仰起頭,看著星星點點的夜空,聲音輕的像隨時會消散在風中,“喜歡一個人,哪有那么容易啊,這種事豈能說讓就讓呢。”

    “是啊,”路銘伸直了腿,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用低不可聞的聲音低語,“果然是這樣吧。”

    安寧轉頭,很認真的看著路銘,“你…是在說你自己吧。”

    身體僵了那么一秒,路銘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頭。

    其實這挺明顯的,既然問的這么突兀,大概也就做好了被看出來的覺悟。

    “果然啊。”安寧點了點頭,臉上并沒有太多意外的表情,“是因為蘇蘇嗎?”

    又點點頭,路銘屈起膝蓋,把頭擱在上面,“是不是覺得我挺沒用的,我自己也這么覺得,這種事到頭來還要和一個女生說。”

    “女生怎么了,看不起女生是不是?”安寧瞪了他一眼,剛想像平常一樣挖苦他幾句,但一轉頭看著路銘此刻真實到不行的脆弱表情。

    她突然就心軟了。

    她伸出手,嘗試著拍了拍他的頭,“沒關系的,至少你能說出來不就已經很好了嗎?”聲音是她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溫柔。

    路銘愣了愣,瞬間炸了毛,直起身子,“喂!男生的頭也是能隨便摸的嗎?!”

    “怕什么,我還沒嫌棄你滿頭水沒擦干凈呢。”安寧滿不在乎的收回手,“你一個男生對著女孩子還這么小氣,真的是。”

    安寧看著他,很認真的一字一頓道。

    “沒!救!了!”

    路銘頓時氣結,指著她你了半天半天硬是說不出話來。

    兩人對視著瞪了好一會,突然有些繃不住,一下子都“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唉,”路銘笑的有些停不下來,說話都斷斷續續的,“你說,為什么每次我碰見你都是必須要先吵一頓才進狀態。”

    安寧本來沒什么多余的想法,看見路銘那樣子,也莫名其妙的跟著笑了起來,“我怎么知道,八成是因為咱倆八字不合,我對別人都和和氣氣的,但看見你就想說你兩句,不然心里就不舒坦。”

    兩個人又笑了一會,待得稍稍平靜了下來,安寧突然問道,“那照你的說法,林檸是不是喜歡蘇檬?”

    路銘聞言臉色又有些不大自然起來,“你這人,我才剛把話題轉開,你怎么又繞了回來。”

    “八卦可是女生的天性,更何況這可是事關我家蘇蘇的呢。”安寧慢條斯理的道,“再說了,我可是陪著你鬧了好一會覺得你心情好了一些再問的,怎么說也算仁至義盡了吧?”

    “你這成語用的,”路銘嘆了口氣,非常無奈的樣子,“你還是多多向蘇檬學習學習吧。”

    一個二個逮著機會就戳她的痛處,蘇蘇也就算了,她自認道行太淺敵不過,可面前之人又算哪根蔥。

    安寧瞇了瞇眼睛,語氣頓時變得有些陰森,“你說不說?”

    路銘突然打了個寒顫,隱約間似乎還聽到了磨牙的聲音,“是是是,我怕了你了。應該是喜歡吧,至少我是這么覺得的。”

    他答的很謹慎,安寧卻皺了皺眉,“會不會是你感覺錯了?我可和你說,這種事可不能光憑感覺,要是平白無故給別人扣上了個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帽子,怕是誰都會不高興的吧?”

    雖然安寧平日里一直嚷嚷著蘇檬和林檸很配…事實上她現在依舊這么覺得,但關鍵時刻她還是很冷靜的。

    似乎料想到了她會這么說,路銘不答反問,“那你先告訴我,你從別人口里聽到的林檸是怎么樣的?無關他在你們面前形象如何。”

    安寧愣了下,回想了下皺著眉,不確定的說,“冷漠?淡然?優秀而難以接近?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了,因為見到的林檸和傳言中的相差太遠所以我一直以為…”突然她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瞪大了眼睛,“該不會…”

    路銘順著她的話點了點頭,肯定了她的猜測,“沒錯,其實外人口中的林檸,才是最真實的林檸樣子。”

    安寧張了張嘴,還有些不可置信,“你…不不不,怎么會,他在我們面前雖然笑的少了點,但態度也還算溫和啊,怎么可能…”

    路銘苦笑了下,“從小我就和他認識,這種事難道我會騙你嗎?”

    “你是說,”安寧說的很慢,“他那樣的態度,全是因為蘇蘇?”

