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望族閑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雞犬升天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雞犬升天

    ♂? WwW.630xiaoshuo.,,

    小竇氏沒有她想象中的氣憤,勾唇答道“二嫂,這可不是整個定北侯府的幸事嘛!說起來,們也是夠功勞的,們都是廷菲的伯母,她若是富貴了,豈會忘記們,二嫂可別說這樣的話,傳到公主耳朵里,可是會讓人笑話,我們侯府不和諧。再說了,廷菲成了公主的義女,對廷露議親也是極好的,二嫂,呀,這些話可別被廷菲聽到了,她縱使大度,聽到這些話也會不高興的。廷露,向來和廷菲關系好,說呢?”邊說還邊朝顧廷露眨眨眼,隨后端起手邊的茶盞抿嘴喝了幾口潤潤嗓子,跟她們母女倆說話真費口舌。

    這話把劉氏氣的差點兒一口氣沒喘上來,臉色蒼白無比,偏偏她一時之間找不到話來堵塞小竇氏的嘴。氣急敗壞的拖著身邊的顧廷露離開了,小竇氏輕飄飄的看了一眼顧婷嬌,“我們也走吧!”

    “母親,走慢點,我腿疼,母親,慢點。”一路上,顧廷露忍著手腳疼痛,原本看著劉氏正在氣頭上,她忍忍就過去了。沒想到她實在堅持不住了,只能挺小腳步叫住劉氏,讓她快松開手。劉氏狠厲的瞪了她一眼,“沒用的東西,連這點苦都吃不了,還怎么成為湛王妃?我告訴,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要是連這點苦都吃不了,往后就別想過好日子!”

    這有什么關系嗎?為什么非要吃苦才能過上好日子,就想顧廷玨,還有李天舞,未來的皇后,她們從小錦衣玉食,之后不是過著令人羨慕的富貴日子。

    瞧瞧劉氏說的話,顧廷露打從心底不認同,當然她快速的挽著劉氏的胳膊,將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噘嘴道“母親,廷露知道錯了,記住您說的話了。可是您看我的手腕上,都勒出一道痕跡來了,也夠了吧!母親,您就消消氣,別跟顧廷菲一般見識,現在就暫且讓她得意,等接著她的名號,讓女兒做了湛王妃,往后有她好看的時候。”

    適時的提醒劉氏,最要緊的就是讓她成為湛王妃,其他都不重要,母女倆相視一笑。就這樣,用完午膳,顧廷菲回院子再收拾東西,平昭公主則是去老太君的院子說說話,春巧和春珠陪著顧廷菲回臨湘閣,春芬在屋里守著。

    春芬上前行禮,“二姑娘,三少爺在屋里。”顧廷進在屋里,他來做什么。顧廷菲在腦海中思考者,對著春芬點點頭“嗯,我知道了,們都在門外守著。”她親自進屋會會他,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顧廷進翹著二郎腿,看到顧廷菲進來了,絲毫沒有收斂,反而越發得意起來的晃著腿,不悅道“那是什么眼神,顧廷菲,我可是嫡親兄長,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如今成了平昭公主的義女,按理來說,我就是平昭公主的義子,回頭跟公主說一聲,讓她也到府上來,把認親手續給辦了。再接我去公主府住,這定北侯府我就不用回來了。”

    越說越是激動,似乎能看到他美好的前景,成了平昭公主的義子,看京城還有誰家的公子瞧不上他,總嫌棄他是個庶子出身。顧廷菲投去淡淡一瞥,瞧見他的神情,幾乎下意識擰眉,嫌惡失望之色一閃而過,這話也虧他說的出口。

    他莫不是以為平昭公主想認誰是她能決定的了,再者也不看看他的德行,平昭公主豈會認他,真是癡心妄想。顧廷菲此刻真是不知道說顧廷進什么好,連姨娘不在府上,沒人袒護他,應該收斂些才是,而不是像此刻這般,得寸進尺。他若是真有才能,也就罷了。偏偏只是個草包,顧廷菲最看不慣這樣的人。“顧廷菲,怎么不說話了,我又沒說錯,趁著公主還沒帶走,快去老太君的院子,和公主說一聲,當著老太君的面說最好了。我正好能跟著們一起離開,多好!

