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農門辣妻喜耕田 > 第1135章 不若一起喝一杯怎么樣

第1135章 不若一起喝一杯怎么樣

    第1135章 不若一起喝一杯怎么樣

    陽州城。

    尚小云見到穆東明的時候,他正在安排人將蔸蔸幾個送去九全島。

    “九全島不是被海匪圍攻嗎?”尚小云看了穆東明,一臉錯愕的問道:“你這個時候怎么還把人往那送?”

    “別說幾個海匪,就是陽州城的駐軍全部出發,也登不了九全島半步。”穆東明說道。

    尚小云聞言,不由得瞪大眼,“既然這樣,你為什么還要讓司牧云去九全島?”

    穆東明淡淡道:“因為我要讓武玄夏相信,我確實分身乏術,無暇顧及京城。這樣一來,他才會毫不猶豫的亮出底牌。”

    尚小云聞言,臉上露出抹原來如此的表情。

    想了想,問道:“也就是說之前的一切不過都是演戲?”

    穆東明搖頭,“也不全是,最其碼寶仔被丟,這件事它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提起寶仔,尚小云一瞬沉默了。

    那是他的兒子。

    那人說了,要想寶仔活命,就拿王爺的人頭去換。

    背叛王爺,他肯定是不能的。可讓他眼睜睜的看著寶仔去死,他做不到。

    怎么辦?

    沉思間,頭頂響起穆東明的聲音,“你見到寶仔了?”

    尚小云猛的抬頭看向穆東明,“王爺,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為什么那個索非婭肯把寶仔托付給云叔,卻不直接把寶仔給你,直至寶仔失蹤,我才想明白。”穆東明看了尚小云,“沈重這是打的一石二鳥的主意,利用寶仔讓我投鼠忌器,利用寶仔讓你來對付我,是不是?”

    尚小云頭點得跟雞啄米似的,“對,對,對,那個抓走寶仔的人,說如果想要寶仔活,就拿你的人頭去交換。”

    “你怎么說的呢?”穆東明問道。

    尚小云一改之前的愁苦之色,目露得意的說道:“他武功太好,寶仔又在他手上,用毒我怕誤傷寶仔,所以,我在他身上用了千里香,他就算躲在老鼠洞里,我也能把他找出來。”

    穆東明聞言,點頭道:“好,等把蔸蔸他們送走后,我們去漁幫召集人手殺到他們的老巢里去。”

    尚小云卻在這時,問道:“王爺,京城那邊不會有事吧?”

    穆東明一瞬變得默然。

    他準備了多久,武玄夏就準備了多久,到底是魔高一尺還是道高一丈,誰也不知道!如此,他又如何篤定遠在京城的顧文茵能夠平安無事全身而退呢?可現在,他既不能趕去京城,也沒法叫停這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對決。他現在能做的,就是主動出擊盡快決出勝負,只有這樣,才能保證遠在京城顧文茵的安全。

    京城。

    大理寺卿宋仕魯只身一人去了槐花巷,一盅茶后,又只身一人出了槐花巷。

    一直盯著宋仕魯動靜的李仲宜一待宋仕魯回到大理寺,正猶豫著要不要去打聽打聽消息時,不想宋仕魯卻使了人來喊他。

    李仲宜滿心不解的去見宋仕魯,原以為必是顧文茵仗著昭慶公主的勢給宋仕魯施壓,自己這一去少不得要吃些瓜落,不曾想,宋仕魯見他,卻是告訴他,三日后他親自開堂審理沈重狀告顧文茵一案,讓他去通知沈重,三日后來大理寺開堂。

    “顧氏答應出堂了?”李仲宜失聲問道。

    宋仕魯聞言,方正的臉上一對渾濁的眸子陡然寒光湛湛,“你這是什么話?王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顧氏便是皇親國戚,她也是我大周子民,豈可凌駕于律法之上?”

    李仲宜被罵得一個激靈,連聲說道:“大人言之有理,是下官失言了。”

    宋仕魯擺手,“下去吧。”

    李仲宜連忙恭敬的退了出去。

    他一出去,一臉怒色的宋仕魯頃刻間斂盡了臉上的怒色,扶著書案慢慢的坐了下來,目光怔怔的盯著書案上的卷宗出神。末了,長長的嘆了口氣,下一刻,突然揚聲喊道:“來人。”

    門外候著的小吏走了進來,“大人。”

    “備車,我要進宮。”宋仕魯說道。

    小吏應聲退下。

    不多時,一輛馬車駛出了大理寺衙門直奔宮門而去。

    若是有人留心,便會發現馬車的后面不遠不近的綴著個人,直至馬車停在宮門外,穿一襲官服的宋仕魯下了馬車,蹣跚著走向宮門,那身影才折身消失在人群里。但有道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便在那綴著馬車的身影消失在人群的剎那,人群里一個面相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人悄然的跟了上前。

    宋仕魯在皇宮約呆了一柱香的時間,等他出了宮門時,天色已然暗了下來。

    “老爺,是回官衙還是回府?”車夫是宋仕魯的家仆。

    “回府吧。”宋仕魯說道。

    車夫應聲“是”后,揮著馬鞭趕了馬車朝坐落在東城的宋府駛去。

    到底是寸土寸金的京都城,就算是宋仕魯這樣的大九卿置下的宅子離皇宮也有好些路程,等差不多能看到被暮色遮擋的宅邸時,天已經差不多完全暗了下來,街道上沒什么行人不說,甚至沿街的府邸已經點起了廊檐下的大紅燈籠。

    眼見馬車駛過一條巷子便要到府邸,不想,卻在這時幽靜的巷子里突然迎面駛來了一輛平頭黑漆馬車。巷子本就不大,兩輛馬車這么一迎面,頓時誰也走不了。

    宋仕魯撩了簾子,正欲叫自家車夫退出去時,不想對面的馬車的簾子地在這時撩開,露出一張斯文儒雅的臉,“宋大人,既然這么巧遇上,不若一起喝一杯怎么樣?”

    “馮太師?!”

    宋仕魯那個驚訝啊,嘴巴里能囫圇塞下個雞蛋。

    馮軻笑盈盈的沖宋仕魯點了點頭,親手掀了馬車簾子對宋仕魯說道:“宋大人,不如就坐我的馬車去吧,這個時候去,說不得還能吃上一碗蜀記的什錦豆腐撈。”

    蜀記在鳳峙山下的珍珠河畔,這個時候出發,除了閉門羹,別的什么也別想!

    宋仕魯默了一默后,下了自家的馬車,就著馮軻的手上了他的那輛馬車。因為兩輛馬車恰巧堵在巷子里,是故這一幕,誰也沒看見。隨著宋家的馬車夫將馬車趕出小巷子,馮軻和宋仕魯同乘的馬車不慌不忙的駛了出來。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