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龍珠演義 > 33、天黑了

33、天黑了

    當然,諸如“像天空般寂靜,像閃電般迅速”的橋段,屬于動畫原創。

    可是從神殿修行歸來后的第23屆武道會上,孫悟空也的確首次展現出了以后龍珠漫畫歷史上極具地位的能力——氣感知!彼時的孫悟空,背對著天津飯甚至能說出靜止不動的天津飯的神態與動作!

    不通過肉眼,就可以捕捉任何角落的對手的攻擊,乃至于舉止、神態,這種武學境界不可謂不是出神入化。

    原本,王超想當然地就以為,這種氣感知的課程,算是神殿副本的內容。

    可是真的如此嗎?

    最有力的反例——龜仙人并沒有去過神殿,卻一樣有著精深的氣境界!

    另一個,貓仙人甚至可以判斷全功率超級賽亞人孫悟空與完全體沙魯的強弱。論起實力,它估計都不夠當時孫悟空父子的一個零頭,可論起武學境界,卻未必有如此懸殊的差距了。否則,孫悟空為什么不問新生短笛,不問波波先生,不問克林,不問龜仙人,不問貝吉塔?

    誰也不知道,在22屆武道會之前,孫悟空獨自修行的兩三年里,他是否經常回憶當初與貓仙人的修業,是否反思過自己其實并未真正掌握的精髓。但是總之,貓仙人的超圣水爭奪課,真正要教學的內容就一目了然了……

    那就是幾百年前,武術之神龜仙人花費了整整三年,才在加林塔上學到的——氣!

    可謂是地球流派最上乘的武學!真諦中的真諦!

    一切功夫,種種武學,催眠術,心靈感應,萬國驚天掌,殘像拳,四妖拳,太陽拳,冥想戰,龜派氣功,氣功炮,舞空術,洞洞波……歸根溯源,都是這一個字,“氣”。

    “怎么不動了?”

    貓仙人看到王超滾到圍欄那邊就呆住了,催促道,“別想偷懶啊,你的功夫還遠遠未夠哩!”

    王超撐地一躍而起,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貓仙人。

    貓仙人被他看得發毛,爪子撓臉問道:“你怎么了?”

    王超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貓仙人。

    “呵呵……你小子功夫不怎么樣,見識倒挺多的。”貓仙人點點頭,“沒有錯,爭搶超圣水水壺只是一種形式而已,本仙人真正要傳授登塔的武術家的,正是如何正確地掌握‘氣’!而想要掌握氣,這第一步,就是要做到盡量減少自身不必要的動作,要使心寧靜……”

    王超深深呼吸,緩緩吐出。

    原來如此。

    其實也算不上孫悟空投機取巧,漫畫里,水壺飛出去孫悟空敢跳出去追,那也真是他的本事。

    設身處地,換成王超的話,他絕對不可能飛身跳出去。

    一來,他沒有尾巴,跳出去基本就只有摔死;二來,他更愿意等把水壺撿上來,重新嘗試。

    孫悟空花了三天,確實用了他的方法搶到了水壺,完成了水面上的修行,而真正隱藏在水面以下的修行……他倒也沒錯過,只是后來是由波波先生幫他補了補課。假如從加林塔開始算孫悟空真正學會氣的話,那就大約是五年以上。即使是只以神殿修行的時間來算,也大約有三年……當然,沒有具體時間,都只是大概的推測。

    不過,王超確實心態放平了許多。

    “再來吧!”他微微一笑,“我不會再急躁了。”

    貓仙人呵呵一笑,“這不是你簡單說完就可以一蹴而就的,要真正做到才行。”

    無需多言,雙方繼續你來我往。

    日升日落……

    月復一月……

    王超徹底沉下來心,完全不去考慮時間的流逝,投入到了加林塔的修行中。

    只是,的確像貓仙人說的那樣,有些事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

    加林塔上的時光,再次過去了八個月。

    距離王超離開西之都,離開包子山,已經過去了十個月。

    依然摸不到超圣水的水壺。

    貓仙人的動作仍然是那么無跡可尋,總能羚羊掛角般消失,又出現……不論王超以什么樣的動作,什么樣的姿勢捕捉,都摸不著一片毛。

    “不對!不對!”

    貓仙人反復教導,它的語氣里倒沒什么不耐煩,大概是世上最有耐心的老師了。

    “多余的動作,不必要的動作,不是指的你肢體上明顯表現出來的動作!比如手臂多劃動了一下,腳多往前探了半步?笨蛋才看不出來這樣的‘多余的動作’!如果連這種程度都控制不好的武術家根本爬不上加林塔~”

    貓仙人神態隨意,輕松地閃開王超的攻擊。

    另一方面,王超也沒有急躁,平靜地練習,反復地練習,同時聆聽仙人的教誨。

    “給你舉個例子~地面上有那種格斗,嗯,格斗家對吧?”

    貓仙人忽然尾巴一搖,打了個有趣的比方,它學著拳擊手的姿態,腳步輕晃,上肢也不斷地輕微晃動,“雖然是個極端的例子,不過你應該也知道,很多這種格斗家都習慣在比賽時,通過這種墊步令全身都保持興奮的狀態,確保當對手攻擊時,自己全身的肌肉隨時可以做出反應,對不對?”

    王超微微喘息,他點頭。

    “那么,即使是你這樣的,在凡人中已經算不錯的武術家~”貓仙人不再晃,它搖搖手指,“即使身體看上去一動不動,可當你在戰斗狀態時,意識里總會想:‘對方會從哪個方向攻擊?’假設你判斷對方從左邊攻擊過來,那么你左半邊的肢體,即使沒有丁點的動作,但也必然會處于‘隨時準備運動’的狀態里~所謂蓄勢待發,對不對?”