    “大概吧,雖然不能完全肯定,但十有*也差不了多少,”路銘伸手撥拉了下腳邊的沙土,“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林檸一直都非常優秀。外貌家世能力樣樣不差,從小就是那種很受女孩子歡迎的,但他從來沒有對其他的女孩子假以辭色過,永遠都是那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那樣對女孩算得上親近的態度,至少除了穎汐,我知道的,就只有對蘇檬了。”

    “這么說雖然也說的通啦,”安寧歪著頭,“最后一個問題,那照你這么說,他這段時間應該是躲著我們吧?他要是喜歡蘇蘇的話難道不應該想著經常見到她嗎?”

    “大概…是因為我吧。”路銘目光躲閃了下,“那個前段時間…我單獨約蘇檬出去玩了一趟。”

    安寧面上一下子非常驚訝的樣子,“真的嗎?蘇蘇竟然都沒有給我說過!”

    心里卻道:廢話,我可是從頭看到了尾,雖然最后被修理了一頓…

    路銘不知道安寧的心理活動,以為她也才剛剛知道,簡短的解釋道,“因為某些事情的原因我送了蘇檬一朵玫瑰,不巧和林檸穎汐碰上了,估計是因為這個覺得我們的關系有所轉變了吧。”

    “哦哦,原來如此。”安寧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心里卻是快憋出內傷了,這是吃醋了吧…吃醋的方式好可愛竟然就是躲著不見哈哈哈哈哈。

    “那你干嘛不解釋清楚?這種事說明清楚就可以了吧。”在心里狂笑完,安寧終于提到了關鍵點,非常無語的看著路銘,“你不會連這種事情都組織不好語言吧?”

    “我也想啊。”提起這個路銘就是一臉的郁悶,“可我每次一提到這件事他的臉色立馬就變了,我哪有勇氣繼續講下去。”

    “不是說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嗎?你怕他干嘛?”索性把雙腿放直,安寧舒舒服服的平坐著,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

    路銘沒說話,非常認真的把她從頭看到尾,“我覺得吧…”

    安寧覺得臉上的溫度有些略微升高,有些不自在的感覺“看我干嘛?我知道我是美女可你也不用這么著迷啊。”

    路銘不理她的厚臉皮理論,繼續一本正經道,“要是蘇檬對你冷臉相待,估計你會比我還老實,所以咱倆彼此彼此。”

    “…………”安寧被這句話堵著一口氣差點出不來,想著之前她說話把路銘噎著的樣子。第一次感受到風水輪流轉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

    “其實,我覺得林檸躲著蘇檬,可能還因為那種陌生的心情不知道怎么處理吧。”路銘的聲音突然又低了下來,“就像之前我…一樣,這種陌生的感覺可能對他來說很煩躁,可又不知道怎么處置,所以他才躲著蘇檬,就怕自己見到她有什么奇怪的表現吧。”

    “可這種心情哪能掩飾得住,”說到這里,路銘自嘲的笑了笑,“你看今天,我只說了一句你們可能出了問題,他就有些挪不動步子了,走幾步就要回頭看你們有沒有跟上來,最后還是親自去幫你們了,就因為不放心。”

    他突然站起來,撿起一顆石子用力朝水面扔去,石子漂亮的打了幾個水漂便是沉了下去,“撲通”伴隨著路銘有些干澀的聲音,“如果這都不是喜歡的話,我真的想不出來他這么做是為了什么。”

    “然后呢?”這時候的安寧突然間變得很安靜,“明白了這個,所以你就千方百計的躲著他?”

    “我…”路銘張張嘴,卻說不出多余的話,“我只是不知道…”

    “怎么面對他?因為他也喜歡你喜歡的女孩子?”安寧接道,“感情這事情沒法控制,退一萬步說,就算林檸喜歡蘇蘇,你難道就因為這個放棄他這個朋友?”

    安寧的表情很淡然,語氣也很平靜,但是說出的話卻是一字一句重重撞擊到了路銘的心上。

    他突然在安寧身上看到了蘇檬的身影。

    不,或者說這個女孩一直都有那種未顯露的特質。

    “雖然我并不看好你,其實現在也是,但是你的那份感情我沒法否定,誰也無法否定,這就是最珍貴的東西了。”安寧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至少你很勇敢,不是嗎?”

    “只是現在,我覺得你需要認識自己的那份心情,你對蘇蘇,到底是喜歡,還是只是一種憧憬,”說到此處,安寧學著他的樣子用力朝著水面扔了一塊石頭,看著石子一下子沉沒下去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這之后,再好好想想你怎么對待你和林檸的關系,或許他還不懂,甚至還需要你提醒。當然,怎么做還是在于你自己。”

    路銘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好了好了,”安寧一下子蹦了起來,拉著路銘的手往回跑,“陪你聊了這么久,該走了,被風吹了這么久,再這么下去你該感冒了,好好回去換身衣服然后早些休息才是正事,別再因為一些小事一個人跑到這里傷春悲秋了。”

    路銘有些無奈的看著前方的那個背影,心里卻有著一絲絲暖意涌現。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