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權傾三城之絕色寵妃 > 指甲花

指甲花

    沖出城門,天已漸亮。黑馬沿著城墻一直飛奔而去,最后停在了一個山頭上。蒙面人取下面罩,紫簾顯得有些驚愕,此人正是白思城第一武士離御蕭。他扶著紫簾下了馬,將馬栓在一個粗壯的樹樁上,然后帶著紫簾,延著一條小道一直往前走,道路狹窄,兩邊的樹高大蔥郁。倆人一路上都沒說話,走了大約半個時辰,遠遠地聽到水聲。溪水很渾濁,看不清深淺。離御蕭回頭牽過紫簾,輕聲說道:“放心這水不深。”離御蕭說完便徑直踏入河中。河水果然很淺,剛剛沒過腳踝,紫簾便也小心得提起紫色裙擺,跟在離御蕭身后。走了大概五米遠,到了一個石壁前。石壁上長滿了水草,綠油油得散著光。離御蕭伸手撥開,竟是一個很大的石洞。

    離御蕭抬起腳非常輕快地跳進了洞,然后伸出手準備將紫簾拉上來。紫簾猶豫了片刻,抬頭看了離御蕭一眼,便將手伸了過去。離御蕭的手十分溫暖,紫簾頓時覺得身上的寒意去了幾分。到了洞里,紫簾摸了摸石壁,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邊往前走邊仔細得觀察石洞。而離御蕭則將洞外的水草細致地整了整,洞穴被重新遮掩住。

    這時離御蕭從身后叫住了紫簾。紫簾忙回過頭來,見離御蕭從腰間取出了兩根火折子,輕輕一吹,發出火光,將洞穴照亮。他將火折子遞給了紫簾,又將另一根點亮,倆人便跟著亮光一前一后地朝洞內走去。

    剛開始石洞只能容得下一個人,但漸漸地石洞變得越來越寬敞,還能隱約看到亮光。石洞里有人工鑿刻的桌椅和床。紫簾十分有興趣地環繞著石洞一一觀察著。離御蕭則從石壁上一個內嵌的小石洞里取出一個藥包,轉身對紫簾說道:“讓我看一下你的傷口。”

    紫簾看了離御蕭一眼,便順從地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離御蕭輕輕地卷起紫簾的衣袖,從藥包里取出一貼灰色的膏藥將它敷在紫簾的傷口上,然后用碎布將傷口細致地包扎起來。

    敷好傷口,離御蕭抬起頭剛好碰見了紫簾的目光。紫簾兩雙水汪汪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他,沒有害怕,沒有生疏。離御蕭則顯得有些窘迫,可也只是望著紫簾。

    “你不問我什么嗎?”紫簾先打破了沉默。

    “要問什么?”離御蕭漸漸平靜了下來。

    “很多。”

    “比如呢?”

    紫簾想了一會,“其實我并不是……”紫簾還未說完,離御蕭便打斷了她。

    “其實兩城都知道結親只是個陰謀,和戰場上廝殺沒什么差別,”離御蕭顯得有些難過和激動,站了起來期待地看著紫簾“我們都是不得已的,不是嗎?”

    “可是我……”

    “你曾救了我,還有我……”離御蕭站了起來,“總之我會保護好你的。”

    紫簾低著頭,但仍能聽到她輕聲答道:“恩!”

    離御蕭笑笑,表情顯得輕松起來:“白思城主肯定在到處找你,這里很安全,除了我弟弟妹妹外沒人知道這兒。你就在這里呆著不要亂走。”

    “這石洞另一邊的出口是什么地方?”紫簾望著洞穴的另一邊很驚奇地問道。

    “明天天一亮我帶你一起去看看!”離御蕭神秘地笑著:“不過現在天晚了,你還是先在這歇著吧,明日我再來看你。”說完,離御蕭走出洞去。

    紫簾望著漸漸遠去的離御蕭就像看見那個夕陽下坐著小船遠去的離御蕭,同樣美麗和短暫。紫簾想告訴他,她并不是夜離城的公主,而是夜離城的一等武士。可是似乎一切解釋又不是很重要,也許離御蕭知道這一切。

    紫簾站了起來,很細致地撫摸著石椅,然后靠在石壁上。雙眼漸漸模糊,回憶陪著紫簾環繞著山洞。

    那年紫簾七歲,和爹娘還有五歲的妹妹住在白思城中,生活平靜祥和。可是突然有一天,幾個武士闖進他們的屋子,爹和武士們廝殺起來,娘則帶著她往外跑。后來她和娘被人救下藏在這山洞里,再后來娘醒了,便又帶著她一直逃到了浴緞河。夜離城大武士都林在那兒等候。娘讓都林帶走了紫簾,并答應紫簾找到爹和妹妹后就來接她回去。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娘沒有兌現諾言。紫簾便跟著都林每日到浴緞河習武。每天盼望著娘帶著爹和妹妹從河的那邊過來,直到有一天都林告訴她爹娘的下落……

