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檸郁檬香 > 第十五章 落幕

第十五章 落幕

    第十五章 落幕

    ()

    ()()

    ()好容易和白穎汐交談完畢,想起她之前看似不經意的那句“之后的周末能陪我逛逛嗎?”不善拒絕的他竟然是應了下來,不由得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一時之間有些后悔的意味。

    穿過嘈雜的人群走回路銘旁邊,卻意外的不見了二人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微微挑眉問道:“人呢?不是說讓你好好陪著的嗎?”

    “走了”路銘毫不在意的攤了攤手,看上去倒是一副心情極好的樣子,“你的表演已經完了她們也沒有了繼續留下來的理由。她們看上去似乎也想去其他的地方再看看,可不是我趕人家走的。”

    林檸微微點頭,只當是默認了他的說法。看著他仿佛眉眼都透露著化不開的笑意,心下雖是有些好奇卻也沒有過多追問的意思,沉吟了片刻正欲再開口說些什么,卻是難得聽到了路銘主動的搭話,“對了,”聲音依舊是透著掩不住喜意,“蘇檬答應了我的約會,在期中測試以后。”

    似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片刻后林檸方才視線平靜的轉移到了路銘的身上,看似隨意卻沒有錯過他任意一點表情的變化,“哦,什么時候的事?還是就在剛剛?”

    “就剛剛吧,大概就在你剛表演完那會。”路銘不甚在意的答道,“本來都做好被拒絕的準備了,但是她猶豫了一會竟是答應了下來,雖然看起來還是有些勉強。”

    路銘也不是那種自我感覺過于良好的人,也明白只是這么短的時間雙方不多的接觸也不可能讓蘇檬對他的印象全然改觀。只是現在看來是一個好的開端吧,只要這樣順利的相處下去,路銘還是很有自信她會發現自己的閃光點的。

    “我說,”路銘不由得對著林檸說道。“這么大的喜事你也不祝賀我一下?也太不夠兄弟了吧。”說罷還用手肘輕輕拐了拐林檸,言語之間調笑意味甚濃。

    “……恭喜”靜默了幾秒,就連路銘也不由得以為他不會開口而想轉移話題時,林檸唇微啟,淡淡的吐了兩個字出來,上下打量了路銘兩秒,看似“友好”的提醒道,“需要我幫你建議約會當天穿些什么嗎?”

    “不!必!了!”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這幾個字,要是沒看到林檸眼里隱約的戲謔,這么多年兄弟也是白做了。不過這么一提,路銘立刻便是將這件事提上了心頭,心頭飛速的思考著,一種種方案被想出又被他迅速否決,以前也不是沒有和女生出去過,只是從來沒有一刻讓得他像現在這樣緊張過。

    林檸只看著他不斷變幻的臉色便是大致猜出了他心中所想,竟是好心的沒有再去打擾他,而是朝著不遠處的白穎汐招了招手。她不常來他們的學校,于情于理都是要好好招待一番的。三人頂著鼎沸的人聲有說有笑的朝外走去。

    另一邊,蘇檬和安寧已經走遠,此刻的安寧正在美食區前不斷晃悠著,東看西瞧,一手拿著章魚丸子一手拿著烤年糕吃的很是開心,蘇檬則是面色無奈的略微落后于她,顯然又是被安寧強行拉過來的。

    面對美食安寧永遠都有著無窮的精力,蘇檬雖不知說了多少句吃貨但還是盡職盡責的跟在她身后,不時讓她停下掏出紙巾替她擦拭嘴角并不大多的污漬,安寧也理所應當的樣子笑嘻嘻的享受著蘇檬的照顧,依舊逛的很歡快,時不時慢下腳步對著蘇檬科普那些她并不大熟悉的美食,蘇檬也很配合的恍然的點點頭,少女清脆悅耳的笑聲讓得此處因為炭火陽光略微有些悶熱的空氣都是溫涼了幾分。

    安寧剛把半個章魚丸子塞進嘴里,對著蘇檬似乎正準備說些什么,發出的聲音卻是因為嘴里的食物變得很是含糊不清。蘇檬看著她終是有些無奈的搖頭,把手中冰涼的西瓜汁遞給安寧,待得她輕吸了兩口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覺得終歸還是不要瞞著她,遲疑了一下道,“那個安安,路銘約我在期中測試后去逛街,我……答應了。”

    安寧倒是漫不經心的聽著,似乎并沒有把此事放在心上,只是聽到蘇檬停頓后的“答應了”三個字,雙眼猛然睜大,似是有些嗆到了,一時之間竟是半彎著腰咳個不行。

    蘇檬無奈,早知道就在她把食物咽下去再告知于她了,雖然她的反應也完全在蘇檬的預料之內。當即也是微微俯下身子,輕輕拍著安寧的背幫著她順氣。

    好不容易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新鮮的空氣爭先恐后的涌入了她的肺中,可安寧現在卻是無暇在乎這些,已有了說話的機會,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對著蘇檬追問道,“哈?安安你怎么會……啊不對,你究竟是什么時候答應他的啊?我一直都在你身邊怎么會一點都不知情。”

    蘇檬看了她一眼,一臉“你在的話肯定會阻止他”的表情,卻還是耐著性子提醒道,“就在剛才,林檸表演完不久你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那段時間。”無影無蹤四個字蘇檬還刻意用了重音,不滿意味很是明顯。

