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二十章 初晴

第二十章 初晴

    第二十章 初晴

    ()

    ()()

    ()補習的近兩個月很快便是不咸不淡的過去了。

    都說是拼這最后一年,雖然蘇父蘇母從沒有在蘇檬面前刻意提過這些東西,蘇檬在學習這事上也從沒有讓他們有所操心,但真正經歷的時候總歸是有些不一樣的。

    不時地,她也會想一些原先不甚在意的事。

    比如高考之后,比如未來的路。

    還有,或許蘇檬自己都未察覺到的,關于林檸那忽冷忽熱的態度。

    安寧發現最近好友發呆的次數越發頻繁了,有時自己叫她好幾聲她才會猛然驚醒般應一聲。

    本以為緊張這種情緒至少不會在蘇檬身上出現的太過明顯,但說到底都是普通人,未經世事的學生又能把情緒收斂的有多完美。

    當然,至少在外人面前,蘇檬依舊是那副無懈可擊的溫婉模樣。

    伴隨著夏日的蟬鳴漸低和略微波動的心緒,露營的日子很快到了來。

    一群人聚集在學校門前,雖然有老師不斷叮囑著不準喧嘩,但低聲談笑的聲音依舊還是不斷,想著這些平日努力的孩子們難得有機會像今天這般不考慮學習放松自己,老師們也就只是象征性的說了幾句便是不管了。

    天氣算難得的好,之前連下了好幾天雨,好不容易今天路面干了些許,空氣中還帶著淡淡的水氣和土腥味。頭上的陽光被云層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些許,卻是沒了夏日烈陽的毒辣,反而是舒服的讓人想瞇起眼睛。

    考慮到露營和單純的游玩還是有些不同的,蘇檬今天并未穿她喜歡的長裙,一身便于行動的便裝讓得原本安靜的她竟散發出絲絲活力。在學校里都是統一校服的著裝,見得蘇檬這般打扮的只在極少數,一時間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蘇檬本人卻是未察覺般,只是背著背包一邊等待車的到來一邊與身邊的人談笑著。

    班上這次去了六人,記得老鄭當初在班上宣布人員名單時安寧的爆冷加入可是讓好多人吃驚了一把,也因為這事安寧在蘇檬旁邊有意無意的念叨了好幾天,直到接收到蘇檬警告的目光才就此作罷。除此之外,除去李沐是卡在五十名堪堪合格,其余的人蘇檬雖叫不出名字,但是今天集合時人家對自己露出的善意微笑倒是讓得她心中好感度添了不少。沒刻意親近也沒有刻意疏遠,和別人隨意的答話著。

    不多時,“滴滴”的一聲吸引了一堆人的注意,抬頭看時車已穩穩停在了他們面前。雖是難掩心中興奮,但眾人還是乖乖的排隊依次進了車。

    座位并沒有刻意的按照名次的先后順序坐,這倒是讓得蘇檬輕微松了一口氣。挑了一個相對靠后的位置,安寧知蘇檬喜靜直接把她推向了靠窗的座位,待得兩人坐穩后往后面不經意一望,不由得愣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剛剛坐穩的林檸和路銘正想看看前面是誰,和她們的視線對上,一時間也不由得僵住了。

    彼此都存著心思的人竟然未加預知的就坐在了一起。

    安寧嘴角有些僵硬,半晌才道,“呵呵……這么快就遇到你們了啊,好巧。”

    是真的很巧,其余的三個人在心里默默肯定了她。

    路銘感覺在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意思多說什么,最開始的局促似乎在這時又顯現了出來。林檸倒是表現的比他淡定,短短的打了個招呼后便是掏出耳機自顧自的聽歌。看他臉色還算緩和,路銘琢磨著他心情應該算是不錯,不好這時候打擾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做什么,干脆往后一靠小憩起來。

    相比周圍一片可以說是歡騰的氣氛,這一小片有些詭異的安靜便顯得格外突出。安寧左瞧右看,總覺得周圍都在看著她們竊竊私語,終于是有些受不了了。正打算對蘇檬抗議,但回頭看見好友不知什么時候正拿著一本書安靜的看著,不知什么時候還戴上了耳機。

