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權傾三城之絕色寵妃 > 英雄救美01

英雄救美01

    須予披上夜行衣便匆匆離開寧心宮。此時天已蒙蒙亮,須予忙加快腳步回到了須府。

    須府離夜離城王宮不遠。須郎中在世時因醫術高明,又因其當年冒死救三王子有功,夜城主便升他為須醫官,賞賜了當年五王爺的府邸,更名為現在的須府。

    須予剛走進王府,便看見四個手下正拿著劍比劃著,說說笑笑,一副悠閑自在的樣子。

    “你們幾個都準備好了?”

    手下們抬頭看見是須予,立馬收斂起來,整齊得站成一排,異口同聲得答道:“準備好了!”

    須予正要說話,遠處溜出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手里握著劍,溜到了隊伍的末尾。

    “珠寶!”須予看著又好氣又好笑:“你個小屁孩去干嘛?快回去,別搗亂了。”

    “我也要去救須予姐姐!”叫珠寶的小男孩一本正經得答道。

    “我們這是英雄救美,他們扮演的是淫賊。你去不合適?”須予走到小男孩面前,將小男孩揪到旁邊。

    眾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別笑了!”須予嚴肅得說道:“得到消息,令將軍的兒子令騰今早會到宮中,我們要去給他演一場英雄救美的戲。”

    “聽說這令大將軍武藝高強,殺敵勇猛,可偏偏他這兒子不是習武的料,武功差,身體弱,膽子又小。”

    “所以才叫你們演戲呀,到時你們給我收斂一些,就按上次我和你們說的,要讓令騰覺得他把你們打敗了。珠寶你陪他們練練,待會吃完早膳,在這里集合。”

    說完,須予便匆匆離開,往內室走去。

    用完早膳,剛才須府的四名手下便在門口候著。遠遠地走來一個輕盈的女子,身著一身齊胸褥裙,水粉色的春桃花開滿衣襟,裙擺隨風飄起,顯得風姿綽約。三千青絲盤成牡丹懸掛髻,幾縷黑發隨意垂落在兩鬢;女子肌膚嬌嫩,眉清目秀,只是略施粉黛,卻更顯得秀雅絕俗。

    女子慢慢走進,眾人定睛一看,原是須予小姐,忍不住驚呼:“小姐!您今天可真是太美了。

    “少說奉承話!”須予一臉嚴肅地說道:“待會該怎么做,都記清楚了吧!”

    “記清楚了!”眾人異口同聲地答道。

    “那走吧!”須予說完便帶頭往前走去,眾人警覺地跟在身后。

    走了大概兩百多米,須予便拐進了一條小巷子,眾人埋伏在拐角處,靜靜等待著。

    遠遠地看見有人朝小巷走來,走在前頭的男子身高不足七尺,偏瘦,生的倒是濃眉大眼,十分清秀,穿著件灰白色大褂,腰間別著一把劍,騎在一匹黑馬上,十分悠閑地和身后的守衛說著話。

    須府的四名手下看準時間,便朝須予走去,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

    須予被堵住了去路,害怕地往后退著,卻被四人團團圍住。

    “救命呀,救命呀!”須予見男子就在不遠處,忙高聲大喊道。

    男子聽到聲音,便快速趕到了前面。

    “小姑娘長得不錯呀!”

    “你這大清早的一個人去哪呀?”

    四名“淫賊”見男子已趕了過來,便更加放肆地調戲起須予,有人抓住須予的衣領,有人將須予手上的竹籃一把仍在了地上。

    “住手!”男子跳下馬,怒斥道:“光天花日之下怎可干如此齷齪之事。”

    “我們就干了,怎么著呀,你管的著嗎?”“淫賊”惡狠狠的說道,更加肆無忌憚地在須予身上亂摸。

    “我可是令大將軍的兒子令騰,你們再不放開我就不客氣了。”

    “我們可不認識什么令大將軍,識貨的話就快點給我走開,不然可對你不客氣了。”“淫賊”從腰間拔出了劍。

    男子身后的守衛一看不對勁,忙也拔出劍擋在了令騰面前。

    “淫賊”見時機已到,忙舉劍往守衛殺去,守衛們躲閃不急,紛紛摔下了馬。此時須予也找準機會,偷偷地撿起地上的石塊朝守衛擲去。守衛們一個個捂著頭,鮮血直流。

    令騰見勢不妙,忙也拔出腰間的劍。“淫賊”一臉兇相,拿著劍向令騰砍去。令騰舉起劍,邊揮舞邊念念有詞:“兩腳開步,身體正直,點起點落;劍尖向上,右手劍指,獨立反刺;曲。。。。。。”

    令騰還沒念完,四名“淫賊”便已紛紛倒地。令騰收起劍,十分得意地呼了口氣。

    “謝英雄救命之恩!”此時須予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對著令騰連連夸贊:“英雄剛才真是勇猛,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盜賊打倒了。”

    令騰彎下身便要將須予扶起,只見那女子長得清秀絶麗,端莊可人,一下便被吸引住,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須予。

    “英雄,英雄!”須予望著呆呆的令騰,忙輕聲喚著。

    “哦,”令騰一下反應了過來,忙不好意思地說道:“在下令騰!”

    “城中傳言令大將軍有一公子,劍法出神入化,機智過人,勇猛無敵。難道您就是那位令騰?”

    “城中人真那么說?”令騰顯得十分驚喜,興奮地說道:“對對對,在下便是!”

    “小女是須府須郎中之女須予,今日出門去采些藥材,沒想到碰上了這些壞人,還好碰上令公子出手相救,小女真是感激不盡。”

    “哪里哪里,應該的,應該的。”令騰按捺住心里的喜悅,客氣地說道:“要不要我送須小姐回府。”

    “不敢勞煩令公子,須府就在前方,我自己走回去便可以了。”

    “那我就不打擾須予姑娘了。”令騰邊說邊利落地將散落一地的藥材撿進竹籃里,交到須予手中。

    須予拿著竹籃便往須府方向走去,邊走邊回去看令公子。桃腮帶笑,含辭未吐,溫柔可人,看的令騰直流口水,一直呆呆地站在那。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