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頭狼 > 2971 這地方確實有魔咒

2971 這地方確實有魔咒

    ♂? ,,

    次日中午,聚龍閣大酒店。

    也就是上次秦正中舉辦“江湖大會”的那家酒店的大廳里。

    我特意往腦袋上扣了頂鴨舌帽,擋住頭上的紗布,帶著張星宇、錢龍緩緩邁進酒店,除了我們幾個以外,家里的精銳基本也部到場,地藏、謝天龍、白帝乘不緊不慢的跟在身后。

    邊往里走,我邊撥通秦正中的號碼“中哥,我約了輝煌公司的朋友商量合伙抓捕艾力的事情,能不能麻煩安排兩臺巡邏車過來維持維持秩序,我怕我們萬一談不攏,到時候又給惹麻煩。”

    “最好不要耍花招。”秦正中沉寂幾秒鐘后,丟下一句狠話,直接掛斷了。

    沒有任何門迎和接待,整個酒店似乎被承包下來一般,冷冷清清的。

    環視一眼四周,我側頭朝張星宇輕問“哪個房間?”

    “大廳。”張星宇抿嘴苦笑“敖輝選的地方。”

    走進大廳以后,最當中的圓桌旁此刻已經坐上了人,敖輝正居主位,李倬禹、洪震天依次其旁,身后還跟著幾個溜光水滑的小青年,昨晚上把我腦袋砸傷的那個敖飛也在,見到我瞇眼打量他,他不屑的摸了摸耳垂上的大耳環冷笑兩聲。

    我抽了口氣,笑容燦爛的雙手抱拳打招呼“多日不見,輝叔風采不減吶。”

    該說不說,盡管是對手,但敖輝的整體形象和氣質,確實是我見過的所有這個年齡層的人里最出類拔萃的,頭發一絲不茍的梳在腦后,黑白相間的胡茬雖然沒有太過修整,但卻充斥著慢慢的韻味,一雙宛如鷹隼般的眸子,散發著不屬于他這個歲數該有的精芒。

    老炮悠哉,少了幾分年輕氣盛的張狂,多出一縷滄桑內斂的沉穩。

    他今天穿了件淺灰色的休閑裝,看上去格外的整潔,手上戴塊足夠在小城市里換一套別墅的腕表,微笑著注視我的臉龐,面對我的問好,似乎并沒有回應的意思。

    洪震天夾著煙卷,笑呵呵的開腔“王總這陣勢擺的可是夠足啊,怕是把家里能打硬仗的拉過來了吧。”

    “嗯,說假話是為了顯擺,說實話是我害怕。”我大大方方的點頭承認,隨即拉起他們對面的一張桌子,再次望向敖輝“輝叔,我開門見山吧,這次找們,目的只有一個”

    “見山之前,我先說幾句客套話。”敖輝清了清嗓子,一旁的李倬禹馬上畢恭畢敬的端起一杯香茗放到他手邊,敖輝很自然的喝了口茶,淺聲道“我為小飛昨晚上的不理智和粗魯向道歉,記得上次見時候,好像還在郭海的手下苦苦掙扎,一晃眼不到二年,頭狼二字已經響徹整個yang城,小朋友真的很讓我意外啊。”

    可能是唯恐被對方輕視,錢龍也馬上抓起茶壺替我倒上一杯,粗聲粗氣的吭聲“朗哥,也喝!”

    “”我瞟了眼恨不得把茶杯塞我嘴里的錢龍,干咳兩聲,目視敖輝“我這個人就是受不得束縛,加上運氣好而已,跟貴公司穩扎穩打的發展趨勢比起來,我真的只能算劍走偏鋒的小巫。”

    “不受束縛好啊,束縛就是模式化,我見過太多不甘人下的孩子就是被模式化給變為平凡,但沒有辦法,身處這樣一種環境里,隨大流是自保最好的方式,世間渾濁不堪,清白怎會長存。”敖輝爽朗的仰頭大笑。

    “輝叔說的對。”揣摩不明白這頭老狐貍到底想表達啥,我趨于敷衍的點點腦袋。

    敖輝端起茶杯又小飲一口,感慨似的吹氣“這世上的事兒啊,認真不對,不認真更不對,固執己見不對,目空一切還是不對,隨遇而安才是最自然,就好比想保護青云國際,可我們偏偏想打壓,說究竟誰對誰錯?”

    “沒有對錯,大家圖的就是一份臉面,臉面是啥?說白了不就是虛榮心嘛。”我想了想后低聲道“虛榮心這玩意兒為啥能在人們心中如此穩固,因為每個人都希望受人羨慕,在羨慕中被尊重,即便說這句話的我和聽這句話的也不能免俗。”

    “哈哈哈,小伙子越來越長進。”敖輝遲疑幾秒,隨即拍手道“好吧,我們正式開門見山。”

    我吸了吸鼻子道“一句話就能概括我今天的目的,青云國際的事情上,我不希望貴司參與和落井下石,貴司不幸去世的兩名財務,王影一定會給們拿出滿意的賠償,至于他們的身份,我想輝叔您您肯定懂得。”

    敖輝聞聲沒有馬上接茬,反倒看向一旁的李倬禹和洪震天。

    李倬禹耷拉著腦袋,宛若一幅老僧入定的模樣,根本沒有要應聲的架勢,洪震天見狀蠕動兩下嘴角,也低頭盯著面前的茶盞發起了呆。

    “特么說不參與就不參與,是老天爺呀!”這時候,站在敖輝身后的敖飛突然五馬長槍的歪脖喊叫“我告訴王朗,我們輝煌不缺錢,想讓我們接受賠償,那只能讓那個臭婊砸拿命抵賬。”

    “臥槽尼”錢龍繃著臉“蹭”一下躥了起來。

    “安靜!”地藏連忙從后面兩手壓住錢龍的肩膀,微微搖了搖腦袋。

    我點燃一支煙,重重裹了一口后,再次看向敖輝“輝叔,他的話能代表您的意思嗎?”

