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頭狼 > 2969 歸隊掃場砸人!

2969 歸隊掃場砸人!

    ♂? ,,

    &a;lt;r /&a;gt;

    任由王影在我身上亂哭帶打的拍了十幾下后,我這才喘了口氣調侃她“打歸打、罵歸罵,別蹭我一身大鼻涕哈。”&a;lt;r /&a;gt;

    她嬌喘吁吁的停下來,漲紅著臉蛋輕罵“走,不想跟說話。”&a;lt;r /&a;gt;

    “我走也得等他們回來接我走。”我撇撇眉毛,壓低聲音道“發泄了吧,舒坦沒?沒舒坦再繼續整兩下,正好省得我待會去做按摩。”&a;lt;r /&a;gt;

    王影輕撩散發的秀發,頓了頓后,內疚的道歉“對不起,連累也受傷了。”&a;lt;r /&a;gt;

    “我受傷是小事兒,如果能幫把麻煩平下來,再傷重一點也無所謂。”我重新坐到床邊的小椅子上,嘆了口氣道“關鍵是咱現在就算給人磕頭,都怕找不對廟門,知道嗎?”&a;lt;r /&a;gt;

    王影沒有作聲,嫻靜的望向我。&a;lt;r /&a;gt;

    我揪了揪鼻頭,語重心長的問她“是不是以為自己的計劃可天衣無縫啦?透過洛葉挖出來天棄組織在yan城的其他人動向,完事再找倆心狠手辣的刀手,小嘍p直接干掉,能逮著條大魚的話,用來交換莽叔,是這樣嗎?”&a;lt;r /&a;gt;

    王影像個犯錯的孩子一般磕巴“我我”&a;lt;r /&a;gt;

    “別社會我他,幸福靠大家了。”我習慣性的掏出煙盒,看到她身上的病號服后,猶豫片刻后又揣了起來,沉聲道“要是天棄組織真那么簡單,這事兒我自己干不明白啊,我跟講,洛葉或許是條大魚,但他統領或者他能聯系到的絕對都是不足他的嘍p,天棄組織要是擱yan城真那么強橫,我現在早就過完頭七了,這么簡單的道理,想不明白?”&a;lt;r /&a;gt;

    王影聲音很小的回應“我也是在艾力動完手以后,才想明白的。”&a;lt;r /&a;gt;

    “壓根就不應該動手,更不應該把洛葉擄走。”我鼻孔噴著熱氣道“自作聰明的以為把洛葉身上的指紋都清理掉,巡捕就沒證據了?啥年代啦姐姐,以為還是過去那種一件懸案掛十年的社會嗎?”&a;lt;r /&a;gt;

    王影抿著嘴角呢喃“不這樣的話,們當天肯定也會干掉洛葉,到時候肯定逃不過,我只是想想幫”&a;lt;r /&a;gt;

    “想干啥?想幫我?”我哭笑不得的搖搖腦袋“奶奶呀,這是在給我幫倒忙,懂嗎?假如那天沒有擄走洛葉,他最后不是死在佛爺的手里就是死在小獸的手里,他倆一是三角區的,二沒有國內戶籍,讓巡捕跨境抓去唄,結果經過那么一打岔,事情非但沒變小,反而越來越大。”&a;lt;r /&a;gt;

    王影淚眼婆娑的抬起腦袋“又吼我。”&a;lt;r /&a;gt;

    我無語的拍了拍腦門子道“不好意思,這次真不是故意的,我盡量小點聲,知道錯的最離譜的地方是哪嗎?從洛葉口中弄清楚天棄組織分布在各公司的奸細后,不應該馬上動手。”&a;lt;r /&a;gt;

    王影抽泣道“吳中已經打電話威脅我了,我如果不動手的話,他肯定會先下手為強。”&a;lt;r /&a;gt;

    “要么說自作聰明呢。”我又差點沒壓住火,深呼吸兩口氣,淺聲道“只要不動手,吳總百分之一千不敢碰一指頭,完可以用知道的信息去要挾他,搞不好他連洛葉被殺的后賬都不敢再找算,想啊,他在我們公司、青云國際、輝煌公司都有奸細,這種事情如果抖落出來,他能扛得住這么多家聯手攻擊嗎?哪怕是保持沉默,他都得投鼠忌器,有無數種解決的方式,選的最蠢的一種。”&a;lt;r /&a;gt;

    “我怎么蠢了?”王影不服氣的怒視我。&a;lt;r /&a;gt;

    我耐著性子解釋“想啊,天棄安排進來這些內應肯定費了不少事兒,但這些人估計都還沒發揮出該有的用途,屬于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這么一動彈,等于替他做出了決定,對天棄組織來說,不過是損失了一批可有可無的草根,但對我和輝煌公司來說,卻被實實在在的扇了一嘴巴子,不還手吧,別人看笑話,還手吧,就是大矛盾的爆發。”&a;lt;r /&a;gt;