    在回憶中,紫簾漸漸睡去。

    清晨零星的微光跑進了洞,紫簾慢慢地睜開眼,環顧著石洞。白天的石洞比夜晚的亮堂多了,紫簾笑了起來,是夢里的石洞,一模一樣,她自語道。

    有光從洞的另一邊直射進來。紫簾好奇地扶著石壁向外走去,洞越來越窄但足以容得下兩個人。石洞很長,紫簾走得有些疲憊,強烈得好奇心驅使她不停歇得往洞口走去。不一會兒,終于到了洞口,有一些樹枝遮擋著,她輕輕地撥開樹跳了出來。

    拍了拍身上的落葉,紫簾抬起頭,難以自信卻又異常驚喜地叫出了聲。眼前是一畦畦五顏六色的指甲花,粉紅、大紅、紫、白、淺黃、灑金。花朵紛繁如鳳,風姿清麗可人。紫簾開心地沿著一畦一畦的指甲花舞蹈起來,突然看到離御蕭不知道什么時候也站在了洞口。她禁不住得大喊起來:“快過來看,好美!好美!”

    離御蕭聽著紫簾的叫喊便快步走到了紫簾身邊,嗔怪道:“我進了洞,看你往這邊走來,便想趕上來,不曾想你走得那么快,我怎么也追不上。”

    紫簾轉頭笑了笑,沒有回答,又自顧地看著花兒發笑。離御蕭輕輕地觸碰花兒,一個個黑籽便調皮地跳了出來。

    紫簾開心地學著離御蕭逗著花籽。紫簾對指甲花是熟悉的,但夜離城中只剩一種紅色指甲花,夜離城女子將指甲花的花瓣搗爛,敷于指甲上,纖纖玉指就會染上點點丹霞。紫簾記得爹總會幫娘涂上搗碎的指甲花,然后很開心地笑著。

    一向冷峻的離御蕭此刻也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逗著指甲花。他的笑此刻就像初生的太陽,柔和恬靜。看著眼前的離御蕭,紫簾在心里默念:“離御蕭,如果沒有那么多不得已該有多好。”

    “指甲花其實最早是在你們夜離城生長的,因其夜晚開花城中人都稱其為夜晚花。只是后來白思城中百姓以為此花僅是當地用于女子涂抹指甲之用,便直呼指甲花。”話不太多的離御蕭忽然開口道。

    關于指甲花的事情,義父都林也曾和紫簾講起過。幾百年前,有白思城主以為該花乃夜離城女子用于裝扮蠱惑白思城男子之用的,便暗中派人毀了夜離城中的夜晚花。因紅色指甲花一般種于王宮中,為夜離城王族所用,便幸免存活了下來。

    “我娘很喜歡這五顏六色的指甲花,這片指甲花地就是小時候我娘摘下的。自從娘死后,我和我爹便一直照料著這里。”離御蕭顯得有些難過,摘下一朵白色指甲花,輕輕地揉著,陽光照耀下微微泛著白光。

    “你和我一樣都從小失去親娘,可你至少還有你爹,還有弟弟和妹妹。而我除了義父外就一個親人都沒有了。”紫簾過來和離御蕭坐在了一起,輕聲說道。

    “你爹娘他們怎么了?”離御蕭關切地問道。

    “小時候我們一家遭仇人追殺,我娘把我交給我義父便去救我爹了。可后來一直沒有他們的消息,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已經不再了還是仍然活著。”紫簾顯得有些難過,但很快露出微笑說道:“不過現在我長大了,我有能力自己去弄清一切事情了。”

    “這就是你來白思城的目的?”

    “算是吧,”紫簾轉過頭調皮地說道:“你不是說不在乎的嗎?”

    “對,我是不在乎,可是如果需要我的幫忙,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離御蕭起了身,望著紫簾露出了笑。

    紫簾笑了笑,也起了身,便又往指甲花地走去。風吹起她的紫色長裙,飄落的花瓣灑落在她的長發,她的臉頰,她的手臂,還有她的長裙上。紫簾開心地跳起來,遠處日出發著溫柔的光,平靜地灑在這幅美麗的畫卷上。

    離御蕭望著眼前的美麗,他突然覺得日出也讓他那么心動,那么心疼。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