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縱仙傳 > 結盟之意

結盟之意

    范離一身藍綢連云肩衣,香蘭佩袋,仙靴裹,背后三四人長老堂主,仙骨道風,兩排是精英弟子,男修士氣度不凡,女修士貌美林立,在外面站著白銀鎧守衛,武氣可當,神目肅肅,此時徐徐打開宗門大陣,江泰等乘襲一頭花紋擎天蟒,頂著一個小的柵欄,黑蟒目露兇色,深紅色的眼眸中暗藏殺機,其龐長的身子隱在黑霧中,閃電如光,上站著一位黑身衣著,印刻著淵的字樣,后立著段長風等一派修士,江泰和身邊的人低語,見范離忙打了手勢,眾人移步,巨蟒低首。  /p

    江泰稽首道:“范宗主,百年不見,別來無恙。”范離驚道:“江泰,原來是你。”江泰笑道:“怎么,想不到吧,江某正是鬼宗宗主,百年再見,你我都貴為一宗之主,真是造化弄人。”眾人詫異,未曾料到,江宗主和范宗主居然是老相識,這一切來的太突然,特別是近幾十年,鬼宗的表現強勢,神龍見首不見尾,往來信息匱乏,范離沒想到,這位鬼宗宗主就是他以前的同門師兄弟,雖同門不同師,兩人有各有切磋,中途事變,聽聞江泰心術不正,被逐出師門,聽聞遠走他域,已有百年之久。范離內心波瀾頓起,面目上卻要鎮定如常,同樣,江泰早就知道范離坐上御神宗的宗主,此番前來探探虛實罷了。兩者都是心府城深之人,自然笑臉相迎,客套起來。/p

    范離和江泰敘敘而談,長老們引著鬼宗眾人前往朝陽殿,一路上段長風自來熟,假裝和長老們套近乎,身后的人則觀察著四周,心里都暗自驚嘆著陣法的奇妙,長老們洋洋得意,一番高深莫測,江泰打趣道:“范師兄,百年不見,我原以為你會在以前師門里出人頭地,未曾想,你做了御神宗宗主。”范離笑道:“江師弟,你我都清楚,你我都是帶著目的去修煉的,何由此說。” “那是,那是。”江泰大笑著。眾人引著步子,前去朝神殿,理待鬼宗眾人,分主客之禮坐就,一番寒暄,江泰端著姿態,著重的表達了對御神宗的傾佩,此前來是想結盟誓之意。/p

    劉郎身置其中,備受煎熬,但他還是在堅持著,感受著內在靈力的積淀與爆發,猶水滴石穿,深山空林,一切熱烈歸于平靜,正是最緊要的關頭,又仿佛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夢里踏這云彩,翱游無際的天空,腳底下是青山綠水,是山谷峰臺,是重林疊翠,是汪洋大海,手里運轉著乾坤,抖轉著日月,星辰是明亮的雙眼,界面是一個個泡影,幻真幻假,要融入這天地之間,要沉淪歲月往來。 /p

    自從演武地相別以后,王語荷專注于修煉,其主修水性法術,最近剛突破練氣四期,備受其師傅水月長老的賞識,成為老師的貼身弟子,這可是核心弟子才有的待遇,相來不出十年筑基可待。另一邊慕容槿正為自己的法術精修靈力,以備突破筑基期而用之,因為出任務的因素,沒有了消息,而許風,葉修等則當起了帶領師弟們勤修武功。都在為兩年后的試煉做準備。/p

    秦富主原名秦青,南安城的一方富主,因為得知煙平村劉山的兒子,劉郎進身仙門,便招了一塊豪宅,帶動了煙平村的鄉民們進城,給他們置辦生活的營生,置于還有些生活在煙平村的則都想先找喜氣,對于凡間來說無可厚非,人們都羨慕劉山有個好兒子,許氏則日夜思念著遠在幾百里之外的陣法內的劉郎,宅院再大,沒有稱心的兒子親,劉山整日應酬,秦瑤來了以后,完全沒有大小姐的脾氣,幫著許氏處理內在的事務,劉山覺得虧欠秦富主太多,教訓著許氏不得讓秦瑤受累,秦瑤除去了綢緞錦繡,打包體貼,表示愿意服侍劉山夫婦二人生活,因為擅長調理身體,常備一些養生補氣的藥品,說是祖傳的秘方,還別說經過大半年的調理,劉山夫婦的身體越來越好了,氣色豐潤和年紀越活越年輕,操持內在,打理得井井有條。許氏越來越喜愛秦瑤,劉山也逐漸把秦瑤當作自己的兒媳一般,秦瑤時常問起劉郎小的時候,許氏說懷劉郎的時候,老樹逢春,水井青光,祥瑞頻顯,雖沒有讀書進城,具有過目不忘的本領,聰慧異常的頭腦,但不爭不顯,不愛出風頭,凡事得順心順力。秦瑤告訴許氏說,如果不出意外,劉郎在有兩年多就有機會回家一趟,許氏忙問秦瑤怎么知道的,秦瑤說是聽父親花重金從一些黑市上得來的,剛好是從一位外門執事弟子口中流露出來的,雖然對于修真家族早就知曉,凡間俗世就價值不菲了。為此,秦富主為劉山辦了一家酒樓,樓的名字叫聚仙樓,一時風風火火,熱鬧非凡,生活就這樣過去,常時聽許氏談劉郎的成長許氏明白,秦瑤心里還是希望劉郎能早點回來。/p

    青州域的不知名一處深淵中,魔氣涌動,氣息驟變,一時之間,群魔亂舞,鬼物紛紛,魔淵深處,魔聲陣陣, 只見條條金銀相間的鐵鏈鎖著的一個牢籠里,林林白骨中有綠螢浮動,虛張的骷髏里傳出細微聲響,沉重刺耳,低語道:“只要再給我一百年,這法陣就能沖破,到時開元界還有誰能阻止我,哈哈……沒想到,我魔淵不死,金觀上人,老子遲早要滅了你的族人,以血我深仇,奪我愛人,殺我魔族,我與你不戴天。”魔淵外寫著鎮魔谷,明明是一處宗門的立派處,美名曰震魔老祖,功蓋千古,其下驅使少數有魔族血緣的奴隸,名顯一方,更是廣授典籍,收弟子,擴充勢力。/p

    話說從江泰意來結盟,實來察看御神宗的布局,陣法,可惜范離只是露表絲毫,不露山水,江泰只好打消了一些念頭,只是討論宗門秘事,言在兩年后的試煉。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