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恐怖小說 > 龍珠演義 > 第十章兩種起源

第十章兩種起源

    眾人的午飯,是在一棟山間別墅里開始的。

    沒錯,布里夫博士夫婦踩著午飯點,開著飛行器回到了包子山。大概是擔心兩個女兒餓著。

    布里夫太太還專門為了配合包子山的氛圍,挑了一款森林古堡樣式的別墅。

    饒是孫悟飯心性平淡,也是被這家人行事的豪氣給驚住了。

    加克側身讓塔依絲先走:“塔依絲小姐,你先請。”

    塔依絲:“……”

    布爾瑪早就等不及進去了,一溜煙跑到餐廳間內,爬到椅子上握住刀叉,眼巴巴地等上菜。

    大盛博士與布里夫博士一邊聊一邊走進去。

    布里夫太太則是湊到王超身邊,小聲地問他是不是對塔依絲有意思?王超都驚了,還沒想到該如何作答,布里夫太太已經瞇著眼帶著莫測的笑意走了,又跑到正與加克互懟的塔依絲那邊說了什么。加克朝王超這邊看了看,塔依絲則是帶著不滿數落她母親。

    很快,古堡別墅內飄來香味,大概是機器傭人正在烹飪了。

    本來自從空地上突然出現一棟古堡就一直在警惕的猴尾巴男孩,嗅嗅鼻子聞到這誘人香味,肚子立即咕咕咕叫了起來。

    “餓了?”孫悟飯笑呵呵地走過來,一把撈起小猴子,擦掉這孩子嘴角的口水,抱著他進了古堡,“走,跟爺爺一起吃大餐。”

    賽亞人小孩沒有反抗。大概是真的餓了。

    飯桌上,賽亞人小孩風卷殘云的吃相,與堪稱驚人的食量,再次震驚四座。

    于是大家的話題便再次放到了這外星孩子身上。

    “賽亞人真的那么可怕嗎?”布里夫博士叼著煙說,并沒有聽過加克之前對賽亞人的描述,“從這孩子身上,倒是完全看不出來。不過他們的球狀飛行器,我上午研究了一會兒,的確是非常先進的技術。哦對了,王超——”

    博士看向吃飯的王超,“通訊裝置的話,我有檢查過,的確有預留后門用來監聽與定位的部分。不過,不知道被誰提前拿掉了。”

    “拿掉了?”王超一愣,“是在山里掉了嗎?跟加克粗心大意撞掉的通訊天線一樣?”

    加克雖然覺得很不爽,但是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布里夫博士搖頭道:“不是,我可以肯定是被人為移除的。沒有任何撞擊破損的痕跡。”

    大盛博士吃驚道:“等等,難道博士您……只花了一上午就已經將外星人的通訊技術研究結束了嗎?”

    “啊……”布里夫博士本來還想謙虛一下,但覺得沒什么必要,便點頭承認,“差不多吧。這種事情,我覺得布爾瑪也能做到喔。”

    布爾瑪細嚼慢咽,吃相斯文,謹慎地問道:“是嗎?”

    “雖然的確更先進,但與我們通訊方面的技術也是有相互補足的地方的,甚至某些地方我們這邊的理論更先進。”布里夫博士笑著講大概的技術要點,聽得布爾瑪直點頭,恍然道:“原來如此哦!”繼續吃飯。

    “被提前拆掉了……”

    王超則是很在意這一點。是拆掉的,還是有意選擇了的未被安裝遙控后門的型號?

    他不由地去想到了孫悟空或者說卡卡羅特的父親,巴達克。

    這位極具前瞻眼光與憂患意識的優秀戰士,如果是他的話,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故意將球形飛行器內的竊聽與追蹤裝置毀掉,或者說選擇了“純凈版”的飛行器,有沒有可能呢?

