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至尊歸元 > 1675 夜半襲殺,青幽谷

1675 夜半襲殺,青幽谷

    黑暗的房間中,除了月光之外再無其他,而此時朦朧的月華灑落下來,卻也是平添出幾分清涼之感。

    楚軒躺在床上,已是陷入了睡眠,嘴角微微翹起,也不知是否正在做著什么美夢。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輕輕移動的黑影,竟是無聲無息的穿過了房門之間的縫隙,宛如鬼魅一般飄入房內……

    黑影逐漸凝形,快速的形成一個身穿黑衣,同時以黑巾蒙面之人……

    很詭異,此人真的好似鬼魅。

    方才只憑著那么一條門間小縫隙便穿梭進來的過程,宛如化身薄薄的紙片人,簡直詭異到了極點。

    凝形過后,這黑衣人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短小,但卻閃爍著幽光的黑色短刃,但卻依舊毫無任何氣息的散發,不過他看向躺在床上的楚軒,雙眸中卻是閃爍著極為冰冷的寒芒……

    似是,有著無比的嘲諷。

    哪怕他來到床邊,楚軒竟然依舊陷入美夢,毫無一點察覺。

    “合該你今日必死!”

    黑衣人心中暗道,手里的黑色短刃已經逐漸逼近了楚軒的腹部,只要下一刻用力一刺,他相信楚軒的丹田必定會直接被廢……

    而只要再有一個動作,眼前的楚軒便會徹底變成死人,再無任何活命的可能。

    “死!”

    下一剎那,黑衣人的眼中殺機一閃,持著黑色短刃的右手猛然用力向下刺去……

    短刃上幽光閃爍,顯然已是附著了某種劇毒。

    他今夜之舉,并非臨時起意,而是早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寒芒噴吐,黑衣人的眼中展現出幾分猙獰,似是已經看到了楚軒臨死的慘狀。

    然而,眼看那黑色短刃即將刺中楚軒腹部的剎那,一道五彩光芒瞬間彌漫全身,天心靈羅甲的防御功能被瞬間啟動。

    “什么人?”

    楚軒也猛地從睡夢中驚醒,直接喝道。

    “怎么會?”

    黑衣人面色瞬變,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本已覺得做足了完全的準備,可如今竟差之一線。

    “給我死!”

    眼看楚軒驚醒,黑衣人來不及多想便是運轉全力,想要戳破天心靈羅甲的防御,但卻不管他如何用力,卻也無法更近一步。

    嘭……

    下一剎那,楚軒猛然一拳揮出,可令他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他的拳頭打在黑衣人身上,竟完全沒有察覺到身體的存在,就仿佛是落在空處。

    只見得一道道黑色漣漪涌動過后,黑衣人便借著此次拳風竟毫發無損的退后幾步,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你是什么人?”

    楚軒翻身而起,凜聲問道。

    “殺你的人!”

    黑衣人的聲音很是詭異,下一剎那便合身撲上,手中那黑色短刃噴吐著極為詭異的寒芒,眨眼間便已經來到了近前。

    “殺我?就憑你這種藏頭露尾之輩?”

    楚軒不屑的撇撇嘴,一方面讓天心靈羅甲的防御展開,另一方面卻喚出了金霄劍,瞬間與之激戰在了一起。

    鏘鏘鏘……

    金屬交鳴的聲音不絕于耳,傳開很遠。

    而因為此處是城主府后院的緣故,所以剛一交手便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幾乎所有人都各自驚醒,而后朝兩人激戰的這個位置急速而至。

    “兄弟,這是怎么回事?”

    古玄風作為主人,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古大哥,命人徹查!此人絕不簡單!”

    楚軒一邊與黑衣人交手,一邊朗聲說道。

    “明白!”

    古玄風點點頭,招來人手吩咐下去,而此時的李卓霖等幾人也來到了邊上,更有起碼上百個城主府下人將此處全部包圍,可以說是滴水不漏……

    “古城主……”

    姜云來到古玄風身邊,蹙眉道,“這里是你的城主府,怎會出現刺客?”

    這話,卻是帶著幾分質問之意。

    古玄風心內微沉,回道,“姜小姐放心,我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我倒要看看,誰有如此大的狗膽!”

    “希望如此!”

    姜云輕輕點頭,“不過若是我這小師弟出現什么問題,那后果……”

    “若我兄弟出現意外,我古玄風愿意以命相抵!”

    姜云的話沒說完,古玄風便立刻言道。

    以命相抵……

    聽到這話,以及古玄風那面色的堅定,令姜云和同樣心中都略微不滿的李卓霖等人都不禁有些啞然。

    其實他們也明白,古玄風絕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方才是我太激動了!冒犯之處,還請古城主多多見諒!”

    姜云微微欠了欠身,說道。

    “姜小姐言重了!”

    古玄風側身避開的還了一禮,“楚軒是我的兄弟,此事我絕不會輕易罷手!”