    “剛剛的提議還不夠完整,我建議再補充一下。”敖輝答非所問的淺笑,隨即又看向錢龍道“另外小伙子,應該多和王朗學學,做人要學茶壺一樣,即便屁股燒紅了,也得快樂的吹口哨。”

    “他學不來,我也不需要他學。”我直聲道“那我聽懂輝叔的意思了,咱們就此別過吧。”

    “說見就見,說走就走,拿我們當馬路過呢?”敖飛斜眼歪嘴的吹氣“看來昨晚上我給的教育還是不太夠。”

    “能攔得住我?”我笑瞇瞇的反問,但眼睛去盯盯注視敖輝。

    “呵呵。”敖飛打了個一聲尖銳的流氓哨“哥幾個,王總似乎在質疑們的實力。”

    “踏踏踏”

    剎那間,大廳兩側,包括進口的地方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三四十號面無表情的漢子從四面八方將我們圍攏而來。

    地藏、謝天龍和白帝紛紛擋在我左右,擺好了準備拼命的架勢。

    敖飛扯著破鑼嗓門,眼珠子鼓的圓溜溜的厲喝“攔的下嗎?昂!”

    “人之所以言之鑿鑿,是因為知道的太少。”我苦笑著搖了搖腦袋,掏出手機撥通秦正中的號碼“中哥,我還在聚龍閣大酒店,輝煌公司的朋友似乎不太想讓我幫忙抓艾力。”

    秦正中沒有回應任何,直接“啪”一下掛斷電話。

    “滴嗚,滴嗚”

    緊跟著,一陣急促的警笛聲泛起,敖飛緊繃著臉吐了口唾沫“操,我還以為多大個手子,敢情也是個遇事就求巡捕叔叔幫忙的廢物。”

    “小天告訴我,他上次是在這里丟的臉,我很好奇這地方到底有什么魔咒,現在看來不過爾爾。”敖輝站起身子,興趣索然的擺擺手“小伙子,我還會在yang城逗留很久,期待我們下次繼續品茶論道。”

    “沒問題。”我樂呵呵的比劃一個ok的手勢,帶著哥幾個撞開包圍我們的人群,大步流星的朝門口走去,即將出門時候,我回過來腦袋,朝著已經離席的敖輝微笑“輝叔,關于剛剛說做人應該像什么的問題,我有不同的理解,我感覺人應該像水,平時可以沒有形狀,但遇事,必須凝結成冰。”

    “哈哈哈,那我就提前預祝能冰封千里。”敖輝慢條斯理的揮舞手臂。

    走出酒店,兩臺盯著紅藍警示燈的巡邏車不偏不倚的停在正門口,張星宇深呼吸兩口呢喃“談崩了,剛剛真嚇我一腦門子的白毛汗,得虧提前給秦正中知會一聲,不然今天咱都得跪,敖輝挺大個歲數,我還尋思他能講點道義呢,合著也是個老棒槌。”

    “崩了嗎?我咋感覺還沒開始正式談呢,輝煌公司能起來,需要的就是太多不論道義的棒槌,很正常!”我歪著脖頸反問一句,隨即掏出手機道“收拾收拾,準備上場。”

    我們一行人剛剛鉆進車里,就看到李倬禹、洪震天和敖飛幾人簇擁著敖輝也走了出來。

    敖輝瞟了眼巡邏車,又朝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嗡!”

    就在這時候,一輛沒有掛牌照的黑色本田“思域”轎車馬力十足的打街口駛來,兩把黑漆漆的槍管順著車窗探出。

    “曹尼瑪得敖輝,昂首挺胸!”消失多日未見的孟勝樂降下來車窗,懷抱一桿“五連發”大吼一聲。

    敖輝條件反射的抬起腦袋,旁邊的李倬禹、洪震天一幫人都本能的往后靠攏。

    車內再次傳來一聲低喝聲“從今天開始頭狼和輝煌正式策馬揚鞭,槍響yang城,從開始!”

    “嘣!嘣!”

    幾聲沉悶的槍響泛起,劃破整條街上的寧靜,擋在敖輝前面的兩個青年胸口飆起一抹血跡,慘嚎著倒在地上。

    本田轎車沒作任何停留,直接絕塵而去。

    “滴嗚、滴嗚”

    守在酒店門口的兩臺巡邏車馬上拉響警報開追,而前面的本田車駛出去大概二三百米后,兩個黑衣黑褲的青年從車里跳下來,雙手抱在腦袋上,直接蹲下,同時高喊“同志,不要開槍,我們自首!”

    瞟了眼驚魂未定的敖輝一眾,我從車內伸出來腦袋,笑呵呵的比劃一個抹脖的手勢,抻脖高喝“嚇一跳吧輝叔,別急,就是道開胃菜而已,我回答剛剛最后的問題,這地方確實有魔咒,上次是洪震天在這丟的臉,這回換成,既然沒什么規則了,那咱們就用最純粹最直接的江湖方式重新認識一下吧,yang城從這一刻開始會不間斷的傳出槍響,而我頭狼將踏著的軀體正式揚帆起航”

    toung

    。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