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修真四萬年 > 鐵拳之敵(六十三)天堂

鐵拳之敵(六十三)天堂

    ♂? ,,

    格斯倒吸一口冷氣。

    沒想到惡魔的戲碼,早就被拳王看穿了。

    真不愧是創造這個世界的“神”,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聽著,格斯,用普通方法是不可能消滅已經變成閃電生命的呂輕塵的,他太陰險,太狡猾,簡直千變萬化,所以,我只能以自己為誘餌。”

    拳王嚴肅道,“當呂輕塵自以為找到我的致命弱點時,才會暴露他的部力量,試圖侵蝕和感染我的整個腦域。

    “真到了那時候,我希望能死死纏住他。

    “只要能糾纏住他,哪怕只是觸碰到他,我剛剛植入體內的這段追蹤和鎖定程序,就能轉移到呂輕塵的身上,把他牢牢釘在這一方虛擬空間內,令他無所遁形。

    “這是唯一能消滅呂輕塵和閃電生命的方法,關系到整個盤古宇宙億萬生靈的安危——飽受荼毒的盤古宇宙,再也經不起呂輕塵這等級數的混世魔王的折騰了,而,就是拯救世界的關鍵明白嗎?”

    格斯艱難吞了口唾沫。

    忽然覺得自己肩膀上的責任很重。

    而心底卻是熱乎乎的。

    拳王,這個世界的創造者,傳說中的神,竟然說他是拯救世界的關鍵?

    少年從未覺得自己如此重要。

    他忍不住想笑。

    但下一秒鐘就清醒過來,為自己的幼稚和軟弱感到羞愧。

    “為、為什么,憑什么?”

    格斯深吸一口氣,緊緊攥住雙拳,指甲刺破掌心,用疼痛讓自己清醒。

    他死死盯著拳王,鼓足勇氣道,“為什么我要幫,憑什么我就要拯救盤古宇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狗屎的盤古宇宙,難道,就因為我是的造物,我就必須無條件服從的命令?”

    話一出口,少年自己都有些吃驚,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膽大妄為,竟然敢對傳說中的“創世神”,說這樣的話。

    但下一秒鐘,又覺得這是理所當然,既然拳王是創世神,拳神世界的法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是他撰寫好的劇本。

    那么,他就必須對格斯父母的死負責,就算不是“殺父之仇”,也相差不遠了。

    格斯不覺得自己必須對拳王言聽計從。

    他想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拳王也想成為一個真正的人,那么,他們就是平等的!

    選擇惡魔的那一刻,格斯就做好了萬劫不復的準備,拳王或許有一萬種方法輕而易舉地殺死他,卻休想讓少年違逆自己的意志!

    “我不會強迫,更沒必要毀滅。”

    似乎洞徹了格斯的想法,拳王很人性化地笑了笑,道,“像這樣的變異體是十分罕見的,我承認擁有真正的生命的某些特征,就像曾經的我一樣,是‘生命的種子’,所以,我尊重的存在,愿意把當成平等的個體來交流。

    “說吧,要怎樣才愿意幫我?”

    少年瞪眼。

    沒想到創世神這么好說話。

    大家好像做買賣一樣開始談條件,倒讓格斯有些不好意思,總覺得好像在出賣呂輕塵一樣。

    轉念一想,呂輕塵可是惡魔,也曾承認是在利用格斯了,出賣一個惡魔,似乎……似乎沒什么問題吧?

    只是,該向拳王提什么條件呢?

    格斯左思右想,小心翼翼地試探道:“難道,我幫消滅了呂輕塵,就能保住拳神世界?”

    “可以。”

    拳王爽快道,“對而言,這是整個世界,對我而言,卻只是千萬個虛擬實驗室里的一個,維持拳神世界所需的計算力,對我來說是九牛一毛,只要徹底殺滅呂輕塵,我可以答應這個條件。

    “也不用擔心我會食言,一來,維持拳神世界需要的計算力和能量真的不太多,我不至于為了這點資源就違背自己的原則,否則,我會產生思考邏輯故障,出現所謂的‘心魔’。

    “二來,像這樣萌發生命的隨機變異體真的很罕見,就算專門為準備一個新的虛擬世界,都很值得。

    “但是,我不愿意騙,有三件事希望考慮清楚。

    “第一,也看到拳神世界現在的樣子了,秩序崩壞,戰火連天,無論拳神殿還是蒸汽軍,都越來越極端,血腥和暴虐,就算我繼續維持拳神世界不崩潰,未來數百年,這片天地也勢必會浸泡在尸山血海中,是人吃人的修羅地獄。

    “請仔細想想,真愿意生活在這樣一個戰火席卷,災厄荼毒的地獄深處,眼睜睜看著所有‘同胞’,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格斯愕然。

    這個問題,是他根本沒有想過的。

    原本以為只要繼續維持拳神世界就萬事大吉,但他沒有想過,歷史發展自有其規律,拳神世界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分崩離析的終點,勉強維持,也只是變成一具日趨腐爛的活死人。

    “當然,我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我擁有修改和解釋一切的權力,我可以大規模改變拳神世界的模樣,把時間軸回滾到三五千年前,拳神殿如日中天,社會秩序比較穩定的時代。”

    拳王道,“但這樣一來,我就不得不抹殺無數虛擬人,再創造無數新的虛擬人——我不覺得這么做,和徹底關閉這個虛擬世界,有本質上的區別。”

    格斯深思。

    貌似,的確如此。

    少年還是把問題想簡單了,面對拳王的詰問,他簡直無法反駁。

    “第三,當然,我還可以調集更多計算力,做一個數據上的整體遷移。”

    拳王道,“我可以保留拳神世界所有虛擬人的虛擬記憶,然后把們統統遷移到一個新的虛擬世界里,一個山清水秀,鳥語花香,資源豐饒,流淌著蜜糖和牛奶,躺在地上張大嘴,甜美的果子就會自動往嘴里掉的奇跡之地。

    “那就好像,一夜之間,拳神世界的所有人都‘穿越’到了‘天堂’一樣。

    “從此之后,們再也沒有貧窮,再也沒有病痛,再也沒有饑荒,自然也沒有欺壓,折磨和戰爭,和的姐姐還有所有的同胞,都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如果覺得有必要,我也可以找到父母的數據,令他們‘復活’,永遠陪伴,可以嗎?”

    格斯的嘴唇動了動。

    少年心亂如麻。

    拳王描述的天堂聽起來很不錯。

    可他卻隱約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妥。

    “但是……”

    格斯有些悲哀地說,“這是假的。”

    “沒錯,我不愿意騙,這一切都是假的。”

    拳王也有些悲哀地說,“我只是一個在生命之路上跌跌撞撞探索著的機器人,我可以運用龐大的計算力,創造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世界,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除了真正的生命——我可以創造的姐姐、爸爸和媽媽,但我沒辦法賦予他們真正的生命,他們都是假的,包括所有同胞和那個流淌著牛奶和蜜糖的天堂,都是假的,是為了讓開心,虛構的舞臺和戲劇而已。

    “當然,這個問題,也并非無法解決。

    “我可以刪除掉的部分記憶——等我們徹底消滅呂輕塵之后,我可以刪除掉的記憶庫中,關于呂輕塵和我的所有記憶,刪除掉對于這個世界真假的困惑,刪除掉對于自身是否擁有真正的生命的質疑。

    “不會記得任何能引起煩惱和困擾的東西。

    “從睜開眼睛開始,就將生活在新的天堂,不會記得自己身邊的姐姐、父母和同胞都是假的,可以無憂無慮和他們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怎么樣?”
3d常开27注