    聽到這話安寧不由得心虛的把視線移向一側不敢和蘇檬對視,好吧因為一時好奇不打招呼的就跑開是她的不對。如果當時她在蘇檬旁邊的話肯定會阻止這個所謂的邀請的,雖說路銘的邀請應該并不會顧忌她是否在場,不得不說他真的挑了個好時候……不對不對不對,重點根本不是這個!還在反省的安寧下一秒便將愧疚之心收的一干二凈,“蘇蘇啊,就算當時我不在你也肯定會拒絕他的吧?怎么會一時之間就答應了,這可不像平時的你啊”

    蘇檬也很是有些苦惱的按按眉心,她怎么會想不到拒絕呢,只是以她的性子實在是無法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別人,況且這人還勉強算是她們的朋友,“安安,一直以來他的邀請我都是在婉拒的,可是他似乎一直都沒介意我的態度,還對我們幫助甚多,這次我也實在是說不出拒絕的話了。”

    安寧啞然,仔細想想也對,蘇檬的性子一向是吃硬不吃軟,平日里雖是一副冷淡的樣子,但是只有真正和她成為朋友了后才會了解和她其實很好相處,稍微柔軟一點的態度就能讓她很難拒絕,更別說再三的拒絕會傷害別人了。心中了然,看著帶著絲苦笑的蘇檬,表示對這件事理解,蘇檬這才微微的松了口氣,幸虧她沒有再說出什么石破天驚的話。

    “不過蘇蘇啊,”安寧仍是有些不放心的問道,“我不用跟來嗎?你知道的,他對你……”

    她并沒有繼續說下去,可是話里的含義兩個人都很清楚。

    “放心吧,就當是和普通的朋友出去玩而已,再說他說了就我和他,安安你跟上來的話他會不高興的吧。”聽得蘇檬這么一說安寧方才放下心來,聽蘇蘇的語氣似乎并沒有其他的意思。不過在心里已是暗暗地打定了另一個主意。

    “不過安安,我到時可是需要你給我打掩護才行。要是讓家里人知道我和一個男生單獨出去逛街的話指不定會被他們嘮叨成什么樣子。”雖說他們的詢問并無惡意,可是只要想起會一直面對著蘇母興致勃勃的追問和蘇父探究的眼神,她就不免有些頭疼起來。

    “哦。”安寧理解而了然的點了點頭,拍了拍蘇檬的肩膀,很豪氣的道,“放心吧蘇蘇,只要說和你一起去玩的是我就沒問題了吧?以前你幫我這么多次這次我也會好好圓場的。”聽起來安寧做這種事早已是得心應手而且蘇檬應該還幫她過很多次了。

    心中再次嘆了口氣,蘇檬發現自己最近嘆氣的頻率是越來越高,明明沒什么煩心事的。事情已談妥,蘇檬便是拉著安寧朝里面走去,“里面攤位上的那個烙餅你不是和我說過很多遍想吃了嗎?再不走別人就快收攤了。”

    蘇檬的話語成功轉移了安寧的注意力,她趕忙跟上去笑道,“當然,我和你說真的很好吃啦,不信一會兒我給蘇蘇你買一個你嘗嘗就知道了。”

    “是是,你吃過的每一樣食物都很好吃。”

    “這個真的不一樣啦!”

    …………

    歡樂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仿佛是眨眼之間三天就過去了,蘇檬被安寧帶著這里嘗嘗美食那里玩一玩小游戲。偶爾去看看別人的表演,倒也過得不復平常時的輕松愜意。只是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避著,蘇檬和安寧之后竟是再也沒有遇到林檸一行人,只是在閉幕式上方才在四班的集合班級內看到二人的身影。正巧林檸也將視線轉了過來,和蘇檬視線一碰即散,算是打過了招呼,蘇檬也不甚在意。重新偏過頭剛巧看見安寧聽著臺上校長的長篇大論苦著一張臉縮著身子似乎想避開不聽,被前方不遠處老鄭一發看似威嚴的眼神立馬嚇得站的筆直,一副認真聽講乖寶寶的樣子,看得蘇檬實在是有些忍俊不禁,淺淺的笑聲有些藏不住的溜出了嘴角。

    另一邊的林檸待得蘇檬移開視線才重新望向她,正好瞥見她嘴角那一瞬笑容,自己不由得也是勾了勾嘴唇,眼神不自主的柔和了許多。

    “林檸?你沒事笑什么?”一旁的路銘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林檸已經收回了視線所以他也不知道他之前看到了什么,只是看著好友略微柔和的臉龐便是很驚訝,雖然他在蘇檬和安寧面前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但是他在外人面前是極少露出這種樣子的。

    林檸也是瞥了他一眼便是移開了視線,明擺著一副不打算回答的樣子。路銘見狀也只能無趣的撇撇嘴,沒再多說什么。

    藝術節過后幾乎是沒有緩沖的就進入了繁忙的的測試中,讓得所有人心中都感覺之前全然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也只得咬牙一邊應考一邊準備著,待得考試的一周終于過去每個人都是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虛脫的不想說話。這時的老鄭倒是帶來了一個好消息,蘇檬和安寧的表演奪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雖說很多人有些遺憾那樣的表演竟然還不是冠軍,但蘇檬和安寧也已是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況且當日的表演已是讓得在場的人都是心悅誠服,當即也都是真心地祝賀著她們。

    今天是周五,老鄭念到大家這一周疲于考試實在是累得不行,便是當即決定提前放學讓大家早日享受美好的周末。伴隨著大家的一聲歡呼蘇檬和安寧也跟著大家收拾著談笑著走了出去,分別的時候安寧卻是突然道,“蘇蘇,記得你明天的約會哦。”還未等蘇檬反應過來便是笑著招了招手跑開了。

    蘇檬一愣,臉上的表情竟是有些尷尬,沒想到來的這么快,似乎……確實是明天呢。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