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縱仙傳 > 群英演武(二)

群英演武(二)

    “ 你我談出身,談地位,應該為家族蒙譽添榮,須長先輩的志氣,更何宗門理訓,容內外修,同仇敵愾乎。 ”許風承讓道,“哼,話雖如此,但有較之, 我必不茍同也”上官云輕蔑道。說著就扯著臉皮,與那劉郎等中間而過,許風還向劉郎說道:“師弟,切莫留心,上官兄心直口快,多有舌唇之叨。”“師兄澄明,在下自以為出身,修為低下。不足一論,倒是師兄如此厚博,令人傾佩。為了不便在下還是獨自前行罷,望師兄明白,在下并無他意”劉郎苦笑道。“要我說又有何妨?既然師弟執意如此,那我等先行。”許風轉身說完,就和其他師兄師姐向前走去。/p

    其他師兄姐弟子或有非議,只是小聲嘀咕,“上官云雖然話粗,但有在理,我等上等中門修士,天資卓然,的確應該志同道合。”一位少年修士莊然地說,“師傅都說修行為主,許師兄義正言辭,按修士高低來說,低者也能靠自己進階,修煉資源固然重要,道心要正,否則徒有境界何說?”討論這位姓杜,單名一個論字,出身小家族,憑借天資和努力,如今剛進階筑基初期,在中門里算刻苦清修之士,“杜師弟所言極是,不過,我等需要明,辨,不可妄加菲薄”許風繼續向前,露出了一絲不覺的嘲笑。/p

    劉郎獨自站在原地,心里還是蠻感激許風兄,不怨恨上官云,自己還是不希望靠語言來縮短現實的差距,明白自己現在最主要的是去吸收對戰,切磋的經驗,完全沒有把之前的言論放在心里,拉開一段距離之后,徐徐而行,遠處就望見一座牌樓,上寫著斗演觀己,左右凌空掛著一對聯,上聯是,修途自有繁華處,下聯是,真道卻是頂無峰,字跡蒼勁,虬龍飛鳳,透露絲絲激勵之意,沁入心神的魂力,聞道嗟道,仰著會意,古樸神往,自有一番趣味。“難道是傳說御神宗第一代長老,青州域第一修士,號為觀石道人,魏長東的提筆,據說這是其進階化嬰時,感嘆天地之變化,靈力之匯動,為宗門弟子作的激勵之聯,再施與法陣,凡修煉之人自有體悟,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劉郎喃喃自語道。/p

    “不錯,這正是御神宗開宗長老,扶起一片修士的傳說人物。”后背傳來一聲細語,劉郎覺得熟悉,莫不是慕容師姐,向后轉頭,正看見慕容槿點著小步,望著對聯而立,原是之前看不慣,上官云等爭論,自出演武地而去,徘徊在牌樓周圍,此時她也正望著對聯,就在劉郎一丈之外,慕容槿自顧自地說:“傳說魏前輩千年之前曾力敵同階三名修士而不敗,那時神宗新立,便游斗切磋,知己知彼,才能應對自如,修煉出屬于自己的道,因為如此才設立這演武之地,希望后世能取長補短,進階有成,其也因感悟天地靈氣,為了尋找突破上界的氣息,破空撕破界壁往同行界面,從此音信全無,不知詳細。”說完不自,嘆了一口氣,此時慕容槿側顏俏麗,有所神思,劉郎望著她,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一刻,他也陷入沉思中,慕容槿繼續說道“另有傳說是追尋某種器物,與眾修士亂戰,后力不繼,身消道隕了,總之眾說紛紜。”/p

    “話說你是怎么知道這是觀石道人前輩的字跡,除了他嫡系親傳,扶依的家族才有記載的,就連宗主都說不明,我有點好奇,師弟能否相告?”慕容槿俏麗微微,轉過身對劉郎問道,“啟稟師姐,在下在萬作書童,整日里幫著整理典籍,法書陣圖,有細讀,深究,博聞強記,亦有殘書玉簡,片言碎語,記錄此說,多有雜聞,便記得。”“原來如此,看來師弟有所收獲,但讓師姐刮目相看。”慕容槿泛笑道。“還有多謝師姐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之至”劉郎有禮道,“上官云聽信讒言,但本心不壞,愛逞威能,師弟并無過錯,所以我是舉手之勞。”慕容槿回禮道,頗具仙范。此時,王語荷正尋慕容槿,便看見兩人遠遠的站在一處,心里想著要好好解釋一番,便也過來。/p

    劉郎遠遠地看見王語荷走過來,他也想向她道歉致意,等到她靠近,便拜拱道:“王姑娘,在下之前多有冒犯,還望你替我跟楊桂等解釋一番,在下無意與其為敵,更想以同門相待。”“劉郎,此事全不因你而起,我王家與楊家本就有聯姻,只是小女子的母親不同意,而兩家早有協定,希望通過聯姻壯大勢力,自然對覬覦小女子之人有其他的意思,望你理解,小女子本就不喜楊桂,更無永結道侶之嫌,都是長輩的意思。”王語荷為難的說,“在下明白,我為自己的行為向姑娘道歉,至此不便,還請告辭。”/p

    說著向牌樓內走去,慕容槿拉著王語荷低聲說道:“師妹,這師弟還是有意思的,雖長相沒有楊桂如此出眾,但德行修養有所長,絕不是其他人言中的不堪的傻蛋,要是師妹真有此意,我好幫你作使者,結兩相之好”。王語荷羞道:“師姐莫言胡說,我等還是以修煉為主,到是許風和上官師兄對師姐有別樣的情愫,早有傳言,師姐心里有何作想阿?”慕容槿扭打道:“好你個師妹,竟然說起我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兩人在外打打鬧鬧。/p

    劉郎這面從開始入這牌樓,進去之后開始開闊起來,迎面建立很多的方型道臺,兩方都聚集成成群,道臺兩側有桌臺,站臺,各有白鎧守衛佇立其中,喧鬧不絕,多是兩對修士演斗,劉郎跟著前道臺望去,周圍聚集一小群修士,其中一位全身裸露,筋脈凸起,肌炸而渾厚,儼然是位練體修士,他正跟守衛都司說這話,身旁一位,披肩冠士正欲上場。抬頭往其他方臺都是如此,多是一些同門之下的修士成對入場演斗,切磋。這只是練氣期的斗場,劉郎無伴,便繼續往里處走去,隔著近處有小樓,進出有序,手里都拿著,或提著各樣兵器,器物看來是領取的樣子,劉郎轉身走了進去。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