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十七章 疏遠

第十七章 疏遠

    第十七章 疏遠

    ()

    ()()

    ()看完電影出來的時候,天色也不算早了。路銘看著蘇檬,雖知她多半并不會拒絕,到底是忍住了邀請她共進晚餐的決定,只是笑著詢問道,“天色也不算早了,今天玩得還開心嗎?”才剛開始,有些矜持倒是十分必要的。

    即便是發生了一些小小的意外,今天也還算很愉快的一次出行,蘇檬點了點頭。只見得路銘又是遲疑了下,似是在思量什么,片刻后才道,“那個……今天林檸的態度你別介意啊,其實他經常會這樣的,只是今日不知道為什么表現的這么明顯。但他是沒什么惡意的。”

    好歹也是這么多年相處過來的,路銘對自己的好友也算甚是了解。雖然偶爾會擺著一張臭臉但是看多了他也是見怪不怪了。不過今天他的壞情緒隔著一段距離路銘都感受的清清楚楚,不說他極少有把不滿表現的這么明顯的的時候,再者他在蘇檬面前的樣子一直都是親切柔和的過分。今日又怎么會……路銘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但卻生怕蘇檬因此對他的并不算好的態度心生間隙,因此才忍不住的出聲為好友解釋道。

    所以說,雖然平日里總是會調笑對方,在他人面前路銘對林檸還是頗為維護的。

    蘇檬一愣,旋即恍然。一直在一旁觀察著他們的她看到的甚至比路銘還要多一些,也捕捉到了幾分林檸眼中閃過的情緒,遲疑猜測不悅惱怒……似乎幾個詞就拼出了一個若隱若現的答案。這些話此刻她自然是不好明說的,也只能表示自己并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聞言路銘也是松了一口氣,在蘇檬一再表示不需要他送她回家時,他也不好再繼續堅持,只得再繼續寒暄了兩句兩人便在街道上雙雙道別。

    一直躲在不遠處的安寧也是在心里輕松了一口氣,今天一天的跟蹤可著實把她累的夠嗆,偏生這兩人還表現的無比自然沒半點歪心思可想。不過蘇蘇笑的時候比平時自然了不少也多了不少,應該是挺開心的吧,如此她也放心了。

    正是想著就此離開,卻是見得蘇檬目送著路銘離開,自己卻并沒有回家的打算,而是轉身朝著另一邊走去。“約會不是已經結束了嗎?蘇蘇還不回去想干嘛。”在心里默默嘀咕了幾句,她自然也不可能在這時不管不顧的獨自回去。半是好奇半是擔心的,安寧跟了上去。

    只見得蘇檬步伐不急不緩的走向了看著像是飲品店的一家店,隨意在店外擺放的桌椅挑了張坐下。安寧只聽得她對著走過來的服務生說了句,“……麻煩要兩杯芒果汁,謝謝。”不由得疑惑更甚,蘇蘇只有一個人,也不像是等別人的樣子,怎么會要兩杯?

    正當安寧想著蘇檬的舉動為何意時,突然看到她掏出手機快速而熟悉的按了幾個鍵,慢悠悠的把手機湊到耳邊,安寧心中猛地涌上一陣不安。這感覺還未完全落下時,兜中手機突然的劇烈震動讓得安寧也跟著抖了一抖,有些戰戰巍巍的把手機放在耳邊,聲音竟是有些顫抖,“……喂?”

    “安安,”不出意料的蘇檬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和平常一般的低柔,甚至還帶著幾分慵懶的味道,只是說出來的話讓得安寧不由自主的身體緊繃起來,“你是自己過來還是我過來找你?”

    她轉頭,正好對上蘇檬側過頭來的目光。蘇檬臉上笑意不減,此刻的安寧卻是一臉的頹喪和挫敗。

    片刻,見得乖乖在自己對面的安寧,蘇檬端起剛剛擺在她面前的芒果汁喝了一口,臉上的表情變得似笑非笑。

    安寧被她的目光看的不由得全身哆嗦,干脆心一橫,“蘇蘇你要怎么樣隨便你,我絕不反抗。”

    看那有些破罐子破摔覺悟的安寧,倒不由讓人平白生出幾分滑稽的感覺。

    蘇檬依舊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想來安寧這眨眼就道歉求饒的狀態她并不少見,“自己說說,錯在哪里了?”

    安寧被她難得嚴肅的樣子唬的愣住,不由自主的掰指頭總結道,“嗯…悄悄跟蹤你,還不告訴你…不對!我也沒做錯什么啊”

    仿佛是回過神來,安寧眼睛驟然睜大。

    蘇檬:“……………”

    所以她是很認真的以為自己是在和她問話嗎?

