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四號別墅 > 第274章 柳詩嫻陷入幻境(九)發現破綻

第274章 柳詩嫻陷入幻境(九)發現破綻

    ♂? ,,

    柳詩嫻本以為林雨娟三年前就被人殺害的消息已經讓她大吃一驚,沒想到林雨娟尸骨未寒之際竟然出現了尸身被盜的詭譎,更令她匪夷所思。

    “那小娟的尸體后來找到了嗎?”柳詩嫻問道。

    黎老師唉聲嘆氣道:“唉,小娟的尸體究竟在哪,到現在仍是個謎,也就是說這盜竊尸身案最終成了一樁懸案。當時警察局只能疑判為是潛逃的陳默把他受奸人所害的未婚妻的尸體偷走了。”

    不過柳詩嫻覺得警察局的這個判斷有些胡扯,陳默不分青紅皂白地殺了呂鑫家,他肯定是畏罪潛逃遠走高飛,哪還有膽子敢回來偷尸!這豈不是自投羅網?

    突然,黎老師眼睛一亮,激動道:“對了同學,方才說前兩天見到了活生生的林雨娟,這不是騙我的吧?”黎老師再三確認。

    柳詩嫻眼神堅定地點了點頭:“是的老師,我的確見到了她真人,這不是做夢。”

    黎老師再次端詳了下柳詩嫻的打扮,驚喜交加道:“那真是太好了!的打扮確實是小娟當年在校時很喜歡的打扮,的確有三分神似于她,不管怎么說,她還活著我真是太高興了!對了,她有告訴她現在的地址嗎?”

    柳詩嫻尷尬一笑,道:“不好意思老師,這個我真的沒問,如果我能再見到她,一定問她。”

    “謝謝!謝謝!謝謝!”

    黎老師情不自禁地握住柳詩嫻的手使勁搖擺。

    “不管怎么說,她現在依舊健在人間,并且有了新的男朋友,那對我來說就是天大的喜事。我想她也一定沒忘了我這個好姐妹,當初畢業時我因為成績較好而留在學校管院當了老師,這事她也知道,后來還回校看望過我好幾次,我想她也一定會來找我的。”黎老師實在無法控制自己波瀾起伏的大好心情。

    她現在十分相信一點:小娟一定是被某位奇人異士救活了!《雷雨》中不是有個女主角叫魯侍萍嗎,她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跑出周公館后跳河自殺,后來也被人救活了,但周樸園卻一直以為她已經死了呢。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或許小娟命不該絕,真的遇到了一位醫術能讓人起死回生的異人,被奇跡般地救活了!

    “同學,如果能再見到她,一定要把我的問候帶給她,請她到母校來,我會給她準備好世界最好的禮物!”黎老師千叮嚀萬囑咐。

    柳詩嫻信誓旦旦地點了點頭:“老師放心!”

    話畢,柳詩嫻離開上海女子大學,攔了輛黃包車,直奔那棟郊外別墅。

    一路上,她思緒萬千:

    第一,林雨娟明明三年前就死了,她為什么還會活生生地出現在她的眼前?難道這世上真的有能起死回生之人嗎?

    第二,當初林雨娟的尸體被盜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是一個最大的疑點。

    第三,假設林雨娟真的在尸身被盜后遇上了什么奇人異士把她給救活了,那她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是以插足她和陳青允的第三者不正當身份出現呢?這樣的遭遇對她而言究竟意味著什么?

    柳詩嫻越細想這些疑點,越覺得林雨娟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絕非巧合!

    這世上就沒有巧合!

    雖然她現在疑心大作,是非難辨,但她有一點卻很清楚:不管林雨娟究竟有怎樣的奇遇,但陳青允,絕對不簡單!

    此不簡單非她之前與之共同面臨的那些遭遇有關,而是她從心里面產生出了另一種不可思議的推論。

    郊外別墅。

    她回去時,陳青允和林雨娟正在吃早餐,二人見她回來了,驚訝道:“詩嫻,怎么又回來了?”

    柳詩嫻眼神中露出一種讓人看了十分不解的、難以抑制的神情,她道:“們倆站起來,我有事要和們說。”

    二人站了起來,一臉懵逼,不知道她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柳詩嫻面沉如水道:“我不管們是什么時候認識的,但現在我有些話必須挑明!”