    “……”王超啞然,這是顯然的吧?他點點頭。

    “這就是我說的不必要的動作!”貓仙人隨口道,“你的心蠢蠢欲動,帶動了身體的不安,肌肉在興奮,血液在激蕩,心臟在傾訴~你大概不知道,在我的視角里看來,如此躁動的你,簡直全身都是破綻,每一寸皮肉都在大喊著:‘啊,小心,我要進攻咯!’你能明白嗎~”

    王超頭一回聽說這樣的理論,這簡直是與常規的思維完全矛盾。

    沒有準備,心理預防,在戰斗中如何來得及反應?

    身體不進入活躍的應激狀態,怎么跟得上對手的動作?

    “所以我才說,你的動作太明顯了,多余的動作太多了~”貓仙人語調輕快地數落,“而歸根結底,是你的心中,雜念太多了~老實說,我還未見過你這樣心思復雜的凡人哩~即使是壞蛋,大多數也是壞得純純粹粹,比如鶴仙人那小子,還有他那個弟弟?都差不多。”

    王超一頭黑線,你讓他這個穿越來的人,跟“漫畫角色”比單純,這誰比得過!?

    不過,也總算明白自身不足的所在了。

    心不靜,便聽不見風聲。

    心不凈,便見不到氣。

    天空般寂靜,閃電般迅速……

    在進行這樣的修業之余,王超總忍不住去想頭頂更上方的那個地方。

    假如按照常理,在進入神殿之前的加林塔,就該完成了“氣”的修行的話,那么凡人登上神殿的意義是什么?

    孫悟空在神殿見到神仙,對方直接告訴他短笛還未死,要他修行后去解決新生的短笛。而當孫悟空在23屆武道會上擊敗新生短笛后,神仙立刻問了孫悟空一個問題——要不要去做新的神仙?

    神殿,是接任神仙的武術家去的地方。

    而漫畫里,在賽亞人貝吉塔那樣前所未見的強敵出現之前,孫悟空之外的克林等人確實沒有被準許進入神殿過,即使他們當時的力量應該并不弱于最初登上神殿的孫悟空。那么,為何神仙詢問孫悟空接任,卻不去詢問克林?

    心。

    當初神仙也是因為心不純凈,心有邪念,才被前代神仙拒絕,這才讓他將體內的魔性分身了出去。

    而孫悟空恰恰是新生代的武術家中,心靈最為純粹的。神仙被孫悟空拒絕后,也并未詢問似乎“強大”的克林等人,乃至于在人造人篇與短笛重歸一體前,都從未像對孫悟空那樣,對其他人發出接任的邀請……

    登上神殿并得到當代神仙承認的武術家,通常來講,都會是下一任的神仙……

    王超若有所思。

    他正靠在加林殿的圍欄上休息。

    前天才吃過仙豆,因此他不能通過再吃仙豆來恢復體力——肚皮會脹爆的。

    而此刻,又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

    距離他離開包子山,離開塔依絲,已經過去十一個多月……

    “呼……呼……”貓仙人懷里抱著頂端是水壺的木杖,酣然打著瞌睡。絲毫不擔心王超會趁它睡覺的時候偷走水壺。既然王超已經明白搶奪超圣水這項修業的真正目的——也即是真正完成修行的指標,那么王超搶不搶走水壺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不過,貓仙人喜歡這個爭搶的游戲,喜歡這種形式。

    王超靠在圍欄上,一陣一陣的風吹著,非常涼爽。

    就在他漫無目的地遐思時,忽然,瞳孔一縮,直接坐直身體,看向蔚藍的天空——或者說,剛剛還蔚藍的天空。

    天空,突如其來地就黑下來了。

    “唔……”

    貓仙人被突然暗下來的光線刺激到,揉著眼睛醒轉過來,迷糊道,“打雷了?下雨了?咦?”

    它發現了不對勁之處。

    “嗯……啊呀呀,這不是普通的天黑,”貓仙人扶著木杖走到圍欄邊,凝視著天空,“這似乎是……”

    王超坐著,回首看天,平靜道:“是七龍珠。有人搜集了七顆龍珠,召喚出了神龍。”

    “你小子果然很有見識么~”貓仙人抓著胡須,它盯著漆黑一片的天空,過了頃刻,天空中的黑色又很快散去,恢復了蔚藍的祥和景象。貓仙人正要扭頭跟王超斗斗嘴皮子玩,卻發現對方睜大了他那雙奇怪的金色眼睛,緊緊凝視著對面的什么。

    “殿里有什么嗎?能有什么?”

    貓仙人也好奇地看過去。

    它揉揉眼睛,還以為看錯了,又揉了揉。

    “啊呀呀……怎么加林塔上,突然多出兩個孤魂野鬼?被什么魔族殺的嗎?奇怪……”

    貓仙人大感好奇。

    而王超則是緩緩起身,火眼金睛一眨不眨地凝視著正在加林殿中懸浮著的兩朵如同鬼火一般的靈魂。

    貓仙人嘖嘖稱贊道:“我更奇怪的是你小子,竟然也能看到這種鬼魂?看來你眼睛的超能力很奇特哩~”它皺了皺眉,發現王超自從這兩個孤魂野鬼出現后,神態就略微有些緊張,就連身體也有一絲緊繃。

    那兩團鬼魂波動著,似乎在講述著無人能懂的語言。

    王超則是微微睜大了金眼,抿了抿嘴唇,吐出一口氣,終于還是開口,沉聲說道:“巴達克,姬內,是你們吧?”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