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二十一章 間隙

第二十一章 間隙

    第二十一章 間隙

    ()

    ()()

    ()對望了一陣,蘇檬才反應過來剛才的動作有多么的親密,當即不由得輕微掙扎著想要從林檸懷里起身。

    林檸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微微放松了手臂的力道,待得蘇檬穩穩的站好,才俯身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背包,拍了拍上面的塵土,重新在背上背好。

    “…沒事吧”

    沉默了好一會,林檸才輕聲問道。

    蘇檬的臉依舊有些微紅,其上的溫度似乎一時半會也降不下來,聞言她也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沒事,只是差一點腳扭到了,謝謝你及時扶了我一把。”

    林檸不甚在意的笑著,道:“要是你扭到的話,說不得只能讓我把你背到營地去了。”

    蘇檬剛剛恢復正常溫度的臉色又因林檸這句不經意的玩笑話猛地升溫起來,她咬著唇,一時之間也沒有再開口。

    林檸見狀也是一愣,這才反應過來不久之前他們算得上親密的姿勢,這時候再說這話難免會讓人誤會。

    他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自己這是怎么了,現在怎么開玩笑竟都不注意時間場合就脫口而出了。

    接下來的路程在彼此的沉默中變得格外漫長,“沙沙”的腳踩樹葉聲變得格外明顯。

    稍稍平復了下心緒,蘇檬不著痕跡的看了一旁的林檸一眼,樣子倒還是平靜的,可也不知是全然的不介意還是強行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轉過一個彎,前方豁然開闊了不少,不遠處的一片空地,已經聚集了一大堆人,看來是到達營地了。蘇檬不由得輕松了一口氣,正準備加快腳步過去,面前突然橫出一只手擋住了她,她愣了一秒,下意識接過手上的東西,發現林檸只是把她的背包還給了她。

    她乖乖的背好背包,卻沒有明白他的動作意圖。

    “我背著你的包,他們會多想。”林檸看著前方,目不斜視,突然出聲道,“我不在意那些話,但是對你不好。”

    蘇檬的心一下子像是滴上了一小滴檸檬汁。

    有點酸,有點澀,很淡,但卻是沒辦法忽略的悸動感。

    這一刻,蘇檬終于重新審視起這個名叫林檸的男生在自己心中到底有著怎樣的位置。

    “……沒事嗎?”低低的聲音傳了過來,不知何時帶隊老師瞄見了他們的身影,走過來對著林檸小聲詢問道。

    大概是之前就跟著隊伍走的路銘和安寧有向老師提前說明過了,所以他的表情并沒有太過的焦急,不過看到蘇檬和林檸平安歸隊還是終于放心了下來。

    “沒事,”說著,林檸看了一眼一旁的蘇檬,方才繼續道,“蘇檬同學的腳剛剛有些崴到了,再加上上山時體力有些不支,所以我陪著她慢慢走上來的,給大家添麻煩了很抱歉。”

    老師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們,卻并沒有看出什么不妥,加上一旁的蘇檬也點點頭肯定了他的說法,他也只好安慰了他們幾句,道,“沒事就好,那快歸隊吧,一會就要開始這次露營的分組了。”

    林檸和蘇檬跟在老師的身后朝隊伍走去,蘇檬雙手背在身后,突然朝著林檸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對他剛才的幫助道謝一般。

    只是這表達感謝的方式看起來著實有些俏皮,林檸忍不住輕聲笑了。

    前方老師疑惑的目光轉了過來,林檸用手握成拳抵在唇角止住了笑聲,裝作四處在看風景的樣子,弄的老師百思不得其解可又全然沒有頭緒。

    一走到自己班級的隊伍里,一堆人便是圍了上來。等待許久早已焦急不已的安寧更是一把抓住她的手,仔細的四處查看著,嘴里還不停歇的問道,“蘇蘇你沒事吧?有沒有哪里傷到,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實在不行的咱就和老師申請先回去吧,一個活動怎么樣都比不上你的身體重要…”

    “好啦安安,”雖然被人關心的感覺很好,但在這么多人面前蘇檬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她輕輕握了握安寧的手,示意自己沒事。待得安寧略微平靜了些才繼續道,“真的只是我平時鍛煉少了所以這次才落后這么多,你看你這么大聲,大家全都知道了。”

    “哈哈,”一旁的李沐聞言趕忙配合的笑了笑,“看來蘇檬也不是樣樣全能啊,至少體能上還需要多多鍛煉哦!”