    “第一,林雨娟,最好的姐妹,也就是現在上海女子大學管院任教的黎鈺老師,相信一定沒忘吧,她托我給帶句問候:她想見見起死回生的!”

    此言一出,二人均露出驚詫的神色,林雨娟狐疑道:“詩嫻姐,知道了我起死回生的事?!那……”

    柳詩嫻揮手打住她,繼續說道:“到底是怎么起死回生的我并不感興趣,但我覺得的上海女子大學校花的身份,以及在黎老師心目中的一貫形象,在我看來非常可疑!”

    林雨娟訝異道:“有什么可疑的?”

    柳詩嫻條理清晰地給她分析起來:

    首先是她在陳青允的這棟郊外別墅里突然撞上了她,她當時和陳青允在幽夜親熱,被她抓了個正著,可是當時二人卻是以驚醒她的方式被她捉奸捉雙,這是疑點一。

    林雨娟苦笑道:“這有什么好懷疑的?我和青允好久不見,見了就肯定卿卿我我,這是人之常情啊。”

    柳詩嫻冷笑一聲,看向陳青允,說道:“青允,知道我從小生活在電影世家,因此我的感覺超乎常人這也是素來知道的,而們當時的動靜足可以傳到樓上,聲音的分貝足可以驚醒一個平時睡覺不輕不重的人,難道們真的就那么自信能在萬籟俱寂的夜晚、在語言和肢體動作交加的情況下不會吵醒我嗎?”

    陳青允面紅耳赤道:“當時是小娟她許久未和我重逢太過激動,所以是她……”

    柳詩嫻又搶先一步:“不必狡辯!我知道的感覺也很敏銳,可是當時我破門而入時們只顧著云雨,這和的人格特點非常不符,我最初還以為是們太過投入所以沒聽見破門聲,可是最大的疑點是當時的燈卻是亮著,那么晚們有必要開燈加說話云雨嗎?”

    的確,這不合常理!如果是林雨娟深夜與奸夫幽會,那二人應該是在黑暗中上下其手,犯得著開燈嗎?二人又沒有戴眼鏡,視力非常好,在暗淡的月光下解衣寬帶床上做活并非難事,開燈豈不是畫蛇添足?

    而且依當時的情境,二人明顯是不希望被她逮個正著,而黑暗中最容易藏住馬腳,這也證明了二人開燈實在是于理不通。

    陳青允思如電轉道:“當時小娟是翻窗進來的,我怕她磕著所以開燈。”

    柳詩嫻也思索敏捷地反駁道:“要是這樣,她進來后應該第一時間關燈,不至于到一上來什么都不管就直接**吧?和我畢竟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還一起周旋過很難對付的敵人,是那種會犯這樣低級錯誤的人嗎?”

    陳青允苦笑一聲,道:“還有什么疑問,接著說。”

    “等一下,我還沒說從第一個疑點得出的推論:當時們的動作言語明顯就是為了讓我突然下樓撞見們的奸情,所以們并非是不希望我看見!”

    柳詩嫻接著說第二個疑點:

    當晚三人非常尷尬地坐在一起交談,林雨娟竟向她說起沒有觸碰男女結婚之夜的那種事,作為上海著名大學的校花,絕不可能有這樣的不害不臊的話說出口,而且黎老師把小娟說得那么純潔要尊嚴,可想而知她素日應該是一個含苞待放、人畜無害的純真姑娘,而這句沒羞沒臊的話這與她原本應有的氣質非常不符。

    “林雨娟,如果說是第二次新生后性情大變而導致不再顧忌在大家心目中的良好形象,那我真的是替黎老師感到惋惜,我臨走時她的字里行間還不斷流露出對的夸贊。”

    林雨娟竟理直氣壯道:“我活著就是為了我自己!我干嘛要那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

    柳詩嫻又發出一聲冷笑,道:“說這話倒是與在我面前所極力表現出的卑微形象十分吻合,但不好意思,的言行舉止掩蓋不了陳青允身上露出的破綻。”

    柳詩嫻用自己的睿智繼續分析疑點:

    疑點三,也是最讓柳詩嫻懷疑的地方:就是陳青允當晚突然把她抱了起來……

    </br>

    </br>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