    王超沒有看過銀河巡警加克的短篇,但他曾經聽說過“鳥山明親筆畫的龍珠前傳”的事情,因此對所謂的“龍珠負”起源故事有所耳聞。

    不過,因為他本人更喜歡小時候在動畫里看到的那一版起源,也就是那張經典的“孫悟飯舉著光屁股的孫悟空”定格畫,所以當初稍微有點排斥所謂的“正統龍珠前傳”,這才沒有仔細了解過。

    但現下他置身于龍珠世界,而眼前的所見,似乎正是指向他不太喜歡的起源故事版本。

    王超也不是太死板的人,眼見為實了還死鴨子嘴硬。那么,既然真正的起源,是卡卡羅特落地穿著戰斗服的這一版的話……他琢磨起來,很快便想到了動畫版的不合理之處。那張經典“舉高高圖”就有不和諧之處——那副景象索要表現的,無非是孫悟飯撿到外星小孩的那一刻(因為是光屁股),那一場景。

    可是,剛落地的那個都還不是孫悟空,仍然還是“卡卡羅特”,既然是卡卡羅特,怎么會露出那么傻白憨甜的笑容呢?

    另一方面,正傳漫畫里,所有關于孫悟空起源的說法,都是來自龜仙人與拉蒂茲的口述——甚至都不能說是口述,因為他們兩個都沒有親眼見過當時的事情;頂多算個轉述。

    他們一個是聽徒弟孫悟飯隨口一提,信息有無遺漏都值得商榷;另一個,在卡卡羅特被送出時,甚至都不在貝吉塔行星上,對于弟弟被送走的真正情形,其實根本無從了解,之所以知道卡卡羅特被送到地球,大概也是從數據庫里查到的結果。

    那么,比起這兩個人的轉述,顯然鳥山先生親筆所著的,從客觀視角正面描繪的,貝吉塔行星毀滅當天,巴達克兩口子將卡卡羅特送走的刻畫,更為準確……想到這兒,王超不免打心里升起一陣古怪。鳥山啊鳥山,畫出這個龍珠世界的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還是說,只是多元宇宙的一種巧合呢?

    說了這么多,其實王超琢磨出來的,只有一點,那就是那篇龍珠負所要傳達的,與以往我們所認知的最關鍵的一條信息的差別所在!

    那就是,以前我們都認為,卡卡羅特被送到地球的目的,就正如拉蒂茲所說,是為了侵略,為了毀滅!

    但是鳥山所著的、王超此刻所見到的能夠驗證的、都在說明……卡卡羅特不是為了毀滅而來,他是為了逃難而來!是巴達克夫妻倆為了保護這個小兒子,才將其送到偏遠到弗利薩軍團都懶得派人來追殺的地球,他們甚至將飛行器內的竊聽與追蹤裝置毀掉。

    而這兩種一虛一實的起源故事的差別就在于此。

    那么,其所透露出來的,鳥山先生想表達的、這個世界所存在的一條客觀現實便是——賽亞人并非天生冷血無情之輩。原來版本的,卡卡羅特是為了毀滅才從一出生就被送到地球,這個故事背后冷血的巴達克不成立了;轉而成立的,是那個帶了一絲溫情,做出決斷,將小兒子送走,來躲避自己預感中可能出現的毀滅性災難,充滿了與常人無異的人情味,的那個巴達克。

    而這,無一不與王超目前所了解到的現實吻合著。

    那么現在剩下的唯一能證明這一點成立的證據……

    飯桌上吃得差不多了,不過王超很早就在低頭苦思冥想,大家也就沒打擾他。忽然,王超抬頭,看了幾眼那邊吃飽飯顯得無所事事開始騷擾孫悟飯的眉毛胡子的“卡卡羅特”后,問布里夫博士道:“博士,能不能請您幫一個忙?”

    “喔,可以啊。”布里夫博士聽出王超鄭重的語氣。

    “請您幫忙檢查一下……這小子的具體年齡。”王超指了指一無所覺的賽亞人小孩。

    “可以是可以,”布里夫博士考慮了一下,“不過我對生物醫學方面涉獵不深啊。可能需要花個一整晚的功夫補一補相關的知識了。”他隨和地笑道,“畢竟,事關可能毀滅地球的外星人的事情,不是很方便交給醫院那邊,對吧?”

    “一整晚……”大盛博士對這個時間尺度感到耿耿于懷。這就是真正的天才的領域嗎?

    下午,布里夫博士夫妻離開,帶了一管血液與其他組織細胞,回去了西之都。

    為了讓猴尾巴男孩乖乖抽血,還是孫悟飯親自出手摁住他。

    加克問王超:“你是要做什么?”

    王超笑道:“不做什么,隨便抽抽,隨便查查咯。”

    原版的起源故事,與鳥山親筆的前傳故事,還有另外一個關鍵的不同——那就是卡卡羅特降臨到地球時的年紀!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