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權傾三城之絕色寵妃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這會天已微亮,滴滴答答得下著小雨,子音撐著把小傘匆匆忙忙得從屋里跑了出來,頭發蓬亂一副剛剛睡醒的樣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跑到紫簾的房門前敲了幾下,卻是半天沒人答應,子音輕輕地推了下門,門便開了,她到處看了看發現紫簾不在屋里,子音正困惑,有個侍女剛好經過忙向子音稟告道:“音姐姐,紫護衛一大早便出去了,她讓我稟告公主她要出去幾日去替城主辦事。”

    子音聽罷,嘀咕道:“紫護衛出去了,青蘭又還在床上昏睡,誰和我去馬場陪公主呀!”子音嘆了口氣,向侍女交代青蘭醒來后讓她立刻去馬場,然后便匆匆走了出去。

    待子音到了馬場,夜宣公主早已換上了騎馬裝,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牽著那匹炎護衛送的駿馬,天空雖下著雨,馬場有些濕漉漉的,但卻絲毫不影響公主的興致,公主來到馬兒跟前,輕輕地摸了摸馬背和馬身,然后牽過馬的籠頭,熟練得跳上馬背,兩腳踩著腳蹬,身體隨著馬起伏的節奏上下運動,這果然是匹駿馬,平穩如船舷碧海,輕快似燕掠浮云,公主抓緊韁繩,右手甩了下馬鞭,馬兒撒開蹄子跑了起來,公主高興地踩住腳蹬站起。

    子音看著不由得大喊道:“公主好棒,公主好棒!”

    子音剛剛說完,馬兒突然停了下來,抬起前蹄,不住得叫喚,公主緊緊抓住鞍前的鐵環,馬兒卻更加沒規律得亂竄。

    子音看得擔心極了,大聲叮囑著公主要小心些,可這會公主卻已經經受不了馬兒的晃動,從馬背上摔了下來,子音嚇住了,害怕得閉上了眼,等她睜開眼,發現馬場里多了兩個人,一個是左護衛,手里正抱著公主,另一個則是炎護衛,正站在一旁拉住了受驚的馬兒。

    “公主,您沒事吧!”炎護衛臉上堆著笑,溫和得說道。

    夜宣公主發現自己正躺在左護衛的懷里,忙瞪了左護衛一眼,左護衛這才反應過來,覺得有些失禮,忙將公主輕輕地放下,公主有些不知所措得站好,說道:“哦,我沒事,許是這下雨天,地面濕漉漉的,馬兒受驚了。”

    “這都是屬下的錯,屬下送的這匹駿馬讓公主您受驚了。”炎護衛恭敬地說道。

    “是我自己要騎馬的,又不是你的錯。”公主說道。

    “剛才多謝左護衛,要不是左護衛及時出現接住了公主,公主可是要受傷的,那我炎護衛命可不保呀!”

    “炎護衛嚴重了,保護公主也是我的責任,我只是盡責而已。”左護衛說完便轉身向公主行了禮說道:“公主,屬下還有公務在身,先行告退了!”

    公主見左護衛要走,心里很不舒坦,想了想,故意提高嗓音,大聲對炎護衛說道:“炎護衛,你可告知父王我很喜歡你送的這匹駿馬,請求父王賜婚的事情。”

    “謝公主,謝公主賞識,屬下一定稟告城主,以后公主要騎馬,我炎慕清一定陪伴公主,保護公主。”炎護衛高興地說道。

    “恭喜炎護衛,炎護衛一表人才,又是令將軍旗下得意將士,和夜宣公主實在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左護衛恭敬地對炎護衛說道,然后便轉身離開馬場。

    公主愣愣得看著左護衛緩緩得走出去,心如刀絞,這會子音已拿了傘走到公主面前,用傘給公主擋著雨。

    “公主,你沒事吧,剛可嚇死我了。”子音說道。

    “我沒事。”公主加快步子獨自往馬廄走去,絲毫沒在意還在原地的炎護衛和子音。

    “炎護衛,你先回去吧,公主估計累了,待會我送公主回去就行了。”子音轉身對炎護衛說道。

    炎護衛笑著點了點頭,便離開了馬場。

    公主一個人站在馬廄里,默默地撫摸著一匹白色駿馬,眼里含著淚。

    子音知道那匹白色駿馬曾是左護衛的坐騎,公主騎馬總是騎得飛快,一高興就愛踩著腳蹬站起來,所以左護衛就把他最心愛的玉逍遙送給夜宣公主,玉逍遙這個名字也是后來公主給起的,因為公主嫌左護衛起的名字太俗氣,玉逍遙速度飛快但平穩,公主騎得舒服自在,但是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后,公主就再也沒騎過玉逍遙。

    “公主,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哭出來吧,要不我們看著也跟著難受。”子音難過得對夜宣公主說道。

    “玉逍遙比較可憐,被人孤零零得仍在這。”公主說道,然后便牽著馬兒走了出來:“要不今天就帶她溜溜吧。”

    “公主,你剛才都差點摔下來呢?”子音忙勸道。

    “沒事,我會慢點騎的。”公主說完,便牽過馬頭,一躍而起,穩穩得坐在了馬背上,子音站在旁邊擔心得望著公主。

    可這次公主果然騎得很慢,繞著馬場一圈一圈得走著,天下著雨,但子音依然可以看見公主在哭,淚水混著雨水正簌簌得往下落,子音看著不由得也哭了出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