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567章 是我賺了

第1567章 是我賺了

    第1567章 是我賺了

    看著夏傾歌的模樣,夜天絕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

    也不掙扎,他任由夏傾歌折騰,“都是我的錯,讓你擔心了,不過我真的只是小傷而已,不用太緊張。”

    夏傾歌又何嘗不明白?

    若真的是大問題,想來不論是司徒浩月,還是司徒浩嵐,都早就會火急火燎的要給夜天絕治療了,哪還會等到現在?可是,明白這道理是一回事,心疼夜天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為夜天絕脫袍子的動作更快了幾分,夏傾歌道。

    “我倒是想不擔心呢,你也得讓我安心才是。這不只是你自己的身體,也是我的,你肯忍著受罪,我卻忍不住心疼。”

    早在遇到夜天絕的時候,夏傾歌就遇上了戰王府的一場刺殺,那個時候夜天絕受了傷,她就瞧見了夜天絕身上的傷痕。不論是最初的帶領兵馬征戰沙場,還是在危機四伏的天陵皇城里,應對各種麻煩,他身上的傷從來都沒少過。夏傾歌知道,他不是個畏疼、畏懼流血、畏懼犧牲的人,所以那些要不了性命的小傷,于他來說可能都不算什么,他不會太放在眼里。

    可是,夏傾歌做不到那么淡然。

    每次撫摸著他的傷痕,她都能想到他受傷流血時候的痛苦模樣,他所有不在乎的傷和痛,可在她這,都是在乎。

    很快,夏傾歌就將夜天絕的袍子脫了下來。

    玄色的袍子,遮掩了傷口和血色,可是里面白色的里衣,卻早已染上了鮮紅色,那顏色讓夏傾歌瞧了,覺得刺眼。雖然只是肩膀處一小朵“綻放的梅花”,可她的心里,依舊不是滋味。

    很快,夏傾歌就將夜天絕的里衣也脫了下來。

    去了桌邊上,將原本就已經備好的小藥箱拿過來,夏傾歌輕輕的為他清理傷口。每一個動作,她都做的很小心,仿佛生怕弄疼了夜天絕似的。

    那滿是憐惜的樣子,讓夜天絕的心暖暖的。

    他快速伸手,攬住夏傾歌的腰,避開她的肚子,不松不緊的將她攬在懷里。

    “傾歌……嘶……”

    低喚著夏傾歌的名字,夜天絕的話還沒說完,就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還動作輕柔的夏傾歌,突然用力了不少。

    看向夏傾歌,夜天絕的眼里,染上了些許委屈。

    “傾歌,疼。”

    聽著夜天絕的話,夏傾歌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還以為戰王爺不知道什么是痛呢,知道疼了還亂動,自己找虐。”

    “動手動腳也沒什么不好,身上雖然疼,可心里甜。”

    “油嘴滑舌。”

    嫌棄的嘀咕了一聲,夏傾歌動作更小心翼翼了不少,不過,她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很快,夏傾歌就將夜天絕的傷口清理好了,之后她找了止血生肌止痛的藥粉,迅速給夜天絕上好。像是不放心似的,她還用紗布給夜天絕包了一圈。

    夜天絕瞧著,不禁失笑。

    想當年,他在戰場上,就算是肩膀被人刺了個對穿,也沒有這么包扎過啊。這一層層的,跟受了多重的傷似的,其實也不過是個小傷口而已。

    這丫頭,也真是太心疼他了。

    心里想著,夜天絕攬著夏傾歌的手臂,不禁稍稍收緊幾分。

    “傾歌,這有娘子疼的感覺,可真是好。”

    “這么不被相公疼的感覺,可不是那么好,”夏傾歌說著,隨即在夜天絕的傷口邊上戳了戳,“以后受了傷,不論大小,總得先治傷再去做其他的,要是再敢像今日這樣撐著,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是,今日是我的錯,以后都聽你的,絕對不敢了。”

    “敷衍。”

    沉沉的嘆息了一聲,夏傾歌的語氣里,帶著幾分無奈,她捧著夜天絕的臉,低聲道。

    “我知道你經歷過很多事,以前的時候,受傷也可能是司空見慣的,是家常便飯。可是天絕,以前沒人心疼你,沒人知道你的苦,你對付著也就罷了,可現在你有我,有孩子,我們有個家,你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不管不顧的了。人都說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很多很小的事情,不加以注意,最后可能就釀成大禍,這身子更是如此。你現在年輕,覺不出來什么,可真到老了的時候,受不住了,病痛都找上門來的時候,那不是活受罪?”

    夏傾歌可不想看到那么一日。

    她縱然醫術不錯,可是,卻也不是無所不能的,她怕有一日自己幫不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受苦。

    那比痛在她的身上,或許還讓她無法承受。

    聽著夏傾歌的話,夜天絕點頭,“我知道,以后就算是為了你和孩子,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這還差不多。”

    夏傾歌說著,也微微松了一口氣,只不過卻對風長老少不得埋怨。

    “風長老也是個老狐貍,他明明能對付司徒廉,卻要裝作不敵,非讓你動手。若不是這樣,你哪能受傷?還有,若不是他非要禍水東引,把若水的事情嫁禍到司徒廉那,也不會有之后的這些事……說來說去,都是他的錯。”

    風長老為什么會這么做,道理夏傾歌都懂,只不過這不影響她抱怨。

    聽著她的話,夏傾歌輕聲道。

    “風長老是個老狐貍,自然要為他自己謀算,不過,這對咱們也不是壞事。我這一個小傷口,卻換了司徒廉的一雙眼睛,連帶著風長老的身上,我也讓熬戰下了你給的清風散。說來,這一次算是我賺了。”

    司徒廉傷了眼睛的事,夏傾歌已經知道了,她倒是不知道,風長老中了清風散。

    這事,沒人跟她說過。

    清風散這毒,說來也不算是什么奇毒,這是她自己研制出來的,藥猶如它的名字一樣,猶如清風襲人,軟而不傷。這藥藥性很慢,在毒發之前,就算是用慣了毒的醫者,因為沒有異常反應,也很難察覺的到。等到毒發,開始渾身無力,內力被壓制,根本使不出來勁兒的時候,就一切都晚了。

    夏傾歌沒想到,夜天絕居然將清風散,給風長老用上了。

    不過,這倒也好。

    惡有惡報,風長老干的齷齪事不少,又是司徒雄的爪牙,能盡早清理了,也是好的。

    想著,夏傾歌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這事辦的還算漂亮,不過,你也得夾著,就算十個百個的司徒廉和風長老加起來,在我心里,也敵不過一個你。所以,即便是要算計他們,也得護著自己。以后,我可不允許你再以傷害自己的方式,去對付他們了,聽到沒有?”

    “是,都聽你的,以后不會了。”

    夜天絕從善如流,他看向夏傾歌的眼神里,滿滿的都是笑意。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