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見習大記者 > 第五百一十九章不相信

第五百一十九章不相信

    ♂? ,,

    為了錢就把自己的表哥給干掉?

    這樣的一個事情呢,如果在一般的家庭肯定是不知道的,因為利益不夠呀,利益不夠冒這個險就沒有意思了,但是在約翰家族這樣的大家族,那可是億萬家財如果真的成功了就可能分到億萬家財了,這一點上面呢還是值得冒險的。

    所以說呢,這個時候仔細的想一想,這雙胞胎姐妹如此的狠毒,似乎也是有那么一點點可能。

    不過呢,這個時候呢,約翰大律師似乎又想到了其中的一個關鍵的點,他跟著就問:“這樣呀,如果根據們說的,那這個真的是有可能的,我的這兩個侄女呢,一向都是心思非常縝密的那種人,從小到大呢,不管是情商還是智商都是非常的高。

    這兩姐妹呢都是高學歷啊,現在呢一個是投行的客戶經理,掌握了大概3000多萬的資金的運作,在她的這個年紀呢,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是相當的了不起了,要知道露西這個小丫頭呢,大學剛畢業不到一年能夠做到這一步,雖然有我們約翰家族的原因,但是呢,也可見他自己的才華了。

    露絲呢,她呢,這個時候呢,也是相當的了不起,是電視臺的一個欄目的負責人,反正呢,姐妹兩個都是學霸級別的那種人,所以說呢,他們要是設計出來這種計劃來,我一點都不懷疑。

    但是呢,我現在有一個問題啊,當時李磊在倫敦說是在我的那個侄子的店里面查出來了,買那薯片的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已經查出來了,而且這個人已經應該被老大衛給抓回來了,對不對?

    我就想知道這個人是什么人,按照我們律師的觀點來說,這個人算是其中的一個關鍵證人呀,要想證明我的這兩個子女呢,策劃了這個案子,單單說是在這個地方的照片?

    當然了,這僅僅算是一個小小的線索,并不一定說能夠成為成長成功呀,在法律上講究的是證據,沒有足夠的證據的話,那不能夠證明是我的兩個子女做的呀,他們兩個可是學霸呀,絕對不會輕易的認罪的,要知道這樣的殘害自己的表哥,不管是國法家規那都是不能夠容忍的。

    我們約翰家族也是有自己的家規的,絕對不允許這種吃里扒外。

    如果這兩姐妹真的有罪,那就是背叛自己家族的人,如果真的承認了這個事情,別說繼承家產了,就算他們兩個都會被我們約翰家族發布追殺令,肯定不用他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這一點是肯定的。

    所以說這事情是一個大罪,按照他們兩個的智商,絕對是不可能隨隨便便的承認這個事情是他們做的,所以說我們需要證據啊,而這個時候呢,老大衛先生剛剛抓住的人,那就是相當的關鍵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和我那兩個雙胞胎的侄女兒到底有什么關系?她是不是愿意做這種這兩個姐妹呢?

    這一點我認為是相當的關鍵的,如果是從律師這個行業來說的話,從他們那些專業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需要證據的。

    至于說李磊這個家伙說的那種,他看了三個地方的照片就能夠串聯起來這個案子,這僅僅是一個線索而已,幫助人把整個案子給串聯出來,以便引出來雙胞胎姐妹這樣的一個幕后黑手。

    這一點呢,確實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當然了,策劃這個案子的人自嘲情商也是應該相當高的那種,但是呢,這些東西呢不能夠成為法律意義上的證據,只能夠說是對破案有幫助,一個適當的輔助而已,如果從專業律師的角度來講呢,這些證據呢,幾乎可以說和沒有證據差不多。