    “我我沒想到這么多。”王影愣了一下,眼圈再次泛紅“我當時只是想幫一次性解決掉天棄這個大麻煩,有可能的話,說不定還能把我爸救出來。”&a;lt;r /&a;gt;

    “天棄如果真那么容易解決,爸也不會現在受制于人,輝煌公司更不會如日中天的崛起。”聽到她的話,我承認自己的心口確實禁不住一顫,吞了口唾沫道“現在的麻煩是抄刀人必須站出來,也就是那個艾力必須得去自首,否則的話,輝煌公司、天棄組織,保不齊別的什么三教九流會同時朝們發難。”&a;lt;r /&a;gt;

    “不行,艾力不能交出去。”王影撥浪鼓似的搖頭“他是我爸最后的門徒,而且也不是我找的他,是他主動聯系的我,當聽說我爸出事以后,他主動帶著三千萬來找我,如果”&a;lt;r /&a;gt;

    “沒有如果,不管他是誰,他都必須得站出來。”我打斷王影的話,表情嚴肅的解釋“只有他站出來,我才做通李倬禹的思想工作,讓他順臺階下來,秦正中那邊也好交差,否則的話,倒霉的人就是,就是青云國際。”&a;lt;r /&a;gt;

    王影銀牙咬著薄唇,近乎懇求的注視我“王朗,他是我最難的時候,第一個愿意朝我伸出援手的人,懂那種感覺嗎?”&a;lt;r /&a;gt;

    我失神的怔了幾秒鐘,淺聲道“他并不是第一個,只是不知道而已,咱們不爭論了,看這樣行嗎?將事情的原委,和我剛剛分析過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訴他,讓他自己做決定,他如果肯站出來,我會想辦法幫他打官司開脫,哪怕關兩家酒店,也會想轍保他個無期。”&a;lt;r /&a;gt;

    “我”王影猶豫很久后,拿起自己的手機。&a;lt;r /&a;gt;

    “別拿自己電話聯系,明天或者后天,找公用電話。”我按住她的手背,搖搖腦袋道“記住,從現在開始,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也不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完就是他自編自導,得先想辦法把自己摘出去,然后才能替他發力”&a;lt;r /&a;gt;

    “咣當!”&a;lt;r /&a;gt;

    我話沒說完,病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六七個流里流氣的小青年晃晃悠悠的從門外闖了進來。&a;lt;r /&a;gt;

    &a;a;ap;ap;ap;97;&a;a;ap;ap;ap;117;&a;a;ap;ap;ap;122;&a;a;ap;ap;ap;119;&a;a;ap;ap;ap;46;&a;a;ap;ap;ap;99;&a;a;ap;ap;ap;111;&a;a;ap;ap;ap;109; 接著一道充斥著雄性激素過剩的公鴨子嗓門響起“王影,內個死啞巴呢。”&a;lt;r /&a;gt;

    穿件花格子襯衫,頭發梳的跟牛犢子舔過似的洪震天歪著膀子走了進來,見到我后,洪震天下意識的閉上嘴巴,隨即看向我道“男王總也來探望女王總啊,沒打擾到您倆吧?”&a;lt;r /&a;gt;

    “出去,別讓我說第二遍。”我面無表情的指了指門口努嘴“別給我制造捶的借口。”&a;lt;r /&a;gt;

    “說特么什么呢,算干的。”一個剃著“莫西干”發型,耳朵上戴個大耳圈的小伙哼哼唧唧的沖我走了過來。&a;lt;r /&a;gt;

    我不耐煩的一胳膊擺開小伙的手臂,同時擋在病床前,那身體擋住身后的王影,橫著眉頭厲喝“別特么跟我比比劃劃,容易挨扎。”&a;lt;r /&a;gt;

    洪震天雙手抱在胸前,依靠著病房的門板,輕飄飄的點上一支煙吹氣“王總啊,今天這事兒可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這些人是我們公司死去那兩個財務的家人和好朋友,他們要找罪魁禍首,我也攔不住啊。”&a;lt;r /&a;gt;

    被我推了個踉蹌的小伙,呲牙瞪眼的罵咧“特么推我一個試試!”&a;lt;r /&a;gt;

    “小飛,千萬別沖動,王總真有刀。”洪震天皮笑肉不笑的喊了一聲,那個跟我破馬張飛的小伙頓時迷惑的扭過去腦袋。&a;lt;r /&a;gt;

    “看我這腦子,忘了跟王總介紹了。”洪震天樂呵呵的一笑,兩步走到小伙跟前,摟住對方的肩膀頭,玩味的審視我“王總啊,這位是我們總公司的敖總秘書敖飛,也是敖總的侄子,同樣還是我們一位死去財務的拜把子兄弟,一聽說自己發小出了事,敖秘書馬上飛了過來,哦對了,我們敖總也來了,說是隨時可以跟您談談。”&a;lt;r /&a;gt;

