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 第1253章 這樣的矛盾

第1253章 這樣的矛盾

    第1253章  這樣的矛盾

    四間總統套房不管他們來不來,全都是二十四小時空著的。

    就相當于這是幾個兄弟有了另一套房子。

    而且還是舒適度相當豪華的房子。

    白纖纖睡著了。

    她做夢了。

    夢里,是媽媽哭喊著對讓她快跑,快逃。

    于是,小小的她就拼命的沖出了房間,拼命的沖到了馬路上,然后攔了一輛車。

    然后, 她就遇到了厲凌燁。

    是厲凌燁抱起了昏迷不醒的她。

    也是厲凌燁幫助她處理了媽媽的后事,然后把她交給了白鳳展。

    算起來,如果當初不是厲凌燁,她一個小破孩根本處理不了。

    再加上那時醒來后的第一眼,莫名的她就認定了厲凌燁。

    卻,怎么都沒有想到,原本媽媽的死與厲凌燁有關。

    此刻想起,厲凌燁當時那么巧的出現在那里,也許根本不是巧合,就是刻意的。

    但是,她千想萬想怎么也想不明白媽媽不過是一個弱女子,怎么會驚動了厲凌燁這樣的人派人殺了媽媽呢。

    白纖纖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醒來,暗黑的屋子里朦朦朧攏。

    好在,她是熟悉這里的,她來過這間總統套房,而且可不是一兩次呢。

    想當初她第一次進君悅會所,厲凌燁抱她進來的就是這一間總統套房。

    那時她已經懷上寧寧了,只是厲凌燁不知道,還嫌棄她漫身的他之前留下的紅紅點點。

    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卻又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回想。

    過去的時光再紊亂,也是曾屬于她和他的時光。

    所以,回味起來依舊美。

    她該起了。

    至于想床后要干什么,她還沒想好。

    且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進了洗手間,看著鏡子里憔悴不已的自己,白纖纖發覺她自己都快要不認識自己了。

    厲凌燁與媽媽之間的事情,讓她無從選擇。

    琮是昨天的衣服,不穿也得穿,不然總不能光著出去吧。

    以前她與厲凌燁在一起的時候,這些從來不用她操心,他都會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的。

    他在的時候,她醒了,枕頭邊一定會放一套干凈的衣服。

    可現在,他不在。

    洗漱完畢,白纖纖一臉素顏的站在鏡子前。

    明明睡了一整晚,卻還是難掩她眼底眉梢的疲憊和憔悴。

    整理好了自己,白纖纖打開了總統套房的門,雖然還不確定自己現在要去哪里,但是總不能一直呆在這間房間里了。

    門開,白纖纖才要走出去,就怔住了。

    迎面的墻壁上,斜倚著一個男子。

    此時,聽到開門聲,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一眼,她下意識的就把他認成了厲凌燁了,可隨即就發覺不對勁了。

    厲凌燁還在醫院里,還處于昏迷不醒中,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呢。

    是厲凌軒。

    與厲凌燁長著一模一樣臉的厲凌軒。

    他不說話的時候,絕對會被人誤以為他就是厲凌燁。

    但是現在,他開口了,“嫂子。”

    厲凌軒直起身上,向前一步靠近了白纖纖,低聲喚道。

    “我還有事,我要去看孩子們,我先離開了。”白纖纖卻是起步就走,看到厲凌軒,她更慌,完全不知道要怎么面對厲凌軒了。

    實在是他這張臉與厲凌燁太象了,看著,就讓她莫名的心里不舒服,就能想起媽媽的死。

    然,白纖纖只走了兩步,就被厲凌軒追趕了上來,也直接攔住了她去往電梯間的路。

    “讓開。”白纖纖冷冷一喝,只想逃離有厲家人存在的地方,否則,她就覺得分分秒秒鐘都在受煎熬。

    “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不去看我哥?按道理,他真的快要醒了,他手指都能動了,只要你再多陪陪他,多跟他說幾句話,也許,他下一秒鐘就睜開眼睛了,這樣不好嗎?小嫂子。”厲凌軒有點著急的勸著白纖纖。

    他應該是不知道厲凌燁曾經對母親的所作所為吧,所以,才敢這樣的勸她。

    可她知道了。

    從知道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明白,她和厲凌燁之間,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至于結果是什么,等他醒了,應該會給她一個交待的。

    但是眼下,她不想見到厲凌燁,一秒鐘都不想見。

    因為,見了實在是太尷尬。

    眼看著厲凌軒不動如山的擋在面前。

    白纖纖也懶著扯了,忽而一轉身,便走向了樓梯間。

    電梯走不了,她還可以走樓梯。

    厲凌軒愣住了。

    實在是沒想到白纖纖會是這樣的反應。

    畢竟,這可是這幢大廈的頂樓,真要一層一層走出去的話,那就是幾十層。

    那得多累人。

    想到這里,厲凌軒快步跟上去,“嫂子,你走電梯吧,我不攔你。”

    然,白纖纖已經進了樓梯,一步一個臺階的往樓下走去。

    其實,這樣子只要走過一層,就可以走出樓梯間去電梯間乘坐電梯了。

    然,白纖纖就象是一個機械人似的,繼續的朝著樓下走去,不疾不徐。

    仿佛沒有聽到他的話語似的。

    這讓已經進了樓梯間的厲凌燁一時間不知道是不是要返回去了。

    他很擔心白纖纖發現他一直跟在她身后又會做出什么事情。

    她現在似乎是很抵觸他的感覺。

    于是,厲凌燁直接脫了鞋,不遠不近的悄無聲息的跟著白纖纖,生怕被她發現他一直緊跟著。

    樓梯間里此時此刻除了他們兩個人以外,再無他人,可這個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是樓梯間里的暗黑。

    這樣的暗黑,他就覺得白纖纖這么一個女人一個人走在這里一定會害怕。

    那他就跟在她后面,保護她。

    白纖纖一級接一級,行尸走肉般的走在樓梯間。

    她不急著下樓,所以,那一步步更象是在消磨時間。

    更象是在借由這一刻去想清楚某件事情。

    從沒有一刻,是這樣的落寞,這樣的難過。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辦了的感覺。

    也是天塌下來的感覺。

    她想孩子們,可更想厲凌燁。

    但是想厲凌燁的同時,她卻又是恨著厲凌燁的。

    所有的所有,都是這樣的矛盾著。

    矛盾的讓她根本不確定要怎么辦了。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