    “是啊是啊,蘇檬確實還需要多鍛煉呢。”

    “我突然有些好奇咱們班的蘇大才女體育測試時候的表現了。”

    “你這么一說還真是啊,到時候一定要好好注意才行。”

    ………………

    聽著周圍人善意的玩笑,蘇檬只是微笑聽著,偶爾附和兩句。一旁的安寧看著蘇檬這么快的就融入了這個小團體,自然也是欣喜的,大家愉快的交流著,似乎剛才的事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片段罷了。

    路銘親眼目睹蘇檬和林檸一同回來,又看見他們道別后走回了各自的班級,臉上的表情卻是有些不大好看。

    “回來了?”待得林檸走近,路銘方才開口道,只是聲音略有些沙啞,似乎說出這三個字對他來說都很艱難。

    “嗯。”林檸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這時甚至都算得上柔和。

    “她…還好么?”猶豫了下,路銘還是這樣問道。

    心里清楚路銘問的是誰,林檸開口道,“沒什么大礙,只是體力有些跟不上了,只是休息了下,我陪她一起慢慢走上來的。”

    “…哦。”路銘焉焉的點了下頭。

    “倒是你,沒問題嗎?”林檸突然問道。

    路銘被他嚇了一跳,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說話都有些不穩,“沒事啊,怎…怎么了?”

    “你的臉色,很難看。”林檸言簡意賅道,“是覺得哪里不舒服嗎?”

    “沒…沒有。”路銘笑了一下,只是這笑容怎么看都很勉強,臉色還有些蒼白,“只是突然有些累了,我去休息會。”

    不等林檸答話他便快步朝休息區走去,步伐有些快,看著有些散亂,也有著一絲慌張。

    “………”林檸皺了皺眉,心想是不是應該跟上去仔細問問他的情況,可是現在的路銘明顯是避著他,就算有事估計也不會如實的告訴他,現在還是讓他一個人靜一靜比較好,或許他心情好一些就會主動和他說的。

    想到此處,他本已微微前傾的身體重新站直,對著迎面走來的幾個同學淡淡打了聲招呼。

    雖然大概清楚了路銘消失的時間并不會太短,但林檸也沒想到過了兩三個小時,直到晚餐時間時路銘才從自己的帳篷里睡眼惺忪的鉆了出來,吃飯的時候也是心不在焉的樣子,沒吃兩口就放下了筷子。還沒等林檸問他究竟怎么回事,他就借口飯后散步沒等林檸答話便默不作聲的跑開了。

    林檸望著他的背影,眉心終是皺起了一道淺淺的折痕。

    路銘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下意識的躲著林檸,從小到大就算偶爾有吵架他也是笑嘻嘻的當作什么都沒發生過。可這次不一樣,他從林檸這段時間不同尋常的舉動里想清楚了一些事情,便覺得只要待在他身邊自己就會有一種無法呼吸的窒息感。

    他只想跑,不管哪里就好,走的遠遠的,只要不再有那種感覺。

    心煩,懊悔,煩躁,不安…

    只是就算自己遠遠的逃了開來,又能改變什么嗎?

    一點都不能。

    路銘自嘲的笑了笑,慢慢停下步伐,深深的吸了口氣以平復自己紊亂的心緒。

    腳邊微微的濕意讓他不由得重新凝神打量起四周,發現不知不覺他站在了小溪旁的沙地處,水慢悠悠的拍上拍下,鞋的前半端幾乎被浸透了。

    換作白日里依舊有些炎熱的天氣,這里肯定會有不少人來游玩的,但現在正值晚餐時間,再加上天色也是逐漸暗了下來,這里很幸運的只有他一個人。

    路銘暗自松了口氣,不管怎么說,自己這樣子還是不希望被別人看到的。

    微微蹲下身,他捧起水狠狠的往自己臉上潑了潑。不知是否是常年流淌于山中的緣故,即便是溫度不低的夏末,這溪水依舊帶著一股透骨的冰涼。被水這么一沖,僅有的幾分朦朧感頓時全無,瞬間清醒的路銘站起身,決定先回營地。