    “怎么滴,這是拿敖輝嚇唬我啊。”我啞然失笑。&a;lt;r /&a;gt;

    “笑話干瘠薄,夠格嗎!”被稱作敖飛的青年一巴掌直接推在我胸口。&a;lt;r /&a;gt;

    我因為腿上有傷的緣故,沒有站穩,頓時坐在了王影的身上。&a;lt;r /&a;gt;

    不等我站起來,敖飛立即又如狼似虎的撲了上來,昂頭高喝“給我打,男的干殘廢,女的毀了容!”&a;lt;r /&a;gt;

    頃刻間,幾個青年一股腦都涌了過來,條胳膊同時抓向我身后的王影。&a;lt;r /&a;gt;

    “洪震天,我曹尼瑪!”我迅速爬起來,抬起胳膊擋在前頭低吼“是特么想開戰對吧!”&a;lt;r /&a;gt;

    “小飛,別沖動啊,王總可厲害啦”洪震天嬉皮笑臉的退到病房門口,裝腔作勢的喊了幾嗓子,隨即又朝我聳了聳肩膀頭“王總您也看見啦,我攔了,實在是攔不住啊,我身上也有傷,還是您前幾天賜給我的呢”&a;lt;r /&a;gt;

    我拼盡力的擋在前頭,可怎么也架不住對方人多,很快就再次被推倒。&a;lt;r /&a;gt;

    “麻了嗶,小婊砸,敢找人弄我兄弟。”敖飛趁著機會,一把扯住病床上王影的頭發,粗暴的直接薅拽下來,另外幾個小伙馬上一窩蜂似的圍攏過去拳打腳踢,王影嚇得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不停尖叫。&a;lt;r /&a;gt;

    “滾蛋,都給我滾!”我掙扎著爬起來,整個人壓在王影身體,替她扛下來大部分攻擊,雨點一般的拳頭和腳踹“嘭嘭”在我后背響起。&a;lt;r /&a;gt;

    “別打他,不要打他。”王影不停推搡我,滿臉是淚水的哀求“王朗,別管我了,他們會打死的。”&a;lt;r /&a;gt;

    我被打的幾乎岔過去氣,本能的絲絲摟住他的身體。&a;lt;r /&a;gt;

    不知道挨了多久,感覺到身后的攻擊減弱很多后,我下意識的抬起腦袋。&a;lt;r /&a;gt;

    “都讓開,不頭狼的社會大哥嗎,我特么綽號專干社會哥。”敖飛突兀抓起邊上的椅子,舉起來照著我腦袋狠狠的砸了下去,椅子當即從中間裂成幾瓣,他手里只剩下兩條椅子腿。&a;lt;r /&a;gt;

    “嗡”&a;lt;r /&a;gt;

    我眼前一黑,劇痛感瞬間襲來,接著就感覺額頭黏糊糊的,一縷鮮血順著我的面門就滾落下來,很快將我的視線模糊,我沒有動彈,仍舊直勾勾盯著敖飛,嘴角泛起“桀桀”陰森的笑容。&a;lt;r /&a;gt;

    “呸!”敖飛被我嚇了一跳,壯膽似的朝著我吐了口粘痰,然后擺擺手道“今天先到這兒吧,小婊砸聽清楚老子的話,一天抓不到啞巴,我就難為一天,以后出來進去多注意點,保不齊我會拿硫酸潑的臉。”&a;lt;r /&a;gt;

    說罷話,一行人牛逼哄哄的揚長而去。&a;lt;r /&a;gt;

    洪震天走在最后面,洋洋得意揮揮手臂獰笑“撒由那拉啊王總,今天的事情可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您要是不服氣,大可以直接跟我們敖總談,不過這事兒說破大天也是您的紅顏知己不占理,您要是準備報警的話,那就不勞大駕了,待會我規勸小飛主動跟去自首,反正打架斗毆也不能把他判死刑,哈哈哈。”&a;lt;r /&a;gt;

    等人都走后,我才緩緩松開王影,隨即重重躺在旁邊的地上,王影慌忙抱住我腦袋搖晃喊叫“王朗,沒事吧王朗,快來人吶,醫生,醫生”&a;lt;r /&a;gt;

    “別哭喪,鼻涕頭子甩我嘴里了,這點事兒叫事兒嘛,放心吧,哥屬貓的,有九條命呢,扶我扶我坐起來歇會兒就好,總算特么找到合適入場的身份了。”我一邊喘著粗氣擺擺手,一邊吃力的從兜里掏出手機,撥通孟勝樂的號碼“歸隊,掃場,砸人”&a;lt;r /&a;gt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