    安寧看著一前一后的蘇檬林檸,牙的咬的有些疼了,這兩人除了一個看書一個望著窗外發呆,動作形象要不要這么同步。

    手里的書被突然抽走,蘇檬的眉頭不由得微微皺了皺,望向那只手伸過來的方向。

    安寧本來氣勢洶洶的動作因為這眼神就減了七分,弱弱的把書遞了回去,“那個蘇蘇啊,現在是在車上?G,雖然還算平穩但是這樣看書還是對眼睛不好的啊。”

    蘇檬笑了笑,依言乖乖收起了書,這些道理她又何嘗不明白?只是不給自己找些事做她怕自己又會開始胡思亂想,這樣的她陌生的連自己都有些不認識了,“那安安,你想做些什么呢?”

    “這……”真要這么說了,安寧還是一時語塞,“總之你還是別看書了吧,做些別的都可以。”

    兩個小時的車程并不算長,但安寧從未感到時間有這般難熬過,當老師宣布到達目的地時松了一口氣的安寧幾乎是第一個拉著蘇檬沖了出去。

    聲響略大,后面的路銘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聲音還有些含糊不清,“我們到了嗎?唉,蘇檬她們呢?”看著前面空空如也的位置,本來還沒有完全清醒的路銘頓時愣了下。

    一旁的林檸看得連連搖頭,抬手使勁的敲了他一下,“發什么呆,到了快走了。”看著車里的人涌出的差不多了,才不管不顧的朝著門口走了。

    本來剛剛看到空座位的他算是醒了三分,這一敲下來就醒了九分了,摸了摸頭也不知暗自嘟囔著什么隨后也跟了上去。

    猝不及防一腳踩在了松碎的石子路上,眾人抬頭,這才發覺面前是一座山,雖算不得太高,但想要爬上去肯定還是要花費些力氣的。

    “歡迎各位來到你們此次的終點站,”不知何時教導主任站在他們面前笑瞇瞇的看著他們,“只是你們還差最后一步”一邊說著,他指了指山腰處被茂密的樹叢遮掩的若隱若現的一塊地方,“如你們所見,露營地是在半山腰,所以最后需要你們自己到達營地才能真正享受你們為期三天的露營之旅。”

    話音未落下方的人群便是不出意外的發出一陣哀嚎聲,一旁帶隊的幾位老師都不由得偷笑起來,顯然是早已被告知了實情。

    于是乎,半小時后一行人有些艱難的在并不算平坦的山路上行走著。

    很多人都是抱著放松的心態來參加活動的,所以一身休閑裝的不在少數,只是這個時候額前的頭發被浸的黏在了一起,汗水肆無忌憚流淌在衣服的每個角落,畢竟這時的氣溫還未完全降了下來,這樣的形象對于平日里整潔的他們可著實算不上好。

    不知道是否激出了大家心中的韌性,除了四伏的略有些紊亂的呼吸聲竟是沒有一人抱怨,哪怕背上的背包已經有些重如千斤,他們還是步履不斷的繼續前進著。

    蘇檬走在隊伍的較后邊,雖然是有先見之明的換了便裝,到底還是因為平時鍛煉的相對較少,體力還是有些跟不上了。步伐越發的慢了下來。

    安寧有些擔心的看著她,蘇檬身體情況她是再清楚不過的,但是她也最清楚蘇檬骨子里的那份驕傲,只要周圍的人都還在前進,如果還能走那她就絕不可能停下,但……

    “蘇蘇,你……”遲疑了下,她還是出聲問道。

    剛剛開口蘇檬就知道她要說什么,她只是微笑的搖了搖頭,沒有多說話,但是安寧知道她的不可動搖的態度,只是嘆了口氣,默默陪她繼續慢慢走著。

    前方隔著一段距離,路銘有些擔心的看著落后了一大截的蘇檬二人,不由得對著林檸道,“落后了這么多,會不會出了什么問題啊?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去看看比較好。”

    一旁的林檸不知何時已經停了下來,只是看著后面那道有些單薄卻透著倔強的身影,手不自覺攥成拳,幾度握了又松。深吸了口氣,似乎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我去,”看著路銘正要點頭,補了一句,“你別跟來,我一個人就好。”

    路銘聞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時之間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你說什么?”

