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踏天神王 > 第1432章 過往

第1432章 過往

    現實永遠比電影更加光陸離奇……

    時光荏苒,小和尚一天天的長大,他天資聰穎,資質極高,隨著境界的不斷提升,他已經不需要再做挑水這樣的宗門任務了,但小和尚依然隔幾日便去那松樹之下,說一說今日發生的事情,亦或者吐槽一下宗門的師兄弟,實在沒有話說了,也要彈彈琴,唱幾句偈語……

    有風吹拂而過,枝葉沙沙作響,或許,這是松樹在回應小和尚的琴音。

    小和尚在這棵樹下,感受到了祥和與寧靜。

    對于一棵樹來說,百年時光,莫過于彈指一揮間,但百年的時間,卻會發生許許多多的事情,幸好,小和尚這樣佛門弟子的日常,除了偶爾下山除除妖,日子倒也算寧靜。

    因為實力強大,天份又高,小和尚漸漸成了首座弟子,他所對付的,便是最強大的妖,最可怕的魔,不過小和尚毫不畏懼,禪杖缽盂,所過之處,妖魔伏誅。

    每一次降妖除魔回來,人前冷靜沉穩殺伐果敢的小和尚,都會嘰嘰喳喳的說著自己的感受見聞,但每當這個時候,那松樹卻是顯得尤為安靜。

    百年的時光,真元熏陶,誦經濤濤,卻是讓這松樹有了渾渾噩噩的一點靈智……

    對于小和尚,它感覺到了親近,但對于他的話,它又莫名的起了畏懼之心。

    小和尚為什么要殺妖?

    它想不明白,它也不想多想,反正它不過是一棵樹,每日站在這兒,享受陽光雨露,吸收日月精華,隔三岔五的再聽小和尚彈彈琴念念經,挺好的……

    直到有一天,它聽到有其他小和尚路過,大聲顯擺著今日斬了一株樹妖的事情,它才忽然有了畏懼的心思。

    樹也是妖?

    那自己呢?

    小和尚出現,大聲的喝斥這些年輕的小和尚,把他們都趕走,它才在那些混沌之中閃過一抹清明……

    小和尚已經知曉了它成了妖!

    怎么辦?

    小和尚有些沉默,不過又開口說著話,他說他未來若能成為首座,一定要做一件大事!

    它不知道什么叫大事,但它為小和尚有著理想而高興,它也想要理想,但它只是一棵樹啊,能有什么理想呢?

    成為妖嗎?

    是了,成為妖,是不是就能夠變成人?就能夠……

    那天夜里,天雷滾滾,雨落如柱,它本來并不在乎,畢竟這個世界上的風雨便是如此,很快就會過去了,可在不經意間,那滾滾的閃電,卻是劈落在它的身上。

    它的身子被可怕的雷光劈成了兩截,火焰隨之而起,那么大的雨,都無法將這火焰撲滅……

    它害怕極了,因為它知道,哪怕自己成為了妖,自己的身體被燒光了,也會死的!

    死了,就看不到小和尚了……

    它不想死,可它沒有辦法啊!

    妖做錯了什么?為什么就連老天都不容它呢?

    就在它的意識彌留之際,模糊之中,它看到了小和尚瘋了似的破空而至,身上袈裟如云鋪卷而來,將它身上的火焰抹去。

    可即便如此,那棵松樹,也只剩下一截黑漆漆的樹干了。

    小和尚在樹下呆坐百日,雖然每日依舊彈琴誦經,但這梵音之中,卻沒了魂……

    不少人路過,指指點點,小和尚卻完全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直到有個須發皆白的老和尚前來,對著小和尚說了幾句話,小和尚眸子里的茫然之色盡去,透著一抹希翼:“真的?”

    老和尚點了點頭,喃喃念了幾句經,頓時有一枚枚金色的符文落在了那黑漆漆的樹干之上,慢慢的隱去不見。

    后來,小和尚成了首座,卻依然雷打不動,每隔幾日便來枯木下站一站,說說話,誦誦經,似乎一如從前,直到有一天,那枯木之上,卻是多了一株嫩芽……

    它又活了……

    小和尚能夠感覺得到,本來已經古井無波的他,竟然歡喜得像是個孩子。

    它漸漸長大,小和尚的笑容卻漸漸的斂去,因為他發現,它不是它!

    有那么一瞬間,小和尚多年以來的道心都差點崩塌,甚至想過要將它殺掉,它卻懵懂無知,每當小和尚來了,便搖曳著樹枝,開心莫名。

    小和尚的殺機漸漸斂去,但卻沉默寡言起來,不再誦經彈琴,也不再如最初那般講著日常的瑣事,常常一站便是一夜,但除此之外,卻不怎么說話。

    它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只能晃動著枝葉,但卻無濟于事,小和尚依然如此,身影看起來單薄孤寂。

    它很著急,它想陪他,當有一天小和尚又站了一夜之后,它忽然開口:“你,在,想什么……”

    原本,它以為小和尚會開心,但出乎意料,小和尚卻是嚴厲的叱責了它,命令它以后不許說話,它有些害怕,但還是同意了。

    不過,在那之后,小和尚又開始說話了,雖然不多,但它卻很滿足。

    十年、百年、千年……

    小和尚也變成了老和尚,它也漸漸的多了不少靈智,有一天夜里,老和尚說了很多話,它還來不及高興,卻聽老和尚說:“我要去鎮壓邪魔了,師父說,妖不一定是壞的,但魔卻一定得除掉,我的實力不夠,但有些事情,非做不可!”

    它有些急了,又不敢說話,使勁的晃動著枝葉。

    老和尚沉默了一會,道:“人生在世,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你如此,我也如此。”

    “或許你會有些迷茫我的態度,若我百日內沒有回來,我將答案留在這里了……”

    老和尚說完,便屈指一彈,一道流光沒入樹干之中,便是那山洞的路線圖。

    它想叫住老和尚,但它卻不敢開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老和尚漸行漸遠……

    一個月……

    三個月……

    半年……

    一年……

    老和尚沒有回來,它則是小心翼翼的化作人形,走到那山洞之中,里面留下的,便是從小和尚挑水開始,與那棵樹的一幕幕……

    它終于明白,為何小和尚對自己忽近忽遠……

    它不是它……

    它有些茫然的走出山洞,四處亂走,到處的佛音,并不會令它心生懼意,而是舒服極了,它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小和尚的宗門里,看到了不少的和尚,它想問問,小和尚去了哪……

    “妖,是樹妖!”

    “抓住它!”

    “別讓它跑了!”

    很多和尚圍了過來,它很害怕,它使命掙扎,但讓它詫異的是,這些和尚竟然無比虛弱,被它枝條一抽,便身死道消。

    不少和尚隕落,它更怕了,它想跑,可越來越多的和尚破空而至,無數元器呼嘯,打得她隱隱生疼,它掙扎,枝葉破空,又不小心刺死了好幾個和尚……

    它不想再殺人了,它拔腿就跑,幾個老和尚跑了出來,嘴里念念有詞,它身子猛的一震,因為它記得,這是山洞里,那老老和尚在樹干里留下金色符文時,所念的經文。

    它身子僵立當場,周身金文浮現,束縛著它,而天上雷云滾動,化作霹靂,轟落而下……

    畫面一暗,等再次亮起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過了多久,和尚不見了,它也變成一株枯木,重新出現在一片原野上。

    吳宇晨:“……”

    尼瑪,這不是自己第一次遇見姥姥的地方嗎?

    ……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