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金牌縣令 > 第991章 殘酷的真相

第991章 殘酷的真相

    這斗篷人,是什么意思?

    聽他的口氣,似乎有信心能殺掉陸子燾?

    太狂了吧?

    這是所有人的感覺!

    陸子燾盯著李圖,眼中卻是閃過一抹忌憚!

    他隱隱然覺得,對方并沒有在說假話!

    因為,方才他的力量觸碰到那道光幕的時候,和自身對等的力量,反震了回來!

    非常霸道!

    盟主堂沒有修行者,孟浩更不是!

    唯一的可能,那道光幕,就是來自眼前這個斗篷人。

    但是,他完全看不對付的深淺!

    “閣下是誰?”

    他沉聲開口。

    李圖淡然開口,道:“一個早就該被世人遺忘的人。”

    “這件事,閣下為何要管?”

    陸子燾繼續沉聲開口。

    “天下事,天下人管。”

    李圖依舊淡然,道:“你還算個人,但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守護者,向京師遞交你的辭呈吧。”

    聞言,陸子燾卻是眉頭一皺,他完全摸不清對方來歷和深淺!

    “什么狗東西,也敢裝神弄鬼!”

    邢臧忍不住了,這個斗篷人,三番五次的打亂!

    “真以為,玉陰宮的強者不會殺人嗎?不要以為,自己有一點修為,就敢挑出來瞎管閑事!”

    他怒喝。

    李圖轉身,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道:“玉陰宮嗎?”

    “我很期待。”

    說完之后,他一抬手!

    “嘭嘭嘭!”

    邢臧等三名奉神門的強者,瞬間倒飛而出,重重砸在了地上,口吐鮮血!

    “噗!”

    “你……你!”

    邢臧爬都爬不起來,他臉色蒼白,眼中充滿了驚恐和不甘,像是還想說什么,但是卻感覺一口氣接不上來,直接倒地斃命!

    霸道非常的邢臧,奉神門的大長老……就這樣死了!

    剩下的奉神門弟子,都是傻眼了,震驚了,他們屁滾尿流,急忙逃走!

    場中一瞬寂靜!

    孟浩怔住了,他徹底怔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李圖,對方的修為……非常強!

    比當年那個一招就擊敗了東南武林盟主獨孤雪的青年修者還要強!

    而陸子燾則是眼中閃過濃濃的忌憚,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完全沒有看出來,李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這只有一個可能。

    對方的修為,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認知的范疇。

    非常可怕!

    “完了……完了!”

    知府郭瓊卻是瞬間腿都是一軟,他臉色大變,仿佛看到了末日一般!

    “你……你居然……你居然殺了奉神門的人……你知道你做什么嗎?!”

    郭瓊氣急敗壞,指著李圖憤怒不已。

    “閣下可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陸子燾看著李圖,臉上一時間,浮現一種悲痛感,道:“閣下一時爽快,最后,要將我整個蘇州,都卷入大難之中!”

    他仰天一嘆,道:“罷了,罷了,閣下修為精深,自然可以來去如風,我陸某人也奈何不了你,只可惜我蘇州百姓,要遭人屠戮!”

    他翻身上馬,道:“立即稟報靖南王府,同時,傳令東南各地神衣營,抽調精干。”

    “準備大戰吧!”

    話音落下,他拍馬而去!

    蘇州知府郭瓊臉色悲慘,他看著周圍的百姓,道:“爾等只知道我們,忍辱求全,甚至,坐視百姓被玉陰宮欺辱,不敢作為。”

    “但是你們可知道,三年前,玉陰宮王者出世,屠殺了一整個的神衣營,壓得東南一域,氣都喘不過來!”

    他神色悲憤,道:“靖南王拼盡了全力,更是讓一些修行界的修者出面,才熄滅了那王者繼續屠殺的怒火!”

    “而代價,是數十萬兩的白銀,還有不得阻撓他們在東南行事的契約!”

    他話語中充滿了深深的無奈和悲哀,道:“如今,各大修行勢力,因為血劍宮被覆滅一事,已經集結,各州小心翼翼,但是今日卻……”

    他看了孟浩和李圖一眼,慘然一笑,道:“我郭瓊背負罵名多年,換得蘇州百姓安然,也不曾抱怨半句,但如今,全部毀于爾等之手!”

    “罷了,罷了……”

    他說著,失魂落魄一般,離開了,背影卻顯得有些孤獨,有些落寞!

    “真相……居然是這樣?”

    “三年前,一個神衣營的修者,看不慣玉陰宮強搶民女,出手滅了一個傀儡勢力,但是卻引發了玉陰宮的怒火……”

    “世人都說只是賠了錢,卻沒想到,我們被滅了一個神衣營?而對方……僅僅是出動了一個人?”

