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逆天鐵騎 > 第908章 鄭家軍入珠江

第908章 鄭家軍入珠江

    ♂? ,,

    炮臺的城門被打開,及時趕來的郝搖旗一見城門敞開,城頭火光沖天,他第一個跳起來,拔出刀往前一指:“殺!”王輔臣和甘輝跟在后面,三千淮軍鐵甲兵殺入城內。

    炮臺殘存的守軍根本就抵擋不住,被殺了幾十個人之后,其余的部丟掉武器,跪在地上投降。

    鐵錘見到了甘輝,問道:“甘將軍,們鄭家軍的水師可是到了珠江口外圍了嗎?”

    “到了,等清理了攔江索和水下暗樁,我們發出信號,主公他們就會進來。”甘輝回答道。

    “好,我發信號,讓水師的弟兄們來清理攔江索和水下暗樁。”鐵錘點了點頭道。

    “砰”一枚煙花火箭騰空而起。

    看到煙花信號,埋伏在支流蘆葦叢內的水師蛙人營的小船駛了出來,往珠江口方向航行。在小船從虎門炮臺跟前通過的時候,水師蛙人營的士兵向岸上的夜不收發出了燈語信號。

    小船隊到了珠江口水域,天色微微發亮,不久之后,太陽升起,金色的陽光照耀在江面上,蔚藍的天空萬里無云。從珠江口往外望去,只見前方風平浪靜的海面上,隱約可以看到帆影點點,那就是鄭家軍水師了。

    發現了岸邊有拴著鐵鏈的大石頭,那里就是攔江索的位置。

    “把船劃過去。”水師蛙人營什長張睿說道。

    蛙人營的戰士們把船劃了過去,到了攔江索的中段,一名戰士從船上跳下,潛入水中,摸到了攔江索鐵鏈,又浮出水面:“長官,我找到了,可以放水雷了。”

    小船上吊下了一枚水雷,水雷的底部還拴著一塊大石頭,使得水雷不會浮出水面,而是沉入水底。在水下作業的蛙人戰士把這枚水雷捆綁在攔江索鐵鏈上,然后點燃了水下導火索,便浮出水面,爬上小船:“快走,我已經點燃導火索了。”

    “走!”張睿喊道。

    戰士們拼命的劃槳,小船離開了攔江索,往安區域劃去。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張睿看到身后江面上騰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柱,緊接著水雷爆炸的巨響聲就在江面上回蕩,爆炸的回音久久不能停息下來。

    “過去看看。”張睿喊道。

    小船調轉了船頭,往剛才爆炸的地方劃去。到了攔江索的位置,一名蛙人從船上跳下,潛入水底,這次下水沒有找到攔江索。他深呼吸一口,憋足了氣,一個猛扎鉆入水底,一直潛入到水下數丈深的江底,這才摸到了已經被炸斷的鐵索。

    與此同時,另外三條船正在攔江索以北的江面上搜索,船上不斷伸下竹竿,探測江底是否又水下暗樁。沒過多久,一名戰士就突然大喊了起來:“我找到了!這里下面有東西!”

    什長易元恒道:“下去一個人,去水下看看。”

    一名蛙人戰士跳進了水中,在水面上深呼吸了一口,潛入水底,很快就摸到了一根木樁。接著他睜開眼睛,咸得苦澀的江水進入眼睛,那滋味對于普通人來講極不舒服,但是這些海邊長大的蛙人,早都已經習慣了。

    珠江入海口的江水自然是咸的,因為海水的潮汐作用,在漲潮的時候海水可以倒灌到黃埔一帶,甚至更上游一些。

    蛙人戰士睜開眼睛,在水底觀察,他發現附近一大片都是密密麻麻的水下暗樁。于是他浮出水面,指著這一片水域道:“這一片都是水下暗樁,長官,我們可以把這里都炸了。”