    搖了搖頭,終于是有些維持不住面上那幅樣子。蘇檬悄然拉了拉安寧示意她坐下,道:“不是和你道明了嗎?怎么還不發一言的跟來?對我這么不放心?”

    安寧仿佛是聽到了什么笑話一般,瞪向蘇檬,目光竟帶著些哀怨的味道,“哪是不放心蘇蘇你,不如說對你我是放了十二個心,可是那路銘不一樣啊!”

    整理了下語序,安寧才繼續侃侃而談,“你看啊,那路銘一直喜歡蘇蘇你,雖然蘇蘇你一直態度很明顯,但是落花無情流水有意啊。這次好不容易把你約了出來,指不定他一沖動就強行拉著你告白什么的,這不就壞事了?要是發生這事我就可以裝作不經意的遇到你寒暄兩句然后就可以無視他救你于水火之中了,看,我很了不起吧!”

    她在一旁得意洋洋,倒是沒見得蘇檬被她的夸張語論驚的已然有些石化的跡象,默了下,蘇檬決定還是再繼續掙扎下,“…別人在你眼里就是那樣的?”

    “萬事無絕對,萬一他只是人前君子呢?他可是給你告白過的,所以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安寧繼續嘻嘻笑道,全然不在意的對著路銘下了她自己的定義。

    “…………”她該謝謝她嗎?可是為什么她現在感覺比連續補習了三天的那次經歷還累了一倍不止。

    “好啦好啦,蘇蘇你也不用太過感謝我的,就算我是為你著想可是這種事一開始又沒有打算讓你知道。”

    雖然嘴上這么說著,安寧的眼睛有些發亮,估計已經是開始在心里盤算怎么借此“敲詐”一波蘇檬了。

    “……”蘇檬此刻無比慶幸路銘已經提前離去不在此處了,以他的性子若是聽到安寧這番話指不定就會一時忍不住鬧起來了,林檸不在這里她一人恐怕還勸不住他們。

    蘇檬似乎還沒有覺察,無意識間她竟是把剛剛見過一面的某人念叨了一遍。

    安寧看到此刻蘇檬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似是也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不由得出聲寬慰道,“放心啦蘇蘇,如果路銘在這里的話我可不會說這些話,就算對他有那么一些不順眼,但是最后為難的還是你啊,這點我還是懂的。”

    “……”對她的善解人意不予置評,蘇檬決定轉開這個讓她都是有些頭疼的問題,假裝沒注意繼續順著安寧的話道,“那,安寧大偵探,你觀察的結果如何呢?”

    安寧直接無視蘇檬話中的揶揄,煞有介事的沉思了片刻,“目前還看不出什么,說不定只是他偽裝的好,所以蘇蘇你還是不能放松警惕哦。”說罷便是盯著她隨意放于桌上的那朵玫瑰,“喏,畢竟連花都送你了。”

    蘇檬有些哭笑不得,終于忍不住出聲提醒道,“你不是看到了么?說起來這只是一場誤會吧,再說了那種情況難道我還能拒絕然后讓一個男生一路拿著花尷尬的繼續約會嗎?”她已經能想象到那樣做的話行人會向他們投來多么怪異的眼光了。

    安寧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個理,不過這誤會……也不怪她第一秒聽到也會忍不住的有些踉蹌。有些無奈的學著蘇檬的樣子攤了攤手,“好吧,蘇蘇我懂你意思,今天的事不會亂說的。”

    見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蘇檬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氣,“那再陪我一會吧,我給媽說的是晚餐后才結束,現在回去估計只能餓肚子了。”

    “啊,原來蘇蘇你是打的這個算盤啊。”一邊說著安寧毫不在意形象的懶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歪著頭道,“可以是可以啦,但晚餐的時候我可不可以看著你吃啊?最近我好像胖了不少。”

    蘇檬道,“你自己應該明白為什么的。”

    安寧:“不怪我,看到好吃的東西我又忍不住,每次都是不自覺的就吃掉了。”

    蘇檬嘆氣,“一會你還是和我一塊吃吧,免得身體出了什么問題那才是得不償失。”

    “嘻嘻,就知道蘇蘇不會棄我于不顧的。”

    “少來,是誰剛才說自己胖了想要控制食量的。”

    和安寧一同在外用完晚餐,又小逛了一會,分別后回到家中已是八點一刻。蘇母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見得女兒回來,隨口說了一句,“回來了,”起身給她倒了杯水。蘇檬答應了一聲,在沙發上挨著蘇母坐下,有些疲倦的輕揉著太陽穴。