    所以說呢要讓兩姐妹認罪呢,就不能夠僅僅說是用三個地方的照片來那么證明了。

    當然了,如果能夠讓剛剛抓來的那個人呢能夠成為誤點證人的話,那這個案子就應該比較清晰了,就算雙胞胎姐妹呢,想要抵賴都不太可能。

    所以說呢,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的話,那這個事情啊,其實就是這樣子的,必須要證明一個人,做案的動機這一點呢,雙胞胎姐妹是完有動機的,畢竟如果把大約翰給干掉她們兩姐妹呢,那就是合法的繼承人之一了。

    憑借這兩姐妹的智商多撈一點家產,這完是有可能的。

    但是想讓他們兩個順利的認罪這個事情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約翰大律師作為一個專業的律師,而且呢,是大律師級別的,那這個時候呢,當然在法律上考慮的會更多一點了。

    但是這個時候呢,約翰大律師到底是沒有想到老大衛是怎么樣的想的,要怎么樣的去做。

    這個時候呢,老大衛卻不陰不陽的說:“證據,這個時候要什么證據呢?還需要什么證據嗎?自由心正懂不懂,作為一個大律師,一定知道自由心證是怎么樣的一個意思,其實呢,我不需要什么特別的證據,我只是想知道幕后的黑手是誰,知道幕后黑手是誰的話,直接的把他給干掉那就完了唄。

    證據我需要證據嗎?我在道上混那么多年,其實根本就不太需要太多的證據,知道嗎?我只要是知道誰是幕后的黑手,那這個事情就完了,們約翰家族呢,自己內部的糾紛呢,這個和我沒關系,和我兒子其實也沒有關系,對不對?

    我兒子不就是沒有答應幫忙嗎?我兒子那個人我承認雖然是花心了一點,但是呢,他心地不壞呀,發現了一點兒這是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而且呢,我兒子也不差錢對不對,這一點呢無可厚非。

    而且我兒子其實雖然花心一點,但是呢,每一次呢,就算是分手了也是會給別人足夠的補償的,這一點上面我覺得我兒子做的還是相當的不錯的。

    們家的那兩個小丫頭居然因為這一個而抱怨我兒子不幫他們這一點,還要把他們給干掉,這就是看不起我呀,所以說呢,我不需要什么證據,我只要知道到底是誰做的這個事情就夠了,給他們定罪呢,那是法官的事情,我呢只是想到報仇。

    而白發人送黑發人這樣的一個事情呢,能夠想到我內心深處的痛苦嗎?想象不到對不對,所以說呢,在這個時候呢,我不需要什么證據。所以說呢,在這樣的一個事情上面呢,就不用給我講什么,關鍵的證人我根本不需要,我只是需要證明一下這個案子確實是給他做的。

    至于說那個人是不是愿意做誤點證人在我的手里面他敢說一個不字,我就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其實不瞞說,我這個人呢,已經很少親自出手了,知道嗎?

    想當年我在年輕的時候我在江湖上混,那是真正的鐵血無情的我的敵人的漏斗,我手里面呢,只求一個就是速死。

    知道嗎?我這個人懂得的刑罰比們想的要多的多,其實他落到我手里面的敵人呢,只有一個,就是求我那早早的把他們給干掉,因為呢,他們知道在我手里面的每一秒鐘,他們都會體會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痛苦。

    所以說呢,我不要求那個人成為誤點證人,我只要求那個人把他知道的給招出來讓我知道。這個兩姐妹呢,到底是怎么樣算計我兒子的,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夠了,我不需要什么他來做誤點證人,我也不需要,們家那兩個雙胞胎的小丫頭承認是他們做的。

    這一切對我來說沒有絲毫的意義,所以說呢,在這個事情上面呢,作為們的律師要的什么證據之類的和我沒有關系,我要的就是說把他們兩個人干掉就完了。”

    這個時候呢,約翰遜大律師似乎也是有一些被沖昏的頭腦,他馬上就下意識的反對說:“老大衛先生這個事情呢,不要沖動,動用事情是犯法的,隨便殺人也是犯法的,這一點應該清楚。”