    至于接下來的事怎么發展,那就順其自然吧。

    哪知他剛剛朝上走了兩步,腳底便是一滑,柔軟濕潤的沙地似乎很難控制住自己的步伐,往前踉蹌了兩步,路銘便是以這直挺挺的姿勢,“撲通”一聲摔入了水中。

    正臉朝下進水的感覺絕不會太好,路銘只感覺一瞬間水從鼻子和嘴里沒入,讓他幾乎不能呼吸,所幸多少也是會游泳的人,他屏住呼吸,手臂側滑讓身體迅速翻轉過來,頭探出水面深深的吸了兩口氣,這才有意識的朝著岸邊游去。

    好不容易上了岸,路銘幾乎是癱倒在了沙地上,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再動了。這么短的距離談不上體力消耗有多大,但是受到的驚嚇感卻是十足。路銘現在只是慶幸幸虧水流不是太湍急,要不然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他就會被沖的很遠了。

    喘了兩口氣,他覺得有些緩了過來。正準備趁著沒人看見悄悄回去,突然感覺有一道視線注視著自己,他轉頭,發現不遠處有一道人影正站在那里,直直的盯著他。

    路銘感覺全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炸開了,偏生天色有些暗,還在滴水的額發遮住了視線,一時半會也看不清楚是誰。想出聲去問,喉嚨卻像被誰扼住一樣發不出絲毫聲響。

    “你…沒事吧?”

    愣了愣,他下意識的搖頭。隨即看著那個人竟是朝他走了過來。

    正是有些疑惑這聲音很是熟悉的他在看清來人的一瞬間頓時僵住。

    “你…安寧?!”聲音帶著很明顯的難以置信,顯然并沒有料想到兩人會在這時候這樣的場景下碰面。

    “可不就是我?”安寧隨意的答道,說完才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你誰啊?怎么知道我名字。”

    路銘頓時氣結,他略微把頭發整理了下,一邊沒好氣的說,“這樣還認不出來?”

    “呃…是路銘?”安寧有些愕然,“你怎么會在這里?不對,你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

    提起剛才的事路銘就一陣郁悶,“別提了,你不是都看到了嗎?不小心去游了個泳,雖然不是我自愿的。”

    “…哈哈哈哈哈”好一會兒安寧都沒有說話,路銘以為她是被自己嚇到了,抬頭一看卻是看見一張憋笑憋的很痛苦的臉,低低的笑聲時不時從掩在嘴邊的指縫間流出。

    “………”心想自己這副形象絕對是一個難得的笑點,路銘摸了摸鼻子,有些悻悻,“笑吧笑吧,憋著也難受不是。”

    似乎明白眼前的人已經夠倒霉了,安寧倒是很給面子的止住了笑聲,順手從衣兜里掏出一塊手帕遞給他,“給,先擦擦吧,等會還是回去換身衣服比較好,水涼容易感冒。”

    路銘倒是毫不矯情的接過了手帕,一邊細細的擦著臉一邊撇嘴,“沒想到啊,你還有這么細心的一面,我還以為你就只會見面針對我呢。”

    安寧聽到一下子就炸了毛,“你什么意思啊?好歹我也是個女孩子,你有點風度好不好!”

    路銘聞言只是瞟了她一眼,片刻后便是轉過了目光。雖一句話未說,但那不置可否的態度卻是讓的安寧很是無語,“早知道就不過來看看了,讓你一個人在這里凍著。”

    “呵,”路銘輕笑了一聲,“謝謝你了,這次。”

    這低低的笑聲格外的抓耳朵,安寧覺得臉似乎都紅了一些,哼了兩聲也沒再說話了。

    “而且,現在我也不想回去。”說著,路銘一屁股坐在了沙地上,全然不顧自己有些狼狽的形象。

    “倒是你,這個時候來這里干嘛?”突然想起這個問題,路銘看向安寧問道。

    “躲一會啊,”安寧順勢坐在路銘旁邊,伸了個懶腰,下巴擱在膝上,“人群里待久了也會累。”

    路銘有些好笑的看著她,“我還以為你是那種離了人群就不會活下去的人。”

    “什么話,”安寧也笑了,“看在你今天這么倒霉的份上,我就不和你多計較了,說吧,你無緣無故跑來這邊干嘛?我剛好像有看到林檸在詢問你到底去了哪里,看著挺著急的樣子。”

    驟然聽到這個名字,路銘沉默了下,眼睛定定地看著不遠處的星星點點的燈火,突然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愿意陪我聊會嗎?”

    安寧沒反應過來,答道,“好啊,聊什么?”

    “假如,你和你的朋友同時喜歡上了一個人,而你又不想放手,那你會怎么做?”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