    蘇母本是有心想問問蘇檬今天行程,只是見得她臉上難掩的倦色,只是說著“今天玩得怎么樣?”聽見蘇檬答了一句,“還好。”便放了心,半是催促半是趕的讓蘇檬趕緊洗漱完然后回房間休息。

    剛剛關上房間的門,兜里的手機便是一陣震動,拿出一看,竟是路銘的短信,“今天玩得怎么樣?累的話就早些休息吧。”

    蘇檬輕笑,這時候還不忘關心下她,其實他真的是個很好的人。擔心自己久了不回屏幕那邊的人又開始胡思亂想,蘇檬在鍵盤上敲打了幾下,“今天很愉快,謝謝你的照顧。”

    簡單回復過后,隔了好一會兒對面方才回了短信,:“那…你早些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怕是思考了好一會才回復的這句,至于路銘是不是能安然入眠,這就不是蘇檬可以知曉的了。

    又是凝視了手機一會,蘇檬丟開手機,獨自躺在床上。不知為什么,這時的她腦海里浮現的竟是林檸走之前掠過路銘和她時意味深長的那一眼,那時他的眼中翻滾著的滿是蘇檬看不清的情緒。

    她竟有些恍惚的錯覺,若是那些情緒如浪潮般朝她涌來,她會在頃刻間溺于海底無法掙扎。

    搖了搖頭,將腦海中有些混亂的思緒甩了開來,深吸了一口氣,蘇檬定定的看著天花板,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輕輕閉上了眼。

    正如安寧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考后的第一個周末就這般飛快的過了去,蘇檬他們甚至還沒有過多喘息的時間便是投入了下半期更加緊張的學習計劃中。誰都沒有再去回想之前的那次平淡的過了頭的約會,似乎那只是一次錯覺而已。

    每日聽課,用餐,回家……蘇檬逐漸感覺了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軌跡,只是如今還是不同了,除了安寧的陪伴,蘇檬身邊時不時的多了些同學的談笑身影,出沒的身影也不再是孤零零一個人,雖還是有些不習慣,但蘇檬內心深處不得不承認,對于這樣的轉變,她也是覺得歡喜的。

    只是,不知是有意還是錯覺,以往頻繁遇見的路銘和林檸二人,最近竟是一次也沒有碰過面。路銘自從那天過后竟也是完全的沉寂,似乎是全然不在乎這件事,關于這個,安寧還帶有些許疑惑的吐槽了好一段時間。

    其實,蘇檬在偶然有遇到過林檸一次,當時她抱著書正要去辦公室。才到門口林檸竟是意外從里面出了來,無意中撞見,兩人不由得便是微微一愣。

    蘇檬面色如常,覺不出絲毫異樣。倒是林檸面色沉靜的盯了她半晌,竟是微微皺了眉。幅度雖然極小,但是這般近的距離敏銳如蘇檬又怎會察覺不到。

    唇微啟,連蘇檬都是以為他會說些什么,卻見他眼里的光芒逐漸變得晦澀起來。再度深深看了她一眼,便是一言不發的和她擦肩錯過。

    那一眼,成功的讓蘇檬放在心上許久,卻是未告知任何人。

    又是一日,路銘和林檸正路過學校的綠蔭長廊,卻是意外見得蘇檬和安寧坐于其中。路銘有些高興,正欲走上前和許久未碰見的二人打聲招呼。一旁的林檸卻是目光微微一冷,也是不動了。

    路銘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發麻,小心翼翼的問道,“喂,別人到底做了什么你要這么避著人家?這都三周了吧,就算他們做錯了什么說出來解決不就好了,我們和她們不是已經算是朋友了么?”說罷還嘀咕了一句,“害的這段時間我也做賊心虛的躲著他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做了什么虧心事。”

    當然,這些話他是不會讓最近已經有些氣場全開的林檸聽到的,除非他嫌自己活得太久了。

    聽得“朋友”二字,林檸的眼中才泛起些許波動。

    “這么想她?”

    “嗯?”驟然聽到林檸這么說,路銘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下意識地便是反問道。

    “既然這么想她,那你就去見她好了。”林檸淡淡的道,沒有給路銘絲毫答話的時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他毫不拖泥帶水的走開。

    路銘看著他的背影,當真是摸不著頭腦。他發現,最近的這兩個月,他對自認為把握的還算好的林檸的脾氣又有些把握不準了。

    另一邊,離開路銘視線的林檸站定,看著路銘走到蘇檬她們身邊,看著蘇檬嘴角驟然露出的淺淺笑意,袖中的雙拳緊了又松,終歸是轉身了去不再看他們談笑的身影。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