    這個時候呢,李磊才知道什么叫做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好家伙,如果這個事情和約翰大帝是沒有什么關系的話,那這個事情上面呢,有些道理是可以從一個比較客觀的立場上去看這個事情。

    但是如果這個事情一旦和與約翰大律師有關系的話,那這個時候呢,余杭大律師這個人呢,就不可能太過客觀的去分析這個事情了,居然說出了這種話。

    想一想老大衛先生這個人呢,他現在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狀態呢?人家兒子被干掉了,還有就是說,老大衛先生呢命不久已還有不到一個月的壽命,估計現在看起來呢也就是三個多星期頂天了。

    所以說呢,和這樣的一個人去說什么法律證據之類的有意思嗎?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一個道上的大哥,而且命不久矣,兒子還被人給干掉了,他為兒子報仇當然是不擇手段了,還講什么證據?

    開玩笑,就算沒有得病的話,老大衛先生這個人呢都一般的講究什么自由心證,證據那是法律的事情。

    所以說呢,這個和老大衛先生基本上沒有什么大的關系。

    果然這個時候呢,老大衛先生哈哈大笑,說:“法律法律,如果有用的話還要警察有什么用,不對警察這幫人呢,其實怎么說呢,也就是一個擺設而已,真的出現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總他們也是白扯。

    這個案子我讓他們查了那么長時間,他們一點線索都沒有給我搞出來,如果這一次呢,不是把李磊這個記者給找過來,我還不知道這個事情是什么人在背后搞的黑手呢。

    現在李磊記者已經幫我查清了這個事情,我呢就是想要知道一下,那個幫助這雙胞胎姐妹購買食品的人呢,知道一些什么這個案子里面呢,到底是怎么樣設計的,我就想知道這些,其他的我不關心。

    所以說們家族的那兩個小。們發不發出什么通緝令之類的我不管,反正呢,在我眼里面他們已經成為一個死人了,他們的生命也會進入倒計時的。

    這個時候呢,約翰大律師總算是聰明了起來,想到了這個事情比較特殊,果然想一想呢,老大衛先生是沒有任何理由放過自己的那兩個雙胞胎侄女的,想一想確實是這樣子,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算是白說了。但是沒有辦法呀,關心則亂嘛,對不對?

    有些事情呢,并不是說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

    尤其是說在這個事情上面一旦牽扯到了道上的大哥,而且是命不久矣的江湖大哥,這個大哥還死了兒子,他還管什么法律不法律,證據不證據的啊。

    美國的法律都是給誰準備的,這一點呢,沒有幾個人比約翰大律師更加的清楚了。

    要知道,這些法律其實就是給一般的人準備的,至于說有錢人,其實就會了解很多規避法律的一些手段什么的,這樣子的事情太正常了。

    尤其是說約翰大律師也是一個律師界有名的大律師,知道一些內幕的機會是比一般的人多的多的。

    別說那些亂七八糟的潛規則什么的,就算是放在明面上的規矩,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承受的了的,比如說約翰大律師的費用的問題,那是按照分鐘來計算的,說是按照小時,那是因為通常來講,一般的律師的潛規則都是按照小時算錢的。

    但是約翰大律師其實是按照分鐘來算錢的,到了約翰大律師這個位置,就是按照分鐘來賺錢,只是一般的情況下,大家都是知道,但是心照不宣而已。

    因此,請到約翰大律師這樣子的級別的大律師打官司,一般的情況下,一場官司是用百萬位單位計算費用的。

    所以說,一般的人根本請不起大律師來打官司,如果請一個律師團的話,那費用更高一點。

    說個明顯一點的,辛普森殺妻案,那其實就是用錢打官司,花費上千萬,請來豪華律師團來幫助自己打官司,這個絕對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因此,其實有錢,有足夠的錢,某種意義上來講,確實能夠有資格在一定程度上為所欲為。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