    姜云沒有再多說什么,其他人也是如此,紛紛將注意力望向了前方,此時原本在房中的激戰已經轉移到了院內,但令眾人驚奇的是,那黑衣人竟然能與楚軒戰成平手,甚至其功法看起來也無比詭異,好幾次楚軒明明已經刺中,可偏偏在一陣黑色漣漪閃爍后,黑衣人竟依然毫發無損,十分安全的退后躲避。

    “古城主見多識廣,可曾見過如此詭異的功法?”

    李卓霖在一旁問道。

    “未曾!”

    古玄風眉頭緊皺,聞言后輕輕搖頭,瞇著眼道,“不過見到此人的詭異身法,我倒是想起了陶暮!莫非,此人與陶暮有關?”

    “陶暮……”

    同樣有過之前經歷的幾人紛紛眉頭緊皺,卻又不約而同的沉默下來。

    如果真如古玄風所言,那么今夜的事情必定只會是一個開始……

    嘭……

    就在此時,忽然前方一聲轟響傳來,便見得前方院落竟是徹底崩塌,無數的殘余能量與煙塵飛舞中,楚軒和黑衣人一躍而出,只不過當楚軒正準備掐動劍訣,再次展開攻勢之時,那黑衣人躍出后竟化作一道黑光,宛如瞬間融入四周黑暗一般消失不見,詭異到了極點,讓人難以捕捉……

    “楚軒,咱們以后見!你的命,我要定了!”

    只留下這么一句話,黑衣人徹底消失。

    “軒子,沒事吧?”

    “兄弟,你怎么樣?”

    大家紛紛圍攏過來,關心的問道。

    “放心!”

    楚軒收起天心靈羅甲和金霄劍,瞇著眼道,“此人實力不算強,但功法極為詭異,應付起來頗為麻煩!不過,他想要殺我,也絕非易事!”

    “總而言之,沒事就好!”

    古玄風稍微松了口氣,而后咬牙凝聲道,“兄弟你放心,這件事哥哥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古大哥言重了!”

    楚軒輕輕搖頭,而后環視了一眼眾人,“古大哥,楊少呢?”

    自然指的是楊岢奕了。

    這么大的動靜,他不可能沒有察覺到吧?

    “你的意思是……”

    聽到楚軒此話,古玄風頓時面色一凜,李卓霖等人也略有些色變。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關心而已!”

    楚軒笑了笑,“哦,對了,方才戰斗的時候,我應該劃破了對方的左臂!”

    “明白了,我這就去看看!”

    古玄風點點頭,旋即命周圍眾人散去后,親自趕往楊岢奕所居住的客院。

    但楊岢奕真的在,而且在古玄風親自使用仙識查探的過程中,并未發現任何傷勢。

    如此,也就證明了方才的黑衣人并非楊岢奕,也讓古玄風稍微松了口氣。

    至于為何沒有去觀戰,古玄風沒有多問,楊岢奕也沒有多做解釋。

    …………

    此事也算是一個插曲,接下來的兩天時間中,在楚軒的陪同下,大家去丹塔和古川城周圍走了走,也并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發生。

    值得一說的,穆秋晨本想見見穆雪惜這位有著一定血緣關系的表妹,但因為穆雪惜正在閉關苦修的緣故,并未見到。

    另外值得一說的便是楊岢奕了,平日里見到也是一副英俊瀟灑,容易相處的樣子,而且他似乎真的對穆秋晨一見鐘情,好幾次都專門拜訪,可惜穆秋晨對他并無任何好感,也沒有給他什么好臉色看。

    但楊岢奕卻始終堅持,絲毫沒有放棄,并且在態度方面也更加執著,倒是讓眾人對他不禁更有些改觀。

    轉眼兩日過后,古玄風撒出去的人終于是確定了穆諺和穆宇良父子二人隱居的地方。

    那是一個山谷,名為青幽谷。

    在古川城的東南方向,大致七八百里之外的一處山脈之中。

    雖然不說毫無人煙,但這青幽谷卻十分的偏僻,倒也沒有多少人去過。

    “明日便去!”

    穆秋晨得知消息后,毫不猶豫的說道。

    “也好!”

    楚軒想了想輕輕頷首。

    “我們陪你一起!”

    姜云如是說道,穆秋晨也并未拒絕。

    說實在的,她此時的內心很有些復雜。

    其實,她真的可以算是穆家之人,但只能說是旁系外的旁系,恐怕若非發生了之前的事情,穆宇良他們根本不可能記得還有她這么個人的存在。

    但就是這么想想,都不免讓穆秋晨有些寒心。

    “你們要去哪兒?我可以去嗎?”

    就在這時,門外楊岢奕走了進來,笑著說道。

    “楊少這是習慣了偷聽別人的墻角么?”

    王竑瞇著他那雙快要看不見的小眼睛,嗤笑道。

    如果說大家之中對楊岢奕最看不慣的,就當屬王竑了。

    或許是因為見到楊岢奕對穆秋晨的死纏爛打,但卻又始終笑容滿面的樣子,王竑心底始終有些泛酸。

    他,畢竟當初是追求了穆秋晨很長一段時間,雖說現在有了華薇兒,但如果說他真的將穆秋晨完全放下,那無疑也是自欺欺人……
3d常开27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