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鄰家美姨 > 第922章 法院的傳票

第922章 法院的傳票

    其實在羅恒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確實已經忍不住想打他了。

    不過,這一耳光并不是我打的,而是……美姨打的。

    這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讓我們成為了餐廳里的焦點,所有人都紛紛側目斜視。

    羅恒捂著臉,急了,霍的站了起來,“臭婊子!你特么敢打我?”

    說著他就舉起手來,想要對美姨動手!

    我當然不是吃素的,站起來一把就攥住了他的胳膊。

    “怎么著?羅先生,真想在這兒動手啊?”我說道,“試試?”

    “你以為老子怕你?”羅恒急了,他回頭沖門口招手。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門口很快就沖進來兩個身穿西裝的彪形大漢。

    很明顯,這是他的保鏢!

    “給我打他!打這兩個狗男女!”羅恒急了,指著我和美姨對他的保鏢說道。

    這時候餐廳的工作人員見狀忙上前將他們攔住了。

    “你們特么不要攔我,今天我非打死這兩個王八蛋!”羅恒不顧阻攔一把掀開了餐廳的工作人員。  我急忙擋在了美姨身前,對羅恒說道,“別以為你帶保鏢來我就怕了你了,不過你考慮清楚了,大庭廣眾之下,要是鬧大了,不知道我們誰不好收場一些?我無所謂,

    能跟你羅大腕兒上回新聞也挺好。”

    他明顯猶豫了一下,其實我心里知道,現在動起手來,吃虧的必然是我和美姨,他那兩個保鏢各個魁梧,我哪里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我也做好了準備,他們要真的動手,我也跟他們拼了。

    這時候酒店的保安和經理沖了上來,將他們拉開了,他們的經理是一個笑容甜美的中年女性,笑容可掬的對我們勸阻,讓我們不要傷了和氣。

    “和氣?”羅恒冷笑道,“還傷了和氣?你哪只眼睛看出來我和他們有和氣了?我今天非弄死他們!”

    那經理笑道,“先生,如果您執意如此,那我們也只好報警了。”

    羅恒長舒了一口氣,對他的保鏢說道,“行了,你們先下去吧。”

    他的保鏢這才又重新走了出去。

    羅恒對酒店的經理說道,“行了,你們也下去吧,我們沒事了。”

    那酒店經理看著我們,明顯有些猶豫,生怕她一走,我們又再次動手。

    “下去啊,我說話沒聽到是么?”羅恒不耐煩的說道。

    “那您得保證不許再鬧事,要保持安靜,否則,我沒法向其他客人交代。”那經理溫文爾雅的說道。

    “我知道了。”羅恒說道,“我就是跟他們聊聊,你不是說我們有和氣么。我和他們修補修補和氣。”

    那經理看了我和美姨一眼,說道,“如果您需要任何幫助,請通知我。”

    “放心吧,沒事的。”我笑道。  那經理這才離開,羅恒坐下以后,冷笑了一聲,說道,“陳美琪,我這么跟你說吧,本來我們倆的事情還有商量的余地,但是現在,你這一巴掌,我可以恨負責任的告

    訴你,這事兒沒完了。你現在就是想答應條件,也沒有那個機會了,你知道么?”

    我笑道,“羅先生,我覺得你這個理解能力確實是太差了,我們在這兒和你說了這么半天,你怎么到現在還聽不出我們究竟是什么意思?”

    “哦,那你說說你什么意思?”  “我們打從一開始,說的就不是選擇的問題,也就是說,美姨她從來就沒有考慮過選擇你那無恥的條件,我們費勁口舌跟你說這些話,只是在勸你,希望你可以改過自

    新,為了你的老婆孩子,還有你的經紀人想一想,不要鬧到最后,誰也收不了場。”我說道。  “那我覺得你們的理解能力恐怕問題也很大呀,”羅恒冷笑道,“我特么說了半天,你們好像也沒有明白你們自己目前的處境,居然還在勸我?誰給你們的自信?我再跟

    你們說一遍,本來你們還有選擇的機會,但是現在,我不打算給你們這個機會了,我會讓你們知道,什么叫做求生無路,求死無門,什么叫做絕望。”

    我笑了一下,說道,“羅先生,有的時候呢,也不要過于自信,過于自信我們一般稱為自負,而自負的人,往往都沒有什么好結果。”

    “是么?”羅恒說道,“我可不這么覺得,我覺得人之所以自信,是因為他擁有掌控的權力,掌控自己命運的權力,掌控別人命運的權力。”

    “你是說,你掌控了我們的命運?”  “當然。”羅恒說道,“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們,接下來你們將要面臨什么,陳美琪,你會被劇組起訴,因為遲遲不履行合約入組,對劇組和投資公司造成巨大的損失,初步估算在兩億左右,而你,陳美琪將賠償至少一億。如果你的資產無法賠償一億,法院將會對你的固定資產進行抵押和拍賣,到時候你的房子,你的咖啡廳都將會被拍賣,如果還是不夠,也沒有人替你償還這些錢,那你就做好準備,至少十年的大牢生活在等著你,而且,你也不要去想減刑提前釋放的好事,有我在外面幫你,你大可以

    放心,絕對沒有這個可能。”  說到這兒,他得意的笑道,“陳美琪,你看你現在多漂亮,往那里面一待,和那些個男不男女不女的變態待在一起,十年時間,除了死,你沒有任何辦法解脫,等你再出來的時候,別說過氣不過氣了,就說你那人老珠黃飽受摧殘的老女人的樣子,皮糙肉厚,滿手的老繭,更別提沒有半點姿色,你說,你那些粉絲還認不認得你?到時候

    秦政這小子還會不會要你?”

    說完,他就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瞧你那無恥的樣子。”美姨無奈的罵道。

    “喂,”我叫住了他,“羅先生,我友情提醒一下你啊,你這個屬于完全的意吟,也就是,靠想象獲得精神的滿足,這是病,得治。”

    “想象?”他陰鷙的說道,“很快,你就會看到它將變成現實。明天,我保證你的美姨就會收到法院的傳票。”

    “不用客氣了,我們暈船,別給我們船票。”我笑道。

    “你可以繼續嬉皮笑臉,我保證明天你就笑不出來了。”

    “不,你不會這么做的。”我笑道。“我也可以保證。”  ……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