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縱仙傳 > 請求任務

請求任務

    且看楊桂脫去外衫,一身精練短打,護綁腕兒,發帶流蘇,鬢飛英武,現在方臺得一側,嚴秋和其有說有笑,王語荷依在旁邊,慕容槿身邊跟著上官云一等師兄師姐,劉郎遠遠地看見許風和身邊的人低語,似乎對這場演斗有其他的看法,只見對方一角,那人站上臺,把外衫也拖了,整備放在一側,看來這場比試師早越好的,中間一位白鎧守衛向小都長回報完畢,準備評判兩位弟子,據劉郎所知,練氣期主演是內拳,外器,以及斗靈,等到雙方準備妥當之后,就可以開始進行拳法體術的切磋。/p

    雙方抱拳,先楊桂向前踏一步,雙拳握緊,腿腰成弓,顯然要用最實用硬拳術試試身手,那人合掌撐開,對準楊桂拳,兩人一對碰,地面一陣巨響。氣把兩人的衣服,頭發吹得繃直,兩人迅速分開,都展開拳腳,你來我往,有進有退,這拳腳都是巧,龍虎相斗,拳意昂然,楊桂使出新修煉的化獸拳,百獸之意,全在手心,隨意自如,攻其不備,曹元點入切線,在楊桂近身同時倏忽隔開,雙掌成刃,破開氣勢,楊桂見勢,腳作踢斗,合擊而迎,一陣轟鳴,些是兩人的靈氣外迸,滿場喝彩。于此底下一片喝乎聲,聞得兩人的骨骼錚錚作響,都運轉化靈之體,片刻小試之后,兩人分開,楊桂笑道:“曹元,練氣五期巔峰果然名不虛傳,倘若再撐一會兒,我就要輸了。”曹遠道:“楊師弟不愧是天資卓越,雖說境界低些,內靈力堪比我等,如是同等境界我必輸矣。”兩人互相抱拳,互有吹捧之意。守衛判定平手。/p

    上官云稱贊道:“楊師弟果然英資不丹,這曹元師弟是出了名的好斗,今天竟然和楊師弟第一局打成平手,日后必定趕超師兄我也。”慕容槿輕笑道:“師兄所言差矣,楊師弟固然是天資高絕,但曹元師弟本不是專修法體之術,他主修靈術,專驅劍器,本就是缺修此體,此尚不足稱,你我等明白,筑基期還須積淀,非一日功。”這話也是對王語荷說的,嘴里還是羞唆的意思,嚴秋一旁嘀咕道:“固然如此。我桂哥也是修煉有成,總比那不入流傻蛋土夫有甚。”王語荷制止道:“好了,嚴秋,不要說了,今日不好再生事端了。”嚴秋嬉笑道:“喲,師妹你該不會真喜歡那傻蛋了吧,一個村夫的野孩子,哪里攀得上王家的修真世家的高枝呀,我的好師妹,你說是不是嘞”說完嚴秋捂住嘴笑。慕容槿沒有認同,她心里倒覺得這傻蛋有點意思。楊桂下臺稍作休息,服了一顆凝靈丸,選了一把最慣使的繡櫻銀矛,曹元則是用了一把金環花刀,二人抱拳之后,亮刀舞矛,彪彪生威,一場穿刺架削,掃拋按掂,楊桂舞得生風,曹元閑里穩解,二人是相逢敵手,有意比試一番,自然不會輕易罷手的。這一場,有輸有贏,最后在楊桂的一聲打喝之下結尾,算曹元勝,下面是斗靈,斗靈是御神宗喂了鍛煉弟子如何面對靈獸,采用哪種方式醉大程度的降伏,靈獸分化形和靈啟之類,化形靈獸御神宗出了守山靈獸和長老的坐騎之外,全宗屈指可數,通常靈獸的修煉比修士更難,天劫更強。靈啟是初開靈智,可能具有某種天賦神通,而這次要斗的是初開靈智,相當于練氣四到五期之間的竄天狼,它屬于群居食肉的靈獸,對付這等靈獸需要不僅食速度和力量,還需要智慧,據說有不小心被其咬破喉嚨的弟子,就是忽視可其本性憎惡,天性狡猾的狼性,這是劉郎有所耳聞的。劉郎再相如果自己面對其的話,又該如此應付,從目前的修為來看,是完全沒走機會的。/p

    楊桂和曹元各自為戰,這一邊楊桂先事跳步進去,只見再其身前的是一頭白灰有間,爪粗矯健的竄天狼,它尾巴是帶刺毒物的形狀,眼睛血色,獸齒林立,楊桂也是不怕,手拿著一套脖鋼圈,這一回,是比較二人如何在短時間內將鋼圈套進竄天狼脖頸便是勝出。楊桂像是穩操勝券一般,圍著竄天狼打著轉,那只竄天狼則小心翼翼地,尾巴浮動,好似也在尋找破綻。沒有立刻展開攻擊,一人子獸都在尋找時機,底下的人都在看著,劉郎則手心握拳,心里想著該如何才能制服此物,這竄天狼惟齒,爪,還有尾刺最為致險,無非是一撲,二咬,三刺,最好的爆發就是側身虛位再利用一時的沖力將其制服,果然不出意外,臺上二人早有準備都是這樣做的,一時難分高低。劉郎苦笑了下,一只還好辦,要是三只以上,攻守兼備,自己只有逃的份兒,不過看臺上二人也是心勇智敏的樣子,劉郎心里有其他打算。/p

    劉郎整低頭思索著,楊桂和人對接,看似平常的一來一回,在他平日研習的體術里的確算精深,據他目前的觀察來看,兩人使出的力勁道相當于凡人精練武功納三十年的功力極限,看樣子兩個人并沒有使出全力,還有武器和斗靈。具體要說生死相斗,指不定會有怎樣的精彩的斗決。坦白的說,他內心有些明白差距了,這就是實力的碾壓,境界提升給身體容納更多的靈氣,達到融會貫通的地步,為以后筑基突破增加更多的把握。/p

    放眼場外,許多方臺都愈演愈烈,劉郎身處其中有些意動,想起自己并沒有與人交手的經驗,他早聽說有些外出行任務的弟子,險處環生,當務之急,應該著重提升自己的境界才是首要的。在喧擾中退出方臺,他都想看筑基的演斗是怎樣的?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許風不知何時靠近,向劉郎問詢道:“劉師弟,好巧沒想到又在這碰見你了,怎么樣?有意上去演斗一番嗎?”劉郎回頭拱手道:“下在在此觀摩許久了,承蒙高抬,修為低下,不足賣弄。”許風笑道:“誒,師弟謙虛了,不過這練武之地本就是不露山水,點到為止,要是真到了試煉之地,各門各派。你爭我奪,明謀暗謀,陰謀陽謀,都是生死存亡的險處,其中還有靈獸,猛毒之類的干擾,那個不是姣姣者的血肉之軀,絕非如此簡單的。”劉郎受教道:“由事如此,在外更要多修行,強自于身,希望在試煉之前能出任執行一些簡單的任務,提升武藝。”許風笑道:“師弟,為了讓你更好的領悟,那么等下一起隨我去看筑基期得比試如何?”劉郎問道:“不是說只有特許得弟子才能擁有夸階的資格,我身份特殊恐怕難入門徑。”劉郎心里想著還是不好把自己的令牌亮出來,考慮道不引人關注,雖然還有李蹤這一層關系,他自己還是不希望產生不必要得麻煩的。許風臉色微變,還是笑道:“那也是,不過,希望你能再試煉之后有機會獲得資格,那么我就此別過。”劉郎拱手道:“那改日再會。”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