    所有百姓,聽到這真正的消息,都是一時間有些發蒙!

    三年前的事情,世人皆知。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其追隨真正的內情,居然這么殘酷!

    可以想象,當時的靖南王,乃至朝廷,是何等的屈辱!

    甚至不得不簽署不平等的契約,選擇不再去觸碰玉陰宮的利益……

    “完了,這么說來,咱們蘇州城,豈不是隨時都可能被毀滅?”

    “怎么辦……”

    “快,快逃!”

    “玉陰宮要來了,咱們要完了……”

    一時間,在場的百姓都是驚慌失措!

    他們都急忙忙地散開,消息也隨之飛快散出……

    霎時間,現場就已經沒有剩下幾個人了。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孟浩怔住了,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悔恨!

    “我……我為蘇州城帶來了大禍?”

    他看著周圍四處奔逃的百姓,眼中頓時流露出了一抹茫然,難道自己……錯了嗎?

    或許……自己應該自殺?

    他心中一陣劇烈的內疚傳來!

    但是這個時候,那斗篷人卻站在了他的身邊,聲音中依舊充滿淡然,道:“遵循自己的內心,不會有錯。”

    孟浩看著這斗篷人,不明白對方何以幫助自己。

    斗篷人道:“血劍宮可以被滅,那么玉陰宮,也一樣可以!”

    “既然對方想來,那就讓他們來試試!”

    李圖冷冰冰地開口。

    聽著李圖充滿了信心的話語,孟浩心中一陣忐忑,道:“真的可以?”

    “凡事,且盡力!”

    李圖說完,轉身離去。

    孟浩看著他的背影,卻是驟然握緊了拳頭。

    他堅定轉身。

    他要去找一柄劍,找一柄可以繼續戰斗的劍!

    ……

    霎時間,風雨欲來!

    整個蘇州城,風聲鶴唳!一座大院中,奉神門的幾個弟子,屁滾尿流地跑回來,一個高高在上的青年,正在大廳中喝茶,他很年輕,但是身邊卻有著四個俊俏非常的侍女,其中兩個,正跪在地上

    給他捏腳,而兩個正給他捏著肩膀!

    他很享受。

    “不好了上仙,大長老他們被人殺了!”

    “有修行者出手了!”

    逃回來的弟子立即稟報!

    正在享受的青年弟子,驟然身子一震,起身怒喝道:“什么?!”

    “誰敢這么大膽?帶我去,無論是誰,都要死!”

    他慍怒出門,這是對玉陰宮的挑釁!

    自從三年前那件事以后,誰還敢得罪他們?

    他怒氣勃勃地走出大門,但是心中卻閃過一個念頭!

    “不對!”

    “師尊他們,正在和黃山、雁蕩山、廬山等勢力商議,這件事……或許是一個契機!?”

    他瞬間心動了,轉身朝著出城的方向而去!

    ……

    神衣營,陸子燾心情沉重到了極點,他快馬加鞭,信鴿放出了一只又一只,給各地神衣營傳令,派人來蘇州城!

    同時,也飛信送往京城!

    這里,極有可能化作一處戰場!

    ……

    一座深山中,一座大殿。

    許多老者,來自不同的勢力,此刻正在商議著,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陰冷。

    “證據確鑿,是朝廷動手滅了血劍宮。”

    來自雁蕩山的老者淡淡開口。

    “血債血償,我們應該為血劍宮主持正義!朝廷,過界了!”

    廬山千面神宗的老者,也是露出了冷笑。

    “從何處出手?三年前,玉陰宮曾經一尊王者出馬,就讓東南一域顫抖了,這一次,我們可以出動更多,徹底滅掉朝廷!”

    來自黃山的是一個灰袍中年人,此刻話語充滿了肅殺的意味!

    眾人正在商議,他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力量。

    隨時準備進攻!

    “報!”

    這個時候,外面忽然弟子飛信而至,道:“啟稟各位長老,玉陰宮在蘇州城的勢力,奉神門,被人連殺四個大長老!”

    聞言,大殿中驟然一靜!

    隨即,所有人都是神色激動。

    “天助我也!”

    “朝廷當滅!”

    “哈哈,既然如此,就讓玉陰宮打頭陣!”

    他們紛紛開口,這又是一個契機,一個借口。

    ……

    同時。

    “感覺到了不平常的氣息。”

    蘇州城內,黃道臨開口,搖搖頭,道:“本土的修行者勢力,太過倨傲,太過兇殘了,對蒼生,缺乏起碼的尊重和仁慈。”

    “這會動搖地星的根本的。”

    他嘆息,看得更加深遠!

    “召集人馬吧。”

    李圖卻是淡淡開口,道:“或許,戰爭,即將到來。”

    黃道臨重重點頭,開始召集先古人族的諸多高手。……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