    別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是嫡親的兄長,我還能害不成。別以為我不知道顧廷楓打的什么如意算盤,他總是和攀關系,還不是就想沾光,姨娘如今不在府上,就剩下我們兄妹倆相依為命,我是兄長,有義務提醒,不要和顧廷楓走的太近。

    行了,別杵著,快去老太君的院子,同公主說一聲。”顧廷進見顧廷菲絲毫不動,伸手推了她一把催促起來。再不去,怕是要晚了,他也是才想起來,說要是腦子靈光些,早些想起來,那不就不用這么趕了嘛!福王已經回京了,湛王快了,等湛王回京,他顧廷進不在是定北侯府的庶子,搖身一變成了平昭公主的義子,說起來也是皇室中人,說不定還能和湛王稱兄道弟,顧廷進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顧廷菲撇撇嘴,走到桌前坐下,端起手邊的茶盞抿嘴喝了兩口,她和顧廷進實在無話可說了。與其繼續同他浪費口舌,還不如坐下來歇一歇,來的實在。顧廷進正等著顧廷菲回答,她偏偏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還悠閑的喝茶,說他能不生氣嗎?

    氣惱的走過去,一把奪過她手中的茶盞,砰的一聲將茶盞放在底托里,發出砰啷的脆響。“三哥,鬧夠了沒有?”顧廷菲清冷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冷意。

    顧廷進下意識的答道“我哪里鬧,顧廷菲,別仗著有公主替撐腰,就能不把我這個兄長放在眼里,我告訴,今日別想一個人同公主離開,必須帶上我。別不服氣,誰讓我和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

    說著雙手抱臂,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讓顧廷菲知曉他的決心,別以為他是開玩笑,隨便說說而已。

    突然顧廷菲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勾唇問道“三哥,誰幫出的主意?”有一瞬間的遲疑,隨后顧廷進沉聲道“胡說什么,這是我自己想的主意,不是別人幫我想的,別多想。哼,只顧自己過好日子,哪里還有半點想著我和姨娘,如今的身份,怎么就不能把姨娘接回府,再將我帶去公主府,就是不想讓我們跟著享福罷了。

    別忘了,若是沒有姨娘,也不會有。這個忘恩負義的女兒,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爺會記著今日對姨娘和我的絕情,遲早有一天會遭受報應的!若是識趣些,就應該先帶我離開,等我們倆都成了公主的孩子,到時候再想把姨娘接回府,那就非常簡單了。”

    還想勸說顧廷菲,成為公主的義子實在是好處多多。平昭公主在大廳說,她派人去江南把顧廷菲的名字寫入林氏族譜,他多希望是他被寫入林氏族譜。成為公主的義子,不但能成為皇族中人,更能跟丞相府沾上關系。如此一來,丞相就是他的姑父了,還能不替他在朝中謀一個好的差事,哪里還用得著和顧廷楓他們一樣,辛辛苦苦的看書,考科舉。

    根本就沒必要,放著捷徑不去走。顧廷進才不會傻乎乎的同他們一起,所以他才沒有去參加科舉,靠著顧廷菲和平昭公主,讓他穩穩當當的走上仕途,輕而易舉。

    顧廷菲緊抿的嘴唇俱是寒意,冷聲道“三哥,這個我怕是做不了主,若是執意想成為公主的義子,自己去找公主。不過我勸最好先想清楚,的目的是什么?不要把別人當成傻子,公主的義子其實說能當就能妄想的,三哥,看在我們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份上,我奉勸,別被別人賣了,還不知道!”

