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染了風寒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染了風寒

    藍柳清是個有韌勁的人,對想要達成的事總是鍥而不舍,她把身為公主的驕傲踩在腳底,一次又一次的試探撩、拔昆清瓏,哪怕昆清瓏總向她投來洞悉的目光,讓她感到難堪,也不肯退縮。

    像遞茶杯讓他摸到自己的手這種小事,幾乎是每天的必修功課,每次昆清瓏碰到她的手,總對她意味深長的笑笑,但也僅僅只是笑一笑,完全不上鉤。

    有時侯藍柳清覺得自己在昆清瓏面前就像條寵物狗,她搖一搖尾巴,他就知道她要做什么,還挺配合的陪著她玩,不戳穿,但也不如她的意。

    她很沮喪,也很挫敗,每天都絞盡腦汁的想法子勾引他,最終某個深夜,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無心睡眠時爬了起來,跑到后院的井邊,拎上來一桶水,從頭上澆了下去。

    雖是仲夏,半夜卻是涼爽,一桶涼水當頭澆,冷得她想跳腳,放下水桶,穿著濕嗒嗒的衣裳坐在樹底下,屈膝抱腿,抬頭望著半空那輪彎月,久久出神。

    清風幾度回,月是故鄉明。

    不知道南原局勢怎么樣了,藍遠巖現在回到打昆城了嗎?他知道自己失蹤,會找到這里來嗎?穿過千山萬水,找到這個陌生的國度來嗎?

    不,藍玄粟不會讓他知道自己在哪?不但不會告訴他,還會把自己的女兒藍吉兒嫁給她,一個公主不見了,換一個就是了,藍遠巖依舊是附馬。什么都不會變,只是少了她。

    一陣夜風襲來,她打了個冷顫,用力抱緊自己。在這個世上,她無人可依,能救她的只有自己,所以她必須回去,回去找藍玄粟算賬,把屬于自己的東西拿回來。

    冷顫未停,她咬了咬牙,起身又拎了一桶水淋在身上,寒意刺骨,反而冷得人更加清醒。

    每次身上快捂干了,她就去淋井水,裹著濕衣從半夜坐到天明,看著黑夜漸漸散去,光明如約而至,趁大家還沒起來,她溜回屋里換了衣服躺下,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來。

    醒來的時侯,頭痛得厲害,臉也燙得厲害,渾身乏力,她知道昨晚的那幾桶井水見效了,強撐著起來,更衣描妝,往臉上撲粉的時侯特意蓋住了艷艷的紅暈。

    昆清瓏歇了午覺起來,一抬眼就看到藍柳清站在墻邊,微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一邊伸著胳膊讓侍女侍侯著更衣,一邊用力咳了一聲,藍柳清果然回了神,轉身出去端茶。

    昆清瓏更好衣,站在屋子中間沒動,看著藍柳清端著那杯茶慢慢向他走過來,不似平時那樣眼波飛揚頗頗放電,茶是放在托盤里呈上來的,人也規規矩矩,一切看似再正常不過,不過昆清瓏總覺得不對勁,看她垂眸,遮住眼中情緒,他下意識覺得她要做妖,立刻警惕起來。

    果然,他剛端起那杯茶,藍柳清身子一歪,直直的往他懷里倒去,昆清瓏機警的閃開,看到她“吧唧”一聲倒在地上,動靜……頗有點大。

    看到這一幕,大家都目瞪口呆,昆清瓏也很意外,藍柳清投懷送抱他不奇怪,可再怎么樣也不該把自己摔得這樣重,他聽了都替她疼。

    藍柳清也沒想到,關鍵時刻昆清瓏會閃得那樣干脆,就算不憐香惜玉,不喜歡她,看到女人要摔倒,是個男人都會本能的拉一把吧,他這種行為簡直就是……

    她恨得咬牙,氣得發抖,不愿爬起來,也爬不起來。

    屋子里鴉雀無聲,氣氛有些詭異。

    還是昆清瓏先打破沉默,彎腰看她,頗有些嘲諷,“地上就這么好睡,不打算起來了?”

    藍柳清閉著眼睛不吭聲。

    昆清瓏擺擺手,把屋里的人都打發出去,語氣更加調侃,“大熱天的打什么擺子啊?”

    藍柳清依舊悄無聲息,他狐疑的蹲下來,輕輕拍了拍她,“躺地上好看嗎?”一拍之下,發現不對勁,隔著衣裳都能感覺到她燙得嚇人。趕緊再摸她額頭,果然燙手,忙把人抱起來,揚聲喚人,“宣太醫來。”

    太醫被召過來,一通檢查下來告訴皇帝,“藍姑娘染了風寒,所以才發熱,身子有些虛,臣給她開幾副藥,靜養幾日便無礙了。”

    皇帝奇怪,“這么熱的天,怎么會染風寒?”

    太醫沉吟片刻說,“大概是夜里沒蓋被子著了涼吧。”

    皇帝點點頭,坐在床邊,看著沉睡的藍柳清若有所思。

    藍柳清雖然身為公主,卻打小不嬌弱,一點風寒還不足以讓她真的成了病殃子,她這病,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只想知道會不會引起昆清瓏的憐憫,可臥病在床這幾日,她天天期盼,卻天天失望,最后終于接受事實。昆清瓏確實沒把她這個南原公主放在眼里,也沒把她這副絕色容顏放在心上。他是個瞎了眼的,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臭男人。

    躺了幾天,身子漸漸恢復了,不能再躲懶,還得接著做她的茶水行走。

    這日下午,藍柳清奉了茶進去,遞杯的時侯,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撩習慣了,她仍是把杯轉過去,讓昆清瓏碰到了自己的手背,只是很快驚覺,還沒等她做出反應,每次一觸即走的大手卻覆在她手背上,久久沒有離開。

    藍柳清愣住了,抬眼看他,男人只是微笑,用另一只手把茶杯接過來放在桌上,握著她的手并沒有松開工,說了句,“如你所愿。”

    藍柳清不明白,“呃?”

    他笑得有些曖昧,“還裝?”

    藍柳清錯亂了,她裝什么了,是真沒明白啊。

    下一刻,昆清瓏把她抱起來放在案臺上,廣袖一拂,案臺上的東西紛紛落地,包括剛剛沏上來的熱茶,冒著熱氣的茶水灑得滿地都是,白瓷杯自然也粉身碎骨。

    這么大的動靜讓守在門邊的查赤那立刻探頭查看,待看清楚皇帝在做什么,嚇得心一跳,趕緊把外頭的人通通趕走。自己一張老臉也有些臊得慌,大白天的,誰知道皇帝會有這種雅興,還不避人……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