    已經下定決心的林檸卻仿佛是連一個字都不想多說,一正背包便是朝著蘇檬她們走去,留下原地依舊有些呆滯的路銘。

    安寧全部心思都在一旁的蘇檬面前,連有人走近她們都是沒有絲毫的察覺,等到有所感覺后,林檸已是在她們的面前站定了。

    她先是心里一驚,確定是誰后才松了一口氣,趕忙道,“林檸,蘇蘇她……”

    看了看二人的臉色,林檸當即就是做出了判斷,無視蘇檬拉著安寧讓她不要繼續再說的小動作,只微微頷首,“我知道。”

    “我來吧。”想了想,他補充道,“去路銘那里吧,他在前面等著。”

    安寧一愣,似乎有些沒反應過來。但她何等聰明,當即朝著前面小跑過去,還不忘回頭對著此刻眼神終于露出驚慌之色的蘇檬招手嘻嘻道,“那蘇蘇我先走了,調整好自己記得追上我們哦。”

    眼睜睜的看著安寧追上前方的路銘,看她似乎對路銘低語了兩句,路銘回頭遠遠地看了他們一眼,了然的點點頭。這才重新背好背包和安寧并肩向前走去。

    只剩下他們兩人,蘇檬這才感覺有些緊張起來,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不說話,眼睛都有些不知道看著哪里了。

    林檸也很有默契的不開口,兩人這般彼此的沉默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待得帶著些許草木氣息清冽的男子氣息驟然逼近時,蘇檬才猛然抬起頭來,水靈靈的眸子帶著些懵懂的盯著面前一下子拉近了距離的林檸,“你,”

    被這樣的蘇檬看著,林檸的喉結不由得輕輕滾動了下,隨即別開視線,伸手,把蘇檬的背包以一種不容抗拒的姿態取下來,背在了自己身上。

    有些愕然,看著他身上的一左一右,自己和他的包的重量全壓在了他一個身上,心中的愧疚立馬蓋過了那份不明的慌亂心緒,“有些重吧,要不你還是放下來吧,我自己可以……”

    沒等她說完,林檸驟然又將視線轉了回來,黑濯石一般清亮的眸子一動不動的盯著她,讓得蘇檬不知不覺聲音低了下來。他微微低下身,在她耳邊輕聲道,“再加上你一個,我想也不會重的。”

    蘇檬愣了下,才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當即白皙的臉上驟然涌上一層粉色,整個耳垂不由得紅透了,帶著些許羞惱的盯向林檸,“你這人怎么……”

    一聲輕笑從頭頂傳來,林檸驟然露出的笑容竟是讓得蘇檬有種久違了的感覺。他抬手,自然而有些親昵的揉了揉蘇檬的頭發,“走吧,還走得動嗎?”

    蘇檬點頭,竟也是忍不住的笑了,“嗯,走吧。”

    兩人繼續上路,蘇檬的步子逐漸變得猶如一開始那樣沉穩。林檸控制住自己的速度,慢慢的跟在她的身邊。他永遠不會在這時勸她停下,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安慰她然后陪著她一起走的更遠。

    看著林檸不發一言的陪在自己的身邊,蘇檬輕咬了咬下唇,原本平靜如湖的心緒又因為他強勢而不容拒絕的幫助泛起一圈一圈不斷擴散的漣漪,正想開口,原本平穩的步子突然亂了些許,一個踉蹌看著竟是馬上要摔倒在地。

    “小心,”一旁一直注意著她的動作的林檸不由得手一伸,背包掉落在地。可他卻是無暇去顧及了,看著蘇檬穩穩的倒在他的臂彎后方才微微松了口氣,然后看著懷里的人,一下子有些愣住了。

    因為蘇檬也像他一樣,愣愣的盯著他。

    細碎的陽光透過林檸額前的碎發投到蘇檬臉上,帶起點點的溫暖光斑。

    那一瞬,就有如大雪初晴。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