    這話是什么意思,說他愚蠢了。顧廷進氣急敗壞的上前揪著她的衣襟“顧廷菲,不要以為能擺脫的了我,若是不帶我去,行,我就出去敗壞的名聲,讓嫁不到好人家去,同時還讓公主厭惡。顧廷菲,我說得出做得到,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實在是被顧廷菲逼急了,才會口不擇言說出這番話來。

    顧廷菲略怔,毫不畏懼的和他四目相對,嚴肅道“三哥若是想毀了我,盡管去。”

    “。。。。。。”顧廷進氣的面紅耳赤,按理來說,顧廷菲不是應該答應他的請求,且和聲細語的說話。

    如今她非但不這樣,還有恃無恐的瞪著他,完出乎他的預料之外。深呼吸兩口氣,顧廷進嚴肅道“顧廷菲,別以為我不敢,這話可是說的,那到時候可別后悔!”

    “三哥,我不會后悔,說出去的話,自然算數了。我倒是心疼三哥,姨娘不在府上,沒人替謀劃,好歹有我這個做平昭公主義女的親妹妹替撐面子,可卻要毀了我。真不知道三哥心里想的是什么,還想不想過上好日子?”顧廷菲偏頭若有所思的看著顧廷進眨眨眼。

    對于顧廷進的想法,其實沒那么重要,當然她并不在意有一個聲名狼藉的親哥哥。定北侯府不會縱容他肆意胡來,他這時候還沒意識到這一點,顧廷菲只是看在她占據了顧廷菲的身子,給顧廷進提點提點,若是他自己不當回事,聽不進去,她也沒辦法。

    顧廷進面色一白,指著顧廷菲“哼,別以為這樣說,我就能放過,沒門。只要我和一樣都成了公主的孩子,姨娘很快就被接回府,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替我謀劃,不用操心。不也就是害怕我搶了在公主心目中的地位,顧廷菲,能不能大度一些,我可是嫡親的哥哥,拉我一把,對也是有莫大的好處。我們兄妹倆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說說話,別哭喪著臉,我也沒對怎么樣,對不對?來,坐下來,好好跟三哥談一談。”

    試圖走上前將顧廷菲拉著坐下,卻不知還沒觸碰到顧廷菲,就被她迅速的閃過過去。隨后顧廷菲還輕拍著身上的塵土,似乎不愿意沾染顧廷進身上的味道,這一幕讓顧廷進看的火冒三丈,吼道“顧廷菲,太過分了,有這樣的嗎?我到底哪里得罪了,至于這么對的親哥哥嗎?真應該讓平昭公主見識見識的壞脾氣,保證她得后悔,認了做義女。”

    恨不得能上前伸手抽著顧廷菲,在心里克制住,顧廷進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畢竟她說的沒錯。連姨娘不在府上,沒人替他謀劃,他也只得依靠顧廷菲這個親妹妹。想著威脅她一番,能讓她應下,卻不知顧廷菲怎么也不聽他的話,這可如何是好?

    他可是想著能成為公主的義子,從此以后能在定北侯府揚眉吐氣,不受冤枉氣,如今好了,恨不得捏死顧廷菲。“三哥,我和沒什么話說了,若是沒事,就趕緊回去吧!”

    顧廷菲對著顧廷進下了逐客令,顧廷進一屁股坐下來,仰頭道“我就是不回去,還能讓人趕我出去不成,顧廷菲,我告訴,今日我一定要見到公主,做她的義子,別攔著我!”非常有信心,眼中閃爍著精光。

    顧廷菲勾唇淺笑“想留下來自取其辱,那是自己的事!可別怪我沒事先提醒,公主的脾氣可不好,得罪了她,她是不會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放過的,好自為之吧!”拿起桌上的糕點吃了起來,她說的可是真話。

    瞧著顧廷菲漫不經心的模樣,顧廷進心底在打鼓,怎么說顧廷菲和平昭公主也相處過,沒必要真的害他。他要是再得罪顧廷菲這個親妹妹,在定北侯府他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了。

    “顧廷菲,別想嚇唬我,不讓我見到公主,自己把好事都占了。”顧廷進咬牙切齒的瞪著她。顧廷菲聳聳肩,嫣然一笑“無所謂,三哥愿意等就盡管等,到時候三哥別哭就行!”

    “。。。。。。”顧廷進氣的抄起手中的茶盞對著顧廷菲。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