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縱仙傳 > 群英演武(三)

群英演武(三)

    迎面遇見一位守衛都長,宗內每一處都有一位小都長,這位就是這演武地的總都轄,修為是結丹期后期,他身高八尺,面色銅黃,虎目劍眉,方臉闊唇,衣冠帶甲,孔武有力,和幾位周圍守衛正議論著今日的事宜,其早望見劉郎步入此門,因劉郎身著衣衫不同,又無與其他同門一起便覺得好奇。劉郎看著周遭都是中門居多的服侍,偶爾有外門的弟子往往都是結道而行,入門就是一處大的前瞻庭園,有師弟子百余人,都或在等待著領取怎樣的器物。/p

    “哎,這位師弟有些面生,看你衣衫服侍倒不是中門,外門,難道就是萬新進的弟子嗎?”劉郎正佇立著,旁邊傳來一聲詢問,一看原來是身著青衫的外門修士,其貌不揚,但語氣頗順,令自己想來周穆,不知他現在怎樣?“拜見師兄,正是在下”劉郎面露微笑,頗為恭敬道,“怎么?師弟也來演武地斗演阿,想必也是初次前來?還不知師弟姓名,我叫葉修。”葉修還拱道,“難道師兄是傳聞外門的第一天才弟子,葉師兄嗎?師弟久仰大名”劉郎震驚道,傳聞葉修,雖其貌不揚,但執著于修行,只為了證明外門不衰,不愿升入中門,乃至內門,也說有其為了能和外門的一位女修永結良緣,才不愿意去。短短二十年突破筑基期,在許多弟子中出了內門的核心弟子不顯露之外,也算是其才,其素以修為和謙遜為己任,與中門弟子不分伯仲,大漲了同門的志氣。/p

    “哈哈,第一天才弟子,葉某可不敢當,倒是師弟名聲在外,據說師弟身具某種隱性靈根,以一己之力能扛上官云筑基期的靈壓,雖然筑基期的靈壓還要借助靈物的加成才能行成效果,但師弟能堅韌不屈,真是難以想象,要么身懷靈物,要么是具備練氣六期以上的實力。”葉修鄭重的說,言語中透露出絲絲的敬佩。“師兄言重了,還是上官師兄出手輕了,在下才入宗門半年之久,除了感覺身輕如燕,神智如清,平日里飽識掃除之外,偶爾著練拳法,并沒有練氣六期的修為,倒是最近偶破練氣二期罷了。”劉郎苦笑道。“不知師弟練的什么拳法?葉某也有一些可討論的地方”葉修善笑道,“要是師兄愿授師弟,自然感激不盡。”“權是交流,自當損益。”兩人討論正興。/p

    直到一位輕佻女修靠近葉修,葉修趕忙拉著其手,“畫墨來跟你介紹一位師弟,他就是劉郎,萬的新進弟子。”那女修天資容華,雖無傾國傾城之色,有溫玉簡約引人,別是其發簪,雕鳳綠玉,增添許多風情。“在下劉郎,拜見師姐”劉郎恭敬道,“雨畫墨,叫我雨師姐就好了,傳聞不如見面,劉師弟果然氣度不凡。”一番交流之后,劉郎謹詢道:“師姐過謙,有勞葉師兄和雨師姐的相告,這演武地可有什么必行之事務嗎”“師弟初次來此地,這廳堂是來者登記令牌和所屬門下的地方,其后有切磋用的刀,槍,劍,戟,斧等,還有盾,石,牌,甲胄之類的,有自練的,也有演練的,一般根據不同的修為來制定,我們的器物都是大多來自煉器宗,像葉師兄要對戰的除了有同門師兄弟,還有宗門傀儡,守山靈獸,陣法破除等,諸如此類。像師弟可選擇自練,看師弟不像煉體修士,可以學習攻石,箭木可操控的小術,后可以自行切磋之中提升對戰的經驗。”/p

    “原來如此,那么師弟就告辭了,以后師兄師姐可來萬找師弟,或則自來演武地多讓指教。”劉郎說道,“那就此別過,改日再回。”葉修和雨畫墨并行出了外門。劉郎再三小酌,覺得自己也沒有令牌,畢竟不屬于三門之人,想要舉步欲出。臨行之間,在近處一旁的總都轄走了過來。“小弟留步,敢問是萬師兄的弟子嗎?”劉郎停步看著身前這位總都轄,也可稱守領,“前輩是?小輩正是萬老的弟子,不知前輩找小輩有何指教?”那總都轄道“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說著拉著劉郎進了旁邊樓道的偏房處,“萬師兄沒小弟提起過我嗎?我叫李蹤,早年有受萬師兄的提攜,機緣巧合之下,才入了御神宗。”李蹤解釋道,“李前輩,真是你阿,萬老跟小輩說過,只是不知道前輩進了御神宗,他還說如果不出意外,你也應該進階到結丹期了”劉郎喜出望外道,“因為身務繁忙,本想親自拜訪師兄,不曾想萬師兄飄忽不定,常不在宗門內,演武地事關重大,今日可有遇見其弟子,不妨叫我聲師叔。”/p

    “小子輩微,拜見李師叔”說著想要拜首,卻被李蹤扶起,“早先我不確定是小弟,便觀察許多,與傳言不假,想我那萬師兄秉性耿直,本就不喜攀附,秋心望水,收得一弟子,希望能授其衣缽,承其聲名,不枉時間走一遭。”李蹤感嘆道,“李師叔所言何如?難道萬老有何不測也,連結丹修為都不能幸免嗎?”劉郎詫異道,此事還從未得知,不知其意。“小弟,你有所不知,萬師兄頂多還有一甲子的歲月,沒到這境界你不懂,就是宗主也難逃的,凡修士都有壽命,倘若不能進階增壽,百年之后只能化為塵土,我終于理解為什么師兄百年不收弟子,說是天意,也是你的造化,師兄還是希望自己有所傳承,雖然其不曾說,我又何嘗不知,今日能遇見你,我李某必定傾囊相授,以報師兄的恩情,此事萬不可與師兄提及,這天道尋常之事,本就是莫測難為,小弟更要勤練,希望你能修為有成,也無愧師兄的用心良苦。”劉郎哽咽道,“多謝師叔,還請師叔受我一拜,小輩自當勤懇,不負師恩。”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