    又是兩名蛙人戰士跳進水中,小船上放下了兩枚水雷,戰士們把掛著石頭的水雷放置在水下暗樁邊上,點燃了水下導火索之后,便浮出水面,爬上了船,撤退到安區域。

    “轟轟”兩道沖天水柱從水底騰起,伴隨著劇烈的爆炸聲,水花飛濺,沖上水面的水柱帶著無數碎木片飛上天空。

    小船回到了爆破區域,發現江面上漂浮著一塊塊被炸碎的木樁和破碎的木板。叛軍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修建起的水下暗樁,就這樣被兩枚水雷輕輕松松炸得粉碎。

    另外兩條小船也在江面上搜索,找到了一處水下暗樁,立即放下水雷炸毀。水師蛙人營的戰士們經過了一個上午的作業,終于給停泊在珠江口外面的鄭家軍水師船隊開辟出一條通道。

    “砰”一枚煙花火箭從小船上騰空而起,虎門炮臺上的將士們看到了煙花火箭,立即在烽火臺上點燃了烽煙信號,告訴鄭家軍水師:“珠江口的水下障礙物都已經清理完畢,可以進入珠江。”

    鄭芝龍剛剛就聽到珠江口內的一連串爆炸聲了,他知道淮軍已經控制了虎門炮臺。于是他從榻上翻身坐起,爬上舵樓,以望遠鏡遠眺珠江口里面的水域。當鄭芝龍看到了剛剛在工作的小船發出了煙花火箭,他立即讓親兵下令:“所有船只,拔錨!準備啟航了!”

    鄭家軍一艘艘大小船只拔起了錨鏈,做好出發的準備。四艘中西合璧式的四百噸級戰艦上,炮甲板內的炮手們緊張的裝填火藥。各船上鼓聲隆隆,緩緩升起了風帆。

    炮臺上的狼煙騰起,向鄭家軍船隊發出了可以進入的信號。

    “開船!進入珠江口!”鄭芝龍喊道。

    鄭家軍船隊浩浩蕩蕩的從珠江口通過,駛入珠江,往上游航行。

    鳳浦東江口,叛軍水師也發現了虎門炮臺方向騰起的狼煙。

    “這狼煙信號是什么意思?”許龍的一名親兵問道。

    其實烽煙并非是簡簡單單的點燃烽火臺即可,而是會巧妙的利用添加物,讓烽煙騰起不同的形狀和顏色,這樣的烽煙包含了各種信號,譬如說敵人距離多遠,敵軍有多少兵馬,都通過烽火臺來傳遞信號。每一支軍隊所用的烽煙信號不同,李國棟向鄭家軍發出的烽煙信號,叛軍自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許龍轉頭看著烽煙,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壞了,會不會是李賊偷襲了我們的炮臺?把鄭逆的船隊放入珠江口了?”

    “鄭逆?”身邊的親兵以及總督羅承耀都大吃了一驚。

    鄭家軍水師,這意味著什么?鄭家軍水師可是在這個時代的東方是無敵的象征!

    徐龍焦急的大喊道:“快,給香山發烽煙,讓馬都司立即請紅毛夷的船隊來幫我們!”

    馬都司,就是馬吉翔,此人是偽永歷帝的親信。此人曾經在高起潛麾下任職,后北京失陷,馬吉翔逃走了。因為此人跟著高起潛曾經干過不少壞事,已經上了張書恒的通緝名單,所以他不敢去南京,而是逃去了廣東。

    偽永歷帝朱由榔在廣州登基,馬吉翔看到機會來了,于是去投奔了偽帝。結果朱由榔就封了他一個錦衣衛指揮使。

    這時候的大明,一共有三個錦衣衛指揮使,一個是張書恒,一個是在永歷帝身邊的馬吉翔,還有一個是唐王身邊的吳孟明。

    其實吳孟明本來在崇禎那里就已經是錦衣衛指揮使了,只是京城破,吳孟明以為崇禎已經殉國,故逃去了鳳陽,見到了唐王朱聿鍵。當時剛好鬧出偽弘光登基的事情,朱聿鍵不服福王,所以把吳孟明留在身邊。后來清軍南下,朱聿鍵又從鳳陽逃走了,吳孟明就一直跟著唐王。請大家關